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正捍:重洋航运放光华

作者:记者于燕妮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5-28 13:41:23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2017年2月18日,浩瀚的大海上,“希望6号”圆筒型浮式生产储卸油平台在4艘拖轮的牵引下,缓缓驶向“新光华”号半潜船。两个海上“巨无霸”首次合体,展开为期两个月的“蜜月之行”。忙碌的驾驶舱中,有条不紊地带领船员们成功完成此次装载任务的,正是“新光华”号首任船长——高正捍。


  装卸“巨无霸”领衔巧布“八卦阵”

  2017年2月,“新光华”号与“希望6号”的“海上牵手”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希望6号”是中远海运重工为国外石油公司完整建造的圆筒型浮式生产储卸油平台总包项目,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圆筒型浮式生产储卸油平台。

  红黄相间的“希望6号”,外形酷似一个巨大的甜筒,高56米,吃水6.7米,重达31740.87吨,集油气生产、储存及外输功能于一身,相当于一个中型的油气处理厂,可以随风浪和水流在海上进行360°自由旋转。

  “希望6号”由上海绿华山锚地装载上船,经过48天、近2万海里的漫长航行后,于2017年4月13日中午安全抵靠荷兰鹿特丹港。承担此次运载任务的“新光华”号也创造了我国半潜船装运单件货物吨位最重、圆筒型货物体积最大的双纪录。

  “希望6号”的装卸过程可谓高标准、高难度。它的底部布满了突出物,为了确保平台不受损坏,高正捍带领船员在“新光华”号甲板上精心布下了一个“八卦阵”。

  “八卦阵”由686根垫木、4802根角钢、1029根扁铁、2根定位柱、686块三合板组成;定位柱安装精度为±10毫米,垫木安装精度为±50毫米,平台坐墩后任何方向偏转不超过0.4°。

  为了节省时间及施工成本,“新光华”号的船员们拿出十八般武艺,化身“海上施工队”,操作全站仪画线、开叉车铺设垫木、抡大锤、耍焊枪,将垫木牢牢地固定在了甲板上。

  装货当天,高正捍带领船员们在隆冬的海上,进行了20多小时的连续作业,最终让重量超过3万吨的“希望6号”,稳稳坐在这686根垫木组成的“八卦阵”上,顺利踏上了旅程。

  “希望6号”的整个装卸任务,可以说是我国航运和造船业向精细化、高端化方向发展的经典案例。高正捍带领船员们顺利完成“新光华”号和“希望6号”海上装载运输,标志着航运业由中国制造向“中国制造+中国服务”的转型升级。

  历练成大器首掌“海上大力神”

  48岁的高正捍,是生在海边,长在海边的厦门人,与海的缘分仿佛天生注定。

  1990年,他从集美航海学院毕业后,入职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成为一名船员。此后历经13年,从实习水手,成长为一名远洋船长。

  2008年,高正捍被任命为“泰安口”号半潜船船长。“泰安口”号是中国大陆建造的第一艘大型自航式半潜运输船。

  半潜船,也称半潜式母船,通过调整船身压载水量,能够平稳地将船身甲板潜入水下10米~30米。也就是说,半潜船不容易受到海面上的波浪影响,它能够保持较佳的稳定性,是专门从事运输大型海上石油钻井平台、大型舰船、潜艇、预制桥梁构件等超长超重、但又无法分割吊运的超大型设备的特种海运船舶。

  虽然经过近4年的船长历练,但半潜船的特殊操纵性能、航线特点及管理要求,还是给高正捍带来不小的压力。

  挑战激发了高正捍的求知欲。他抓紧时间学习研究与半潜船相关的体系文件,相关的国际公约、规则等。每每停靠码头,高正捍都会见缝插针,抓住机会与码头长、检查官交流,解疑释惑。

  2016年,由我国负责建造的世界第二大半潜船“新光华”号投入使用,高正捍成为首任船长。

  “新光华”号外形酷似航空母舰,甲板面积有两个标准足球场大,能潜至水下30.5米,可在海上轻松托起10万吨级重物,拖走3万吨的海上平台,是名副其实的海上“大力神叉车”。除了力气大,“新光华”号还可用差分全球定位、激光、雷达共同进行动力定位,误差只有0.05米,在海上实施高精度的工程作业时,堪比“穿针绣花”。

  “‘新光华’号下水后,半潜船队的载货能力实现了从2万吨到10万吨的跨越,对我国制造业模块化、大型化也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高正捍说,“身为船长,我感到由衷的自豪,但同时又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我很荣幸能够陪伴它,见证我国远海航运事业的发展。”

  高正捍凭借自己高超的航海技术与管理能力,带领着“新光华”号一次次地远渡重洋,频繁往返于苍茫的大海之上。仅2017年,他指挥驾驶“新光华”号安全航行83251海里,实现了零货损、零货差、零事故、零伤亡和零责任性船期损失的航运佳绩。

  单机凭智勇穿越重洋建奇功

  俗话说“行船跑马三分险”。既要保证船只和人员的安全,又要兼顾经济效益,船长高正捍常常要与风云莫测的大海斗智斗勇。“如何把货物安全运到目的地并为公司多创造些效益,是我要承担的责任,在风险来临之时,更需要一个船长有准确的判断与担当。”高正捍说。

  2012年7月,高正捍驾驶的“泰安口”轮正在执行从阿联酋沙加到墨西哥的万吨级石油平台运输任务。20日,正在印度洋上航行的“泰安口”轮机舱左推进器出现轴承故障。

  此时的高正捍面临两种选择:一是返回装货港,将货物卸载,船舶进坞拆检修理,中远公司将为此承担巨额经济损失和船期损失,多年培育起来的良好声誉也会受到影响。二是停用左推进器,用右推进器单机航行完成航次任务。

  经过与同事们反复讨论和评估,高正捍权衡再三,最终决定勇担重任,选择后者。

  在大风大浪季节单机航行,穿越印度洋,完成从波斯湾到墨西哥的遥远航程,无疑是巨大的挑战。全船的弟兄们捏了一把汗。

  为了避开大风浪,高正捍果断决定改变原来的航行计划,转向印度西岸沿海南下。

  由于单机航行,推动力不平衡,加上大风浪的作用,自动舵无法控制船舶航向。因此,只能采用人工操舵航行。

  高正捍每天在驾驶台值班坚守,亲自操舵。最终,“泰安口”轮克服种种困难,经过80多天的艰难航行,安全抵达卸货港,创造了中远海运特运船队单机长途奔袭成功的奇迹。

  至今,高正捍已在远洋一线干了26年。担任船长以来,他一直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严守安全红线,创造了13年安全航行无事故的佳绩。

  在船上,高正捍俨然是船员们的“大家长”,可多年的航海生涯也让高正捍与自己的家人聚少离多。春去秋来间,家人的理解与支持是他南来北往、安心远航的持续动力。“有他们在背后默默支持,我更要好好工作,为中国海运事业的壮大与发展做出贡献。”高正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