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明虎: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极地气象研究所副研究员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4-19 15:39:1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自2005年起,丁明虎同志一直从事极地的考察与研究工作,前后共4次参加我国极地现场考察,其中2次赴南极冰盖最高点-昆仑站地区参加考察。作为研究人员,主要负责冰川学、气象学和大气化学等学科的野外考察、室内实验和数据分析等系统性研究工作;先后发表论文35篇,其中以第一或通讯作者12篇(SCI收录6篇),参与撰写专著5部,作为第一发明人获授权发明专利1项、实用新型专利1项;主持青年基金、博后特助等多个国家级项目,并作为骨干参加了极地专项、行业导向型项目和国家重大基础研究计划(俗称超级973)。

丁明虎同志在以下几个方面为我国极地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

  1、多次参加极地现场考察并表现优秀。丁明虎同志多次参加南北极和青藏高原考察,在南北极布设了多台气象站和大气成分观测设备,并在考察中开展探空气球施放、降雪观测、大气化学样品及降水样品采集等多种现场工作,长期参与昆仑站深冰芯钻探工作。完成了多项多学科任务,历次考察均被评为优秀队员/党员。

  2、负责极地研究色谱光谱类仪器的维护和改造,并获得多项专利。南北极取回的样品,需在国内实验分析以获取相关环境数据。根据考察现场情况,丁明虎设计并改进了相关仪器,如考虑到现场地形设计了易碎仪器缓震运输系统,发明了针对光谱仪的便携式标定系统并取得两项国家专利。

  3、通过观测和模拟结合研究,首次发现了南极内陆水汽来源的“三段分带性”。通过现场表层雪采集和实验分析,针对水汽传输代用指标--水同位素比率开展研究,结合模型模拟结果,发现了南极海岸至冰穹水汽来源分为三个不同区域,部分研究结果已发表在《Chinese Science Bulletin》和《Climate Dynamics》上。

  4、通过多年现场观测,发现“南极内陆并未像预测般降雪增加”。围绕气候变化热点,长期在中山站至昆仑站断面开展花杆物质平衡观测,并结合冰芯和再分析资料,分析了南极冰盖对海平面变化的贡献,部分研究结果已发表在《极地研究》、《Journal of Glaciology》和《地球物理学进展》上。

  5、长期参与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海平面变化和冰冻圈两个章节的编辑及审阅工作,努力将我国极地研究的声音推广至国际。如在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的撰写过程中,第一及第二稿未引用任何我国极地考察论文,丁明虎同志作为TSU成员,推荐8篇我国极地考察研究论文至多名主编,成功引用3篇。

  6、针对我国极地气象观测与国际水平有所差距的现状,发展了极地大气观测远程控制、数据接收和发布系统。目前已完成与气象观测相关的远程控制和数据接收模块,初步完成数据发布系统。受到极地考察周期限制,计划于2016年底实现极地气象观测和大气成分观测的所有软硬件系统建设。

  7、自2013年以来,丁明虎同志还负责了的南极气象越冬观测队员的选拔、培训和派出等相关工作,保证了我国极地气象观测业务的正常运行。并于2013年参与了国际冬季横穿南极计划,拓展了我国在极地领域的研究范围;于2015年4月当选国际北极科学委员会(IASC)大气工作组常委,参与北极考察项目的国际评审;2010~2015期间担任第二届WCRP/CliC暨第一届IUGG/IACS中国委员会极地工作组秘书;多次受邀参加国际极地研究大会。

  在长期野外工作中,丁明虎同志不仅表现出了高水平的研究素质和野外经验,还表现出了优秀的政治素养和道德品质,如2008年7月,其带队首次登上了杰玛央宗冰川(长度11公里,海拔5500米),开拓了雅鲁藏布江源头的冰川和水文研究;2009年4~5月,其带队前往珠峰东绒布冰川考察过程中,先后在第二营地(海拔5800米)和第三营地(海拔6300米)发现昏迷登山者(第一位武文君,现居住在甘肃会宁;第二位刘士强,2010年在慕士塔格峰登山过程中不幸遇难),在自身也可能高原反应的情况下,不顾生命危险,三日内分别背负两位遇险者下山,挽救了他们的性命,体现了极高的党性修养。

  丁明虎同志为我国极地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还具有优秀的科研能力和道德水平,是一位优秀的极地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