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页头部广告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4专题 > 极地考察30周年 > 南北考察

中国极地考察事业30年回眸

时间:2014-11-19 15:12:47    来源:中国海洋报    作者:赵建东 汪涛

4.6.jpg

  蓝色星球,白色两极——南极和北极。近200年来,两极吸引了无数英雄前往探秘。航海家、探险家、科学家们前仆后继,留下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和千秋功业。
  社会发展到今天,人类更加意识到,地球的南北两极是“科学试验的圣地”,也是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资源宝库,对人类认知地球的环境演变和生命过程,探索宇宙奥秘,有着无可估量的重大科学价值和现实意义。
  1984年,中国首次南极考察掀开了中国科学发展史新的一页,开始了中华民族“为人类和平利用南极做出贡献”的伟大壮举。从上世纪50年代提出,经过60年代的酝酿,80年代的艰难起步,到90年代全面展开,再到21世纪的跨越式发展,中国极地考察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走过了一段艰难而光辉的历程。中国人昂首阔步,一路高歌:登上南极洲,挺进北冰洋,登顶冰穹A,先后在南极建立了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和泰山站,在北极建立了黄河站,使我国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实施两极考察的国家之一。

   位于北京市复兴门外大街1号的国家海洋局门口前,有一座朴实庄重的标志物——一块未经雕琢的写有“南极石”的原石,基座上镌刻着邓小平的题词:为人类和平利用南极做出贡献。这块南极石原石采自距北京17500公里外、我国在南极建立的首个科考站长城站。
  北京到中国南极长城站,距离约有18000公里;北京到中国北极黄河站,距离约有6000公里;中国极地事业30年的发展,让中国与地球南北极的距离为“零”!

扬帆起航

  1949年,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百废待举之时,欧美人已通过几百年的努力叩开了世界上最后一块大陆——南极洲的大门。到20世纪80年代初,已有18个国家在南极洲建立了40多个常年科学考察基地,还有100多个夏季站。而拥有世界1/4人口的中国,却始终没有踏上过南极大陆。作为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中国也是惟一 一个在南极问题上没有发言权的国家。
  20世纪50年代,著名气象学家、地理学家竺可桢等一批科学家向国家提出开展极地研究的建议。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我国酝酿极地考察的组织工作。1964年,国家海洋局成立,工作任务中包括了进行南、北极考察工作。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隅;不谋大势者,不足以谋一时。1977年,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国家海洋局明确提出“查清中国海、进军三大洋、登上南极洲”的奋斗目标。
  1977年10月27日,以国家海洋局局长沈振东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赴巴黎出席海委会第十届大会。会议结束,代表团受邀参观法国南极考察委员会。
  看着法国的考察站、科研成果以及各种各样的图片,代表团被吸引了。沈振东问法国南极考察委员会的负责人,如果中国派人跟着你们参加南极度夏考察,愿不愿意接受?法国表态:可以。
  回国后,国家海洋局立刻着手准备,确定了4个人选。一切准备妥当后,接到外交部通知,由于法国正在进行总统大选,不便接收中国去南极度夏科考。
  失去这次机会,没有打消中国人奔赴南极的积极性,反而更增强了信心和决心。
  1978年8月,国家海洋局提交了关于《开展南极考察工作请示》报告,建议成立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开展中国首次南极考察。自此,中国南极考察前期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
  1980年1月12日,受澳大利亚邀请,中国科学家董兆乾、张青松乘坐大力神飞机抵达南极,成为登上南极洲的第一批中国考察队员。
  在我国独立组队开展极地考察前,先后派遣了10批次,共23位科学家参加了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阿根廷、日本等国南极地区考察。
  随着先遣者的归来,遥远南极的神秘面纱被一层层揭开。那里的一抔黄土、一块岩石、一捧海水、一种生物都令人觉得无比神奇。
  1981年5月11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正式成立,该委员会成员来自国家科委、外交部、海军、国家海洋局等19家单位,组成范围之广足见国家的重视。1983年5月9日,第五届人大常委会第27次会议通过决定,同意我国加入《南极条约》组织。
  1983年6月8日,中国被允许以“缔约国”的身份加入国际《南极条约》。1983年9月,国际《南极条约》第十二次协商国会议在澳大利亚举行。中国代表团首次以观察国的身份出席了大会。在这次大会上,当会议讨论到实质性内容和进入大会表决议程时,会议执行主席宣布说:请非协商国的代表退出会场!
  我国代表团因为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国际南极会议,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令中国代表始料未及。更未想到的是,事后连大会表决的结果,也不向中国代表团通报。就在这次南极会场上,郭琨立下铮铮誓言:中国不在南极建成考察站,我决不再参加这样的会议!

