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东部战区海军某潜艇支队AIP技师、二级军士长肖海生

作者:本报记者 周 超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2-14 09:24:1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0月底,天气转凉,已是深秋时分。东部战区海军某潜艇支队码头旁,数条潜艇像巨鲸一样静卧其间,顶上红旗猎猎,迎风作响。

  穿着一身笔挺军装的肖海生出现在记者面前。黝黑的皮肤,消瘦的身材,炯炯有神的眼睛,话不多,但语速很快,谈起潜艇来更是滔滔不绝,这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

肖海生 练伟 摄

  乍看之下貌不惊人的肖海生,在我国海军AIP潜艇领域却是名声在外,他是我国海军首位AIP潜艇技师,是潜艇AIP专业的探索者、操纵海军潜艇AIP系统第一人。入伍22年,肖海生以艇为家、以海为伴,先后执行战备远航、极限深潜等50多项重大任务,安全航行十几万海里,两次荣立二等功,7次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先后被表彰为“全国青年岗位能手”“全军爱军精武标兵”“海军军事训练标兵”。

  扎根潜艇战位、勇闯远海大洋,瞄准世界一流、勇于创新突破,肖海生用无私无畏的军人血性胆气浇铸潜航使命,展现了潜航深海创一流的大国“兵匠”风采。

  忠诚使命  中国潜艇AIP系统“第一人”

  或许从父母给肖海生起名字的时候开始,他这一生就注定要“因海而生、与海相伴”。1996年报名参军的时候,听说“潜艇兵属于特种兵”,一心想要在军队这一广阔天地中“大展拳脚”的肖海生,就被深深吸引住了。最终,他从几千个报名者中脱颖而出,如愿成为一名潜艇兵。

向身边战友传授专业知识  练伟 摄

  多年后,从新兵到老兵,从轮机兵到军士长,如果不是潜艇AIP系统的出现,肖海生也许还是那个默默无闻的潜艇兵。但与AIP系统的结缘,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AIP是“不依赖空气推进装置”的英文缩写。该系统克服了潜艇需要经常浮出水面充电的缺点,使潜艇隐蔽性、潜航力和生存力大大增加,被誉为“除核潜艇外的航母杀手”,是世界潜艇发展史上的重大技术突破,代表了当前常规潜艇的发展趋势。

  那年,首艘国产AIP潜艇将列装支队的消息不胫而走。消息传到肖海生的耳朵里,就像火星落到了干草堆,他兴奋不已。听说支队即将选拔人员组建新的艇员队,肖海生想都没想就报了名。

  这时,就有战友提醒他:“AIP潜艇的燃料就像随身携带一个个‘定时炸弹’,你不怕危险吗?”

  “我们干潜艇的,向来是‘刀尖上跳舞’,哪有绝对安全的岗位。这是新的装备,以后肯定会全面列装部队,我一定要去。”时隔多年,肖海生这样回忆当时的初衷。

  带着这份坚定信念和超前眼光,肖海生主动由轮机军士长降级为“轮机兵”,义无反顾地开始了他学习钻研AIP系统的军旅生涯。

  然而,当满怀希冀的肖海生与其他艇员一起来到海军某学院学习AIP专业知识时,却被无情的现实重重打击。

  专业课第一天,授课教员就郑重地向大家介绍说:“欢迎大家学习,你们是中国乃至亚洲第一批学习AIP专业的学员!”但还没等大家高兴起来,他就话锋一转无奈表示,关于AIP专业他也只是听说过,只能就他在网上搜集到的资料传授有限的知识。

  事实也是如此。AIP系统构造复杂,全世界能够设计建造的国家屈指可数。摆在肖海生他们面前的现实是:没有标准教材、没有实操经验、没有任何先例可循,仅有的就是几张简单的设计图纸。“当时我自己心里也着急。”肖海生说。

  面对困难,肖海生没有怨天尤人,他不恐高、不畏难,始终以一个战士的冲锋姿态向AIP系统发起挑战。他当着时任艇员队艇长倪跃忠的面立下军令状:“要是学不好,你就处分我!”

