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镜芙:四十余年磨一“舰”

作者:本报记者 陈佳邑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5-18 13:49:0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2018年4月12日,一场规模空前的海上阅兵在南海举行。48艘战舰、76架战机、万余官兵接受习近平主席的检阅;7个舰艇作战群、10个空中梯队参与演习。这场史无前例的海上军演,让全世界看到了正在崛起的威武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劲旅。

  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近海驶向深蓝,人民海军走过了近70年劈波斩浪航程,艰难而壮美。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船重工第701所研究员潘镜芙,就是人民海军发展壮大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他是我国两代四型导弹驱逐舰的总设计师,被称为“中国导弹驱逐舰之父”。他把一生都奉献给了祖国的海军建设,使国产驱逐舰实现了零的突破。

  黄浦江边 立下铸舰志

  4月12日,上海市闵行区一栋居民楼里,记者走进了潘镜芙的家。普通的两室一厅,陈旧的家具干净整洁,而最抢眼的要数客厅、餐厅和卧室里塞满了中外著作的几个大书柜,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他是位哲人文士。

  潘镜芙说,他这一辈子,就爱读书和造船。

  1930年1月,潘镜芙出生于浙江湖州一个小村庄。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7岁的潘镜芙同家人乘小船逃往上海。

  晚上,当小船驶入黄浦江,年幼的潘镜芙在一片灯光中,看到一艘艘宛若庞然大物的外国军舰,却没有一艘中国自己的舰船,长大后要为祖国建造军舰的种子从此在他心里埋下。

  然而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的中国,舰船设计专业几乎无人问津。当时的潘镜芙,迫于各方面原因选择就读浙江大学电机系。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华东电工局从事电器设计工作。原以为儿时的梦想将就此搁置,没想到3年后,他被调到了船舶设计部门。

  20多年前埋藏在心底的愿望终于有了实现的机遇,潘镜芙的圆梦之旅就此开启。

  从无到有 导弹终上驱逐舰

  20世纪60年代,面对紧张的核威胁局势与我国脆弱的陆基核力量,研制洲际导弹迫在眉睫。但是,由于当时潜射弹道导弹射程有限,舰船必须穿越日本海峡和台湾海峡进入深海,才能对敌形成有效核反击。因此,尽快造出我们自己的导弹驱逐舰,以便为洲际导弹发射试验保驾护航,被提上了议程。

  1966年6月,中央军委批准研制我国第一代051型导弹驱逐舰。船舶工程专家李复礼和潘镜芙被分别委以船体设计和电力、动力及武器系统研发的重任。

  但这条路走起来异常艰难。回忆起当年的处境,潘镜芙皱了皱眉头。“那时候我国工业基础薄弱,在导弹驱逐舰领域更是一片空白。”

  一筹莫展之际,在某次碰头会上,钱学森的一席话深深影响并启发了潘镜芙。“钱老说,‘军舰是个大系统,导弹只是舰上的一个分系统,把导弹系统装到舰上,要把它安排好,使它发挥最大的效能’。”时隔近半个世纪,潘镜芙对钱学森的话依然记忆犹新。

  这让潘镜芙豁然开朗,他意识到,要想建造一艘能作战的导弹驱逐舰,必须用“系统工程”的理念来规划设计,把单个装备变成一个完整的武器系统。

  于是他们先从单个设备着手,那段时期潘镜芙和同事对分散在全国各地的设备设计单位挨个调研,他们“啃着窝窝头,每人每月三两油”,先后召集100多家单位参与舰船系统的研制和技术攻关,最终解决了导弹驱逐舰武器系统的技术难题。

  1971年12月31日,我国第一代导弹驱逐舰首制舰“济南”号交船完工,舰对舰导弹系统第一次装在了国产驱逐舰上。自此,我国驱逐舰进入导弹时代。

  以舰为家 定型列装

  然而,仅用了5年多就建成完工的“济南”号,其航行和作战能力到底如何?能否安全顺利开到太平洋去?潘镜芙心里很忐忑。

  潘镜芙提出,无论如何,必须进行扩大试验。

  说到这里,潘镜芙的声调提高了。“事实证明,这个提议不论对当时还是今后的军舰制造,都具有重要意义。”