初登南极

  悠悠华夏五千年文明,泱泱大国十来亿人民,没有相应的地位和话语权,的确令人无比愤懑。知耻而后勇。中国若要和平崛起,必然需要志气、勇气、争气。
  党中央、国务院很快批准了我国进行首次南极科考的请示。1984年10月8日,我国第一支南极考察队正式成立。
  在考察队出发前,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挥笔写下“为人类和平利用南极做出贡献”的题词。这给予了考察队员极大的信心和鼓励。
  中国,响亮地吹起了“向南极进军”的号角!
  1984年10月13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万里等领导在京亲切接见了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全体队员并听取了汇报,给予他们鼓励。
  媒体上刊登了首次组建南极考察队的新闻,新中国成立后最远的征程即将开始,国家领导人关心、人民关注、祖国期待。
  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船编队“向阳红10”号远洋科考船和海军“J121”打捞救生船,从国家海洋局东海分局码头起航,奔赴万里之遥的南极。
  远行,可以开出一片天,辟出一片海。就国家而言,远行需要大谋大略;就个人而言,远行需要大智大勇。
  在第一次穿越西风带时,考察队员们第一次目睹了什么叫“波浪滔天”。海面上刮着超过12级的狂风,掀起20多米高的巨浪,像一群群势不可当的变形怪兽,袭击着考察船。经过与惊涛骇浪殊死搏斗7天7夜,考察船编队于12月17日终于胜利地驶出了西风带,到达了预定地点。
  为了将考察船装载的500多吨1000多种建站物资卸到岸上,队员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没有码头,船员们在风雪交加的冰冷海水中打桩,在风吹浪打的乱石滩夯实地基造码头。科考船无法靠岸,队员们便将船上的物资通过吊车先卸到小艇上,再运到岸边。就这样,他们花了10天时间,将500吨建站物资卸到岸上。45天后,两栋360平方米的考察用房、4栋辅助房、1座气象站和4个20米高的通信铁塔建成。
  1985年2月14日22时,中国第一个南极考察站——长城站傲然矗立起来。这是中国人创造的又一个奇迹。
  长城站建成的消息传到国内,国务院给中国南极考察队发了贺电。贺电指出,中国南极长城站的建成,填补了我国科学事业上的一项空白,标志着我国极地考察事业发展到一个新阶段;为我国进一步加强国际科学技术交流与合作、和平利用南极,造福于人类奠定了基础。
  考察队凯旋,受到了祖国和人民的热烈欢迎。1985年5月6日,考察队员被邀请到中南海怀仁堂,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隆重召开中国首次南极考察庆功授奖大会,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鹏亲自为他们授奖。
  在西南极洲的乔治王岛建立了长城站后,南极那块广袤无垠的白色大地上,从此有了中国人的身影,科研工作者开始了对南极的持续研究:开展南极板块运动监测,进行各种地形图测绘,采集南极站区地理信息,等等,扎扎实实地履行着“为人类和平利用南极做出贡献”的义务。
  1998年,江泽民欣然为长城站题写了站名,大大激励南极科研工作者。

