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印记】难忘的海洋调查岁月

作者:本报记者 孙安然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04-26 09:30:5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张善武:74岁,1964年进入国家海洋局,原东海调查队队员。曾任国家海洋局财务处处长、保密办主任,1991年退休。

  1960年~1991年,张善武专注于一项工作:开展海洋调查。30多年中,他参与了多项海洋调查任务,见证了我国海洋调查事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把青春奉献给了海洋调查事业。当年的热血青年,如今已是满头白发。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了这位老海洋人,听他讲述过去的故事,回顾难忘的海洋调查岁月。

  张善武:74岁,1964年进入国家海洋局,原东海调查队队员。曾任国家海洋局财务处处长、保密办主任,1991年退休。

  应运而生的中国海洋调查

  上世纪50年代,我国开始组织海洋调查工作。尤其是1958年~1960年,对四大海区进行了一次全面普查,获取了大量数据资料,编辑出版了我国首部《海洋调查暂行规范》。此次普查取得了我国海洋科学史上首批关于中国近海的资料,为之后开展的海洋调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国家海洋局成立之前,近海调查工作由海军的海洋调查大队承担。1960年,不满18岁的张善武入伍进入海洋调查大队,从此与海洋调查结缘。

  1963年,29位专家联名给党中央、国务院写信,建议成立海洋局。1964年2月11日,中共中央批复:“同意在国务院下成立直属的海洋局,由海军代管。”同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批准,将海军海洋研究所、海洋调查大队以及国家科委海洋专业组办公室3个单位划归国家海洋局建制领导,并从1965年1月1日起由国家海洋局实施全面领导。

  起初,海洋调查队伍的主要力量是海军原195部队,中国科学院部分调查队、沿海台站、工作站以及地方海洋调查队等部门的工作人员。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和充实,国家海洋局先后在青岛、宁波和广州建立了北海分局第一海洋调查船大队和海洋调查队、东海分局第四海洋调查船大队和海洋调查队以及南海分局第七海洋调查船大队和海洋调查队,初步形成了我国海洋调查专业队伍。

  海洋调查从4艘渔船起步

  由于我国海洋调查刚刚起步,国家海洋局调查船和调查力量严重不足,只能采取边组建边调查的方式。初期进行的海洋调查,用的是4艘270吨的渔船,分别是:“海调801”号、“海调802”号、“海调 803”号和“海调 804”号,每艘船可容纳20多个调查队员。

  当时,张善武每个月都要出海。在这期间,他和队友吃住都在渔船上,“船舱密闭性差。冬天的寒风直接灌进舱里,人冷得像掉进了冰窖。夏天又闷又热,一觉醒来浑身是汗,像洗了个热水澡。十几个人挤在窄小的船舱里,睡觉翻个身都困难。”船上没有专门的冷藏设备,出海前准备的蔬菜不到10天就腐烂了,到后期没菜可吃,只能咸菜就馒头。

  虽然吃不饱、睡不好,调查人员仍满怀激情地投入到工作中。他们采取“三班倒”工作制,每人工作8小时,夜里犯困时,就去用冷水洗把脸,清醒过来接着干活儿,定点采水样、测水温、记录数据。渔船的另外一个5平方米的小舱被用作化学实验室。调查人员就在小舱里做实验,记录收集了很多珍贵的数据资料。小小的化学实验室为我国的海洋调查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起初,船上只有几种常规小型而且性能单一的调查仪器,全靠手工操作。”张善武回忆道:“调查仪器必须用钢丝绳捆在齿轮上,再投放到水下。遇上寒冬腊月,沉重的齿轮摇起来非常费劲,一会儿的工夫棉袄就被汗水渗透了,大家脱了棉袄穿着衬衫继续摇,干得热火朝天,根本感觉不到冷。”

  艰苦的工作环境并未影响调查人员的工作热情。出海前,他们的口号是:“宁愿死在绞车旁,也不病在床铺上”。凭着一腔热血,他们顺利完成了各项海洋调查任务。

  老队员“传帮带”

  国家海洋局成立的最初几年,专业技术人员短缺成了最为突出的问题。在国家海洋局的号召下,一批又一批的专业干部,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走进国家海洋局的各个单位,其中就有来自厦门大学、山东海洋学院等高校的应届毕业生,充实到海洋调查船队。