  只有大专学历的肖海生深知自己的短板,他从零起步,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AIP理论知识。课堂上,他从一条线路到一个触点全部详细标注下来,课下再反复记忆。回到住宿的酒店,他和同事每晚讨论到深夜,天不亮就早起背书,有时因为相互探讨的声音太大,竟然遭到隔壁客人投诉。

  就这样连续半年肖海生每天只睡5个小时,笔记本密密麻麻地记了厚厚的十多本,画图稿纸摞起来有半人高。学习结束后,肖海生已经把AIP系统“五脏六腑”摸了个透,数公里长的管路、几百个阀门、近千个技术参数,他都烂熟于心。

  结业考试中,肖海生理论和实操的各项考试成绩全优,很快便被任命为海军首艘AIP潜艇系统技师,成为中国潜艇AIP系统“第一人”。

  精益专业 让常规潜艇不“常规”

  据支队某艇员队艇长张爱萍介绍,面对刚刚列装的AIP潜艇,外有封锁,内无参照,那时候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操作,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当时只有AIP系统的技术规范,我们需要据此演变出操作规范来。”

  无规章就制定规章,无先例便开创先例。成为全军首位AIP潜艇技师后的肖海生,自觉担负起了这一重任。他经常置身高温舱底研究装备性能,满身油污摸索操作流程,衣服干了湿、湿了又干,一套灰白色的长航服往往不到半天就变成了“迷彩服”。

面对“结霜”管路肖海生慎之又慎 韩林 摄

  功夫不负有心人,肖海生边学习、边钻研、边探索、边总结,先后制定了《AIP系统操纵流程》《AIP系统安全管理手册》等20余部、近100万字的专业规定。

  AIP潜艇研究单位专家评审团曾这样评价:肖海生研究制定的一系列操纵流程和法规制度,填补了我国潜艇AIP动力分系统正规化操作的空白。

  肖海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学历不高,但敢于挑战尖端军事科技。

  潜艇的核心部件是其“心脏”,关系着潜艇的稳定和安全运行。列装之初,AIP潜艇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维修核心部件,这极大影响了潜艇的作战能力。

  一次大修协调会上,学校、研究所、厂家、艇队骨干齐聚,肖海生的一句话引发全场注目:“是否可以延长装备维修周期。”

  “这是向权威发出挑战!”不少与会代表用诧异的眼神把这个黑瘦的士官上下打量个遍。熟悉AIP系统的人都知道,该部件的维修期限是经过多年试验得出的,作为权威结果写入说明书。

  肖海生拿出自己厚厚的笔记本,指着说明书上的数据解释道:“除了个别零部件因为老化引发小故障外,装备主要运行参数都很稳定,可以考虑延长保养周期,减少潜艇停航检修时间,从而大大提升在航率。”

  他的建议得到了与会的支队领导、艇队骨干一致支持。一名中科院院士当场为肖海生点赞:“这个技师脑子很活、肯钻研,建议很好。”

  5个月后,好消息传来,正是根据肖海生的建议和改进方案,研究所对部分零部件进行了升级,将该核心部件维修周期延长3倍多,大大提升了AIP潜艇在航率,节约维修经费数千万元。海军领导评价说,这个士官让常规潜艇不“常规”。

  “肖海生之所以能够提出这一建议,与他平时的积累是分不开的。”张爱萍对记者说。据统计,几年来肖海生攻坚克难、不断创新,已先后向科研院所提出了150多项AIP装备技术的改进建议。

  敢打硬仗 征服水下“火山口”

  AIP系统由于储备了大量的燃料,稍有不慎就会造成燃烧、爆炸等灾难性事故,因此被称为水下“火山口”。常年坚守在“火山口”的肖海生,用铁血担当和无畏勇气,多次挺身而出、化险为夷,扛起了一个潜艇兵的强军使命。

  极限深潜是新型潜艇和新装备必经的一道关,类似于飞机首飞,意义重大。然而,作为新型潜艇,很多性能参数还不托底,安全风险极高。

潜艇破浪穿行 练伟 摄

  极限深潜时,最有可能发生的险情就是漏水断电。对此,肖海生不仅重新编排了口令,还将舱室分割成块,把阀门指定到人,并详细制定了应对各种险情的预案。肖海生还特地将黑暗条件下的设备操作和损管处置作为训练重点。

  舱室内空间逼仄,管道交织,阀门不说成千也有上百个,为确保在黑暗中“一摸准”,肖海生带着班员一练就是一整天,经常磕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经过刻苦磨炼,人人都练成了“伸手即来”的绝技。