深入内陆

  就1400万平方公里的南极大陆来说,仅仅在西南极洲南极圈附近进行考察还远远不够。国家海洋局开始谋划在东南极洲拉斯曼丘陵建立第二个南极考察站。
  拉斯曼丘陵位于东南极大陆边缘,是南极大陆为数不多的绿洲之一。在这个位置,进,可深入南极内陆;退,可航行海上,非常利于南极科考。
  1988年11月20日,中国第五次南极考察队乘坐“极地”号船出征东南极。经过约1个月的拼搏,战胜了暴风雪、严寒的侵袭,于1989年2月完成了建设中山站的光荣使命。
  1989年2月,当五星红旗在中山站上空高高飘扬的时候,116名队员无不流下激动的泪水,他们面向北方,遥望祖国,高喊着“五星红旗已在南极上空飘扬”。
  那年,队员留守在中山站越冬。孤独和寒冷考验着他们的意志和决心,考验着他们的能力和水平……也正是从那时起,中山站长年有人值守,考验也一直持续至今。
  党中央、国务院及祖国人民从来没有因为遥远和无声而忽略那些南极勇士。每年春节前夕,党和国家领导人都会通过不同方式,慰问奋战在冰雪南极的科考队员;在仲冬节,也会发信或致电表示亲切慰问。
  中山站建成后,南极科学考察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考察队员在中山站附近开展了极光观测、绝对重力测量、南极古环境与生态地质学研究、南极大气观测与研究、南极冰川学考察与研究、南极高空大气物理学观测研究、南极大陆地质地球物理研究,等等,为人类了解南极发展演化、揭示地球奥秘、应对气候变化等做出贡献。
  选择在中山站建站除了能开展附近地区的南极科学考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能够由此进入南极内陆,去探索那亿万年来寒冷孤独的地球“不可接近之极”——南极冰盖海拔最高点冰穹A。
  1997年1月,第一次进入内陆的中国人,驾驶雪地车,经过艰难行驶,深入冰盖300公里。
  1998年初,第二次进入内陆的中国人,深入冰盖近500公里,钻取到50余米深的冰芯。
  1999年1月11日,第三次进入内陆的中国人,深入到冰盖1100余公里的冰穹A冰穹地区,在海拔3800多米高的冰盖上,钻取到百米深的冰芯,创造了当时我国冰芯钻探的最高纪录。
  与此同时,新的研究领域也逐步拓展:南极陨石研究、格罗夫山花岗石研究、内陆冰川研究……
  以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两个常年科学考察站和“雪龙”船为依托,我国在南极地区系统开展了极地气象学、冰川学、地质学、海洋学、生物学、高空大气物理学、测绘学、环境科学和人体医学等多学科考察;开展了北冰洋综合科学考察,取得了丰富的科研成果,培养了一支极地科研、后勤保障和考察管理人才队伍。

进军北极

  就在南极考察考察事业全面展开之际,对地球另一端北极的考察也开始在酝酿之中。
  1996年4月,国际北极科学技术委员会在德国不莱梅港市召开会议。以观察员身份参会的陈立奇和秦大河等中国代表为没有资格发言忿忿不平:“作为北半球一个大国的代表,在北极科学组织中竟然没有发言权!”
  中国地处北半球,也是环北极8个国家以外地理位置离北极最近的国家。北极的环境、气候直接对中国有影响。北极的事务,中国应当有发言权。
  1997年国家海洋局向国务院建议,“在适当时候,将对北极的研究上升到国家行为,确立北极研究的国家目标”。
  党和国家领导人朱镕基、李岚清、钱其琛、温家宝都在国家海洋局的报告上作了批示。很快,国务院正式批准组建国家科考队。
  1999年7月1日上午10点,上海浦东外高桥码头,“雪龙”船鸣笛起航,奔赴北极进行首次科学考察。
  “雪龙”船经过白令海奥柳托尔斯基角,穿过白令海峡,进入楚科奇海,到达北冰洋。此次考察成果丰硕,采集了大量数据资料,获得了对北极的直接认识。
  然而,在北极,中国还没有一个固定的立足点支撑我们在此开展长期的科学考察。中国人的目光,转向北纬78°55′的斯匹次卑尔根群岛,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的考察站。
  2001年,国家海洋局会同中编办、外交部、国家计委、教育部、科技部等13个部委局,拟订了建设我国北极科学考察站的方案。
  2004年,在各方积极努力下,中国北极第一个科学考察站在北纬78°55′23″,东经11° 56′07″的挪威斯匹次卑尔根群岛的新奥尔松建成并投入使用。时任国家海洋局局长王曙光亲赴科考站,出席落成典礼。
  当天上午9时30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奏起,身穿红色科考服的中国政府代表团成员和考察队队员在站区外几十平方米的红色地毯上,庄严地举起右手,致注目礼……经过向全国征集站名,中国首个北极科学考察站定名为“中国北极黄河站”。值得一提的是,黄河站拥有全球极地科考中规模最大的空间物理观测点。
  国家主席胡锦涛发去贺信,代表党中央、国务院表示热烈祝贺!向不惧艰险、立志造福于人类的我国极地工作者表示诚挚的问候!希望我国极地科学考察事业能够为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跨越发展