  为了挤出更多时间进行试航试验,潘镜芙几乎住到了船上,这一住就是两年。

  两年里,为了寻找各种适合试验条件的水域,潘镜芙和他的团队四处奔波。黄海的浪不够大,就去东海;大连的水不够深,就去舟山;为了进行水幕试验,又把船开到黄浦江。

  身为海军科研人员,潘镜芙他们不仅要解决武器设备出现的问题,还要接受惊涛骇浪的考验。有时,在遭遇大风大浪时,为了保证正常工作,他们甚至要把自己和设备捆绑在一起。

  1974年,经过各种反复试验,我国第一代051型导弹驱逐舰终于定型装备部队。

  正是从这次经历中,潘镜芙深刻认识到,仅仅把众多单个武器、设备设计出来装船上舰,并不能实现武器装备性能的最优化。当初,在051型导弹驱逐舰的研制过程中,大多数新设备没有经过充分试验,每每出现故障,几乎不可能拆卸修理或更换,技术人员只能在狭窄的舱室内对设备进行改动、调试。

  吸取了这个教训,潘镜芙要求在今后的研制中,所有设备必须经过陆上试验再装舰。这不仅能够提高装备质量,减少海试风险和成本,还能在整体上加快造船进度,可谓一举多得。

  从此,只有经过陆上联调试验、通过军检的设备武器才能装舰,成了我国军舰建造中一条雷打不动的规矩。

  两条腿走路 实现“心脏”国产化

  1980年5月,我国成功向南太平洋发射了东风5号远程运载火箭。由6艘051型导弹驱逐舰组成的海军护航编队参加了观测运载火箭、发射后打捞和护航等任务,保障了船队8000海里航行的安全。潘镜芙等人长达10年的心血在浩瀚的南太平洋经受住了考验。

  然而,一些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由于导弹发射装置的引入,051的舰体相比以往拉长了许多,这就影响了舰船的适航性。”说到这儿,潘镜芙从书桌上拿起一叠051型导弹驱逐舰的图纸,指着舰体为记者解释。

  那么,如何既能保证战斗力,又不影响航速呢?经过反复研究,潘镜芙意识到动力装置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

  动力装置是导弹驱逐舰的“心脏”。我国第一代导弹驱逐舰采用的是蒸汽动力,虽然蒸汽机功率大,但是每一次出航都要生锅炉,不仅耗时,也影响舰船机动性。当时,国外先进的导弹驱逐舰都已采用燃气轮机。

  20世纪80年代,潘镜芙担任我国第二代052型导弹驱逐舰的总设计师,他决心在动力装置上引进国外设备,却引来多方争议。

  “当时就有人来质问我:‘如果设备出现问题,难道让外国人来解决吗?’‘如果备品、零件没有了,我们怎么办?’”潘镜芙苦笑了一下,那段时间他承受的压力前所未有,一边要提升舰船作战能力,一边还要兼顾国产装备自力更生。

  面对两难,潘镜芙经过反复思考,提出了“两条腿走路”的应对措施。

  首先,凡是国外引进的系统设备,都要有对应的国内技术责任单位,负责解决机器出现的各种问题。其次,要实现国产化,解决备品备件问题,进而生产出自己的燃气轮机。

  “两条腿走路”的方案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经过大概10年的学习和技术攻关,我们的第三代导弹驱逐舰全都实现‘心脏’国产化。”潘老乐呵呵地说,脸上露出掩不住的自豪。

  为国铸舰近半个世纪,图纸上的勾画、舰船上的岁月,把潘镜芙与中国舰船紧紧相连。如今已经88岁高龄的他,很难再登船上舰。然而,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回到曾经工作的701所,走一走看一看,跟技术人员聊一聊,听听最新的研究进展,为他们答疑解惑。

  当问及潘镜芙什么时候退休时,他笑着说,导弹驱逐舰就像他的孩子,他永远不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