  让新队员尽快熟悉工作成为船队的头等大事。当时有关海洋调查专业理论知识的书籍寥寥无几,队员们虽然具有成熟的操作技巧和实践经验,但是如何将其转化为课本知识,成为摆在他们眼前的一道难题。

  队员们一商量:“没有教材,就自己编教材。”他们利用业余时间去高校收集有关海洋气象、海洋地质等方面的书籍资料,再结合海洋调查的日常工作实践,自创了一套教材。张善武说:“虽然不够专业,却解了燃眉之急。”

  课本有了,实践操作也不能落下。队员们采取“一对一”“传帮带”的形式,手把手教新队员使用仪器,熟悉工作流程。很快,新队员就掌握了仪器的操作规程,并能熟练操作。海洋调查船队的人员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到1978年年底,调查人员从最初的几百人发展到了几千人。

  与“向阳红09”船同进退

  随着海洋调查事业的发展,开展远洋调查,与国际海洋调查接轨成为当务之急。为实现这一目标,1972年我国开始自行设计并着手建造第一艘远洋调查船——“向阳红09”船。张善武不仅参与了该船的设计、建造和试航,还随船执行了首次任务。

  当年制造“向阳红09”船是使用方、设计方、制造方以“三结合”的方式协作进行的。甘肃光学仪器厂的技术人员加班加点,确保在出航之前组装调试好摄像机。为了保证制氢设备正常使用,太原燃化所的工作人员多次改进设计,并上船安装调试。沪东造船厂的技术人员为了船舶能按期建成,放弃休假,冒着高温酷暑辛勤工作……当时的一幕幕,张善武至今记忆犹新:“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建好‘向阳红09’船,为祖国争光!”

  当时,张善武负责船上设备的采购工作。建船的5年间,他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一次,为了买到合适的摄影机,他先从广州坐飞机到北京,再转机赶赴兰州,最后从兰州换乘长途汽车,到达位于深山里的一家工厂,最终买到理想的摄影机。

  4500吨级远洋科学考察船“向阳红09”船于1978年11月出厂入列,12月便执行了第一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参加联合国气象组织的第一次全球大气试验。当“向阳红09”船驶进太平洋,第一次穿越赤道时,张善武和全船队员一样,格外兴奋、格外骄傲。太平洋上风雨咆哮、白浪翻滚,船剧烈摇晃,队员集体晕船,有的队员呕吐到不能进食,回来后瘦了9公斤。在这种困难情况下,他们仍按计划圆满完成了海上试验任务,而且成功创造了5000米深海底质柱状取样的纪录。

  “几十年过去了,我和‘向阳红09’船都老了,但是我们国家的海洋事业却朝气蓬勃,蒸蒸日上。”张善武动情地说:“现在,从南极到北极,都有我国极地考察人员的身影。世界三大洋都留下我国海洋科学考察船的航迹。我国的海洋调查技术力量也在不断加强,太空有卫星、空中有飞机、海上有船舶和浮标、地面有科技人才和先进的海洋仪器设备。”他感慨国家的进步,并由衷地希望新一代的海洋工作者继续努力工作,推动我国海洋事业再创佳绩。

  仙本那,原本只是马来西亚沙巴州东海岸的一座小渔村,因毗邻潜水胜地诗巴丹岛、马布岛,近几年成为着名的旅游景区。仙本那被誉为世界上最后的海上“伊甸园”,在那里,柔和的阳光与湛蓝的海水融为一体,摇曳生姿的椰子树和质朴宜人的水上村落形成一幅自然画卷。原住民特有的生活文化气息和美丽的海岸风景,令人流连忘返。

  仙本那不仅是游人追寻的梦幻潜水圣地,还是“仅存的海上游牧民族”——巴瑶人的家。巴瑶人离不开海上高脚屋和小船,世代生活在绿松石般的太平洋上,因此被称为“海上浪人”或“海上吉普赛人”。巴瑶人的生活方式自然淳朴,他们无忧无虑,简单快乐地享受着这与世隔绝的海上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