  进入新世纪,改革开放的成果丰硕。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综合国力的显著提升,极地考察步入快速发展的通道。船舶、飞机、雪地车,电话、网络、新站区,不论是交通工具,还是通信工具,都得到了大力提升。内陆考察的需求越来越迫切,登顶南极冰盖最高点,建立内陆考察站是大势所趋,因为那里是科学考察最有价值的地区之一。
  从科学考察角度看,南极有4个最有地理价值的点,即极点、冰点(气温最低)、磁点和高点。美国在极点建立了阿蒙森斯科特站,俄罗斯在冰点建立了东方站,法国与意大利在磁点联合建了迪蒙迪维尔站,只有冰盖高点冰穹A尚无科考站。
  2004年12月12日,中国第21次南极科学考察队13名队员,4台雪地车,拉着100多吨的物资,开始了我国第四次南极内陆考察。
  2005年1月18日3时15分,令内陆队员最难忘的一刻到来了:他们终于在距大本营60公里的地方找到了冰穹A最高点!海拔4093米,南纬80°22′00″,东经77°21′11″。这是人类首次由内陆进入登顶冰穹A最高点。寒风中,队员们举行升旗仪式,激动地唱着国歌。考察队员们双眼湿润,面向国旗庄严宣誓。
  由于率先完成冰穹A和格罗夫山区的考察,中国最终赢得了国际南极事务委员会的同意,在冰穹A建立考察站。
  2008年12月18日,中国第25次南极考察队28名内陆队员驾驶着8辆雪地车向Dome A进发,他们要在那里建设我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
  28名建站队员每天在冰天雪地里工作十几个小时。1月27日,经过20天奋战,队员们终于在南纬80°25′01″、东经77°06′58″、高程4087米处,建成了我国第一座、世界第六座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
  1月28日,胡锦涛代表党中央、国务院致电我国南极考察队,对中国南极昆仑站的建成表示热烈的祝贺。他指出,中国南极昆仑站的建成,必将拓展我国南极科学考察研究的领域和深度。这是我国为人类探索南极奥秘作出的又一个重大贡献。
  2010年2月11日,胡锦涛亲自为首个内陆考察站题写了“中国南极昆仑站”站名。昆仑站的建成实现中国南极考察从南极大陆边缘向南极内陆扩展的历史性跨越,意味着中国成为了第一个在南极内陆建站的发展中国家,是中国南极科考的又一个里程碑。
  从此,南极科考增添了天文观测研究、深冰芯钻探及研究,科学考察迈上了新的台阶。
  2014年2月8日,中国南极泰山站胜利竣工,成为中山站和昆仑站之间的中转枢纽站,具备科学观测、人员住宿、发电、物资储备、机械维修、通信及应急避难等功能。
  习近平总书记在泰山站建成当天给队员发去贺信。指出,中国南极泰山站的建成,为我国科学家开展长期持续的南极科学考察研究提供了良好条件,有利于拓展我国南极考察的领域和范围、拓展我国海洋事业发展的战略空间。
  回首30年,中国极地考察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能力建设不断增强,科研水平不断提升,促进着南极考察的不断进步。船、车、飞机加上南极、北极、沿海、内陆5个考察站,中国的极地事业已经全面进入立体考察时代。
  由于我国在极地科学考察中的长足发展和取得的突出科研成果,中国在国际极地事务中也相应取得了应有的合法权益和地位。
  1983年6月,中国成为《南极条约》缔约国;1985年10月,中国成为《南极条约》协商国(ATCPs)正式成员国;1986年6月,中国成为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正式成员国;1990年8月,中国成为国家南极局局长理事会(COMNAP)成员国;1994年8月,中国政府批准《南极条约环境保护议定书》;1996年4月,中国成为国际北极科学委员会(IASC)正式成员国……
  目前,中国已在有44个国家参与的南极条约体系和有18个国家参与的北极科学考察体系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和作用。
  30年,纵然艰难困苦,依旧继往开来;30年,哪怕风险重重,依然义无反顾;30年,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和亲切关怀下,极地人以大无畏的智慧和勇气,从极地考察的一穷二白到立体时代,从知之甚少到成果累累,我国正在脚踏实地、昂首阔步地向极地强国迈进。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内容页方块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内容页方块10
最近更新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