  极限深潜试验开始。随着深度一点点增加,潜艇四周的角铁不时地发出“蹦蹦”的恐怖声响。肖海生和战友们牢牢守在战位上,沉着操纵并记录试验数据。最终,试验圆满成功,充分验证了新型潜艇的设备性能,并获得了AIP系统极限深度工作的宝贵数据。

  回想起AIP潜艇一次试验时惊心动魄的场景,某艇员队副机电长翟彬斌仍心有余悸。

  试验开始后,随着罐内的压力不断升高,突然,舱底传来一阵刺耳气体喷射声,紧接着警报声响起。“当时我们很多人都有点‘发懵’,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翟彬斌说。

  “不好,有泄露!”就在众人不知所措之时,肖海生“噌”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拿起手边的护目镜和防冻手套,边穿戴边冲出集控室,拽开通往舱底的盖板,反手将盖板从里面扣死,从2米多高的铁梯瞬间滑下,把自己一个人留在危险区内。

  此时,舱底已经烟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若不及时处理,不仅会导致艇员中毒,若遇到静电还会引发灾难性后果。危急时刻,肖海生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在近似盲操的情况下,准确在数十个阀盘中拧死了漏气管的阀门,气体喷射的声音戛然而止,险情成功化解。

  “当时也顾不上想怕不怕,只想着如果我不去处理就没有人能够去干。”肖海生对记者说。

  薪火相传 当好大师傅带出好徒弟

  “百人一杆枪”,这是对潜艇最为精确的描述。肖海生深知,一个人浑身是铁也打不了几颗钉子。作为海军AIP专业的“第一人”,他放大了自己作为一个兵的酵母作用,为中国海军潜艇AIP专业培养出一个人才方阵。

  春暖花开的季节,海军潜艇学院教室里,迎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教员——一名来自基层部队的普通士官。

  没带教案,也没放多媒体,只见这位其貌不扬的“教员”,右手捏起一支粉笔,从容转身,飞速在黑板上写下“AIP系统”几个漂亮的粉笔字。

  这名教员就是肖海生。那年,他被海军潜艇学院聘为兼职教授。

  说实话,刚接到海军潜艇学院的授课邀请函,肖海生还是有些忐忑,自己一个大专生,哪有资格走上大学的讲台。然而,当真正踏上三尺讲台时,一切顾虑都消失了,脑子里满满都是系统、阀门、管路……

  为全力缩短从课堂到战位的距离,肖海生结合学员特点和潜艇工作实践进行授课,其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讲课风格受到了学员们普遍欢迎,甚至有的教授也经常去旁听他的课。

  几年下来,全海军的AIP兵,大多是肖海生带出来的徒弟。同时,他发挥专业特长,梳理自己多年来积累的装备管理维护经验,先后编写了《AIP专业训练使用手册》《某型潜艇AIP专业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等规范资料,有的列入潜艇学院教材,有的下发潜艇部队通用。

  在战友眼中,肖海生就像一艘潜艇,坚硬的外壳下,有颗火热的心。“肖技师平时很和蔼,可一上了战位,立马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要求极严,甚至苛刻。”AIP兵席易卓说。

  “严师出高徒”,肖海生深信只要肯学肯钻,谁都可以成才成功。他坚持“不抛弃,不放弃”,对自己手下的兵因人施教、加压培养。

  AIP兵刘景杰刚分配到艇上时,专业知识和操作技能总是不过关。艇上安排了一名班长一对一帮带,2个月依然成效甚微。这样一个挠头兵,谁见了都摇头。刘景杰自己也叹气,为啥就那么笨,别人一遍就学会的东西,自己偏偏就搞不懂?

  “哪怕是‘萝卜’也得当‘人参’培养。”肖海生决定由他负责帮带刘景杰。他根据刘景杰的情况,提出了“反向学习法”,以实操训练为主带动理论学习,并专门制订了计划。那段日子,刘景杰每天吃住在艇上,定期上报学习情况。

  经过师徒二人1个月的不懈努力,刘景杰顺利通过专业考试,独立值更。刘景杰感叹:“连我自己都要放弃自己的时候,是师傅让我找回了自信。”

  曾经有人问肖海生,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说,我想让每一个AIP兵都成为专业大拿。

  海阔需驰骋,逐梦起宏图。我们相信,有无数个像肖海生一样的官兵正以风帆为笔、以碧海为墨,在强军兴军的征程上,书写人民海军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崭新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