向炜:守卫海疆以命拼

作者:王一帆 陈世明 王铁刚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5-29 09:20:2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也没有离开海岛。他把34岁的生命年轮永远定格在这里,用青春和热血践行了自己“祖宗疆土当以死守,天降大任当以命拼”的铮铮誓言。他就是海军某工程部队青年军官——向炜。

  巡航西沙,他时刻保持着冲锋姿态

  籍贯上海、家住武汉的向炜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从小就根植了“从军报国、戍守海疆”的梦想。2000年高考时,18岁的向炜毫不犹豫地报考了海军大连舰艇学院。2004年本科毕业后,他主动申请到海疆前哨边防海岛建功立业,成为海军驻西沙某水警区护卫艇中队屈指可数的高材生。

图为向炜(左三)工作现场

  向炜第一次随艇巡逻就到了琛航岛。在西沙自卫反击战烈士陵园,面对18位烈士墓碑,他久久伫立,仿佛听到了海面上隆隆的炮声和先烈们的叮咛,在笔记本上郑重写下——祖宗疆土当以死守,天降大任当以命拼。

  彼时,向炜所在中队的护卫艇吨位小,空间十分狭小,床与床之间只有不到1米的距离。艇员终日生活在艇上,床板窄到睡觉不能翻身,吃饭只能蹲在甲板上,晃起来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一旦遭遇恶劣海况,摆幅可达40°左右,人在艇上根本站不稳。508舰副舰长郭俊宏回忆说,一次,向炜带艇执行战备任务,由于携带淡水有限,好多天洗不了澡、刷不了牙,海况不好时只能吃饼干、泡面充饥,向炜却十分乐观,经常给大家鼓劲:“人是脏不死的,顶一顶就过去了!”

  这一顶就是9年。按规定,水警区干部3年可申请轮换,但向炜一次也没向组织提出申请。他先后在艇长、中队长等7个岗位任职,航海里程累计超过2万海里,出色执行紧急战备任务20余次,圆满完成亚洲博鳌论坛海上安保任务5次,7次成功处置护卫艇紧急险情,尽显军人本色。

  每年寒潮期,西沙海况趋于恶劣,一些外国武装渔船、间谍渔船趁机进入海域扰乱,每次向炜都会主动请缨带领艇队前去驱离。2013年的一次出海训练,风大浪急,战士们都快撑不住了,有的干部建议返港避风,向炜却说:“出海就是打仗,打仗不会选择天气,更不会因为海况差就不打。”由于风浪太大,很多人开始呕吐不止,甚至倒下了,向炜却一直坚守在岗位上,历经连续12小时奋战才返回。

  当年冬,刚从艇队中队长岗位调到水警区机关当作战参谋的向炜,得知某部组建需要人手,这个在水警区立过三等功、荣获“十佳天涯哨兵”且有发展后劲的作战军官,果断选择了到工程部队当一名工程兵。

  “不让我工作,比生病还难受!”

  “这真是一个铁人,身体都这样了,还在坚持工作,真不要命了!”

  2015年9月16日,33岁的向炜因肠绞痛虚脱,倒在办公室的地板上,被紧急送往医院检查,医生确诊为结肠癌晚期。手术台上,医生打开向炜的腹腔,很是吃惊——大段肠子堵死变黑,癌细胞已经扩散。手术进行了5个小时,切除结肠27厘米。

  战友们无不痛惜地说,向炜在高温、高盐、高湿的施工一线连续工作570天,现在倒在了战位上。

  该工程刚上马时,向炜所在的处室是牵头部门,仅有的3名干部,要负责船机协调、人员保障、建材运输和安全管理等工作,每天还要在工地上跑三四个来回,进行安全巡查。晚上,他加班加点统筹制定保障计划,拟制规章制度,审查相关材料。由于经常外面奔波,经常误了饭点,向炜就背着水壶、泡面和饼干,在路边简单吃几口面、咬几口饼干接着工作。

  向炜就像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同宿舍的战友雷佳回忆,自己看到向炜经常加班到深夜,就会帮他煮碗面,但往往面都凉了他还没回来。有一次,好不容易对上“点”了,可向炜没吃上两口,就抱着泡面睡着了……“每每想到这些我心里都堵得慌。”雷佳眼含泪水,“多想让他再吃一回我泡的面呀!”

  在施工一线人员眼中他是一颗“定心丸”。一次,受寒潮影响,风大浪急,满载砂石的运输船搁浅,船底局部破损进水,随时可能倾覆沉没,危及船上人员和物资安全。

  接到报告的向炜,立即率救援船赶赴事发地点。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海上救援,更是一场生死较量。漆黑的海面上,电闪雷鸣,风力6级,阵风8级,浪高3米~4米。救生艇就像茫茫大海中的一片树叶上下起伏、左右摇摆,随时可能被吞没。为了准确掌握出事船舶情况,向炜冒着生命危险,两次驾艇查看触礁部位,果断采用卸载、拖轮协助和候潮相结合的方案脱浅。凭着丰富的海上经验、精湛的专业技能和过人的胆识,向炜始终稳稳地把控着救援的每一个环节和最佳时机。经过16个小时紧张有序的抢险,搁浅船只终于化险为夷。事后,连经验丰富的老船长都竖起了大拇指。“这个海军领队有水平,不简单!”

  向炜的忙碌和拼命,领导和战友们看在眼里,心疼地劝他注意身体,他总是乐呵呵地打趣:“不让我工作,比生病还难受!”。尽管如此,残酷的病魔还是悄悄地来临。2015年8月,困扰了向炜1年多的腹痛开始急剧恶化,他煞白的脸上流着豆大的汗珠,这个“铁人”一下子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就在被推进手术室前,向炜还给接手他工作的同事打电话,交待防台风的具体事项。

  最后时光,每份坚持都折射他的眷恋

  与妻子凃丹相恋8年、结婚8年,在一起的时间却不到两年。

  化疗期间,向炜的反应很大,不停呕吐,又睡不好,体重一下掉了20公斤,连走路都感觉能被风刮跑一样。凃丹回忆,“可他仍不忘工作,坚持每天给单位打电话,了解船机协调和建材保障情况,给战友提醒注意事项。”

  2016年6月,经过12次化疗后,向炜作出了一个让大家吃惊的决定——重返工作岗位。拦都拦不住的凃丹只好勉强答应。那些天,向炜每天提着两个保温桶去上班,一个装着一日三顿的稀饭,另一个装着一天的中药。领导多次劝他好好休养,不让他上班,等把病养好了再回来工作。但向炜却坚持,“我的身体我知道,现在工作这么忙,就让我多分担些吧。”

  “那3个月,他手把手带我熟悉资料,教了我很多经验方法。”刚调到同一处室的唐政权回忆,向炜回来就忙工作,累了也只是靠在椅子上眯一会儿。让唐政权印象最深刻的是向炜积极乐观的态度,他清楚地记得,向炜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还剩最后一个疗程就好了,先回来熟悉熟悉,病这么久,都有点生疏了。”

  2016年9月,因癌细胞扩散全身,向炜再次住院。在生命的最后1个月里,他特意向医生请了3天假,和妻子、女儿逛商场、游儿童乐园,“向炜说这是他有生以来最难忘的3天。”

  1个月后,怀着对事业的无限期待,向炜离开了。

  为了纪念把生命献给海防事业的向炜,战友们自发地在工地上种植了一片“向炜林”,和官兵们一起日夜守护着祖国海疆的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