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自由裁量权在海洋行政执法中的运用

作者:刘 倩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4-20 09:12:5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海洋行政处罚中同一类型的案件出现相差甚大的处罚结果,通常是出于自由裁量权的运用问题,行政处罚机关适当的使用行政自由裁量权,有利于案件的顺利查处和相对人对违法行为的认识、改正。

  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是指国家行政机关在法律、法规规定的原则和范围内有选择余地的处置权利。它是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政执法活动中客观存在的,由法律、法规赋予的职权。

  海洋行政执法中自由裁量权主要有3种:在行政处罚幅度内的自由裁量权,在违法事实性质的认定上的自由裁量权,在情节轻重的认定上的自由裁量权。

  本文中所涉及的案例就是第三种“在情节轻重的认定上的自由裁量权”。

  中国海监第一支队执法人员在一次执法过程中发现:青岛某置业有限公司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擅自改变海域用途,实施了某度假区项目中施工便道的建设。随即,一支队对该案件立案查处,对涉嫌擅自改变用途的海域进行定位、测量(违法面积为0.43公顷),并对行政相对人受委托人进行了调查询问,制作了《询问笔录》,依法向当事人提取了《海域使用权证书》《法人委托书》《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等5件与本案关联的证据材料。经调查,该度假区项目取得了两份《海域使用权证书》,用海类型分别为填海和旅游用海(透水构筑物、港池)。本案当事人将批准为透水构筑物的用海部分以填海方式形成了非透水的施工便道,海域使用用途已被改变。

  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当事人对违法行为和违法事实予以承认。但当事人认为,将批准为透水构筑物的用海部分以填海方式形成施工便道,是因为目前周围海域条件尚不满足建设透水构筑物要求,而内部填海需经过此处,考虑到车辆通行所造成的承重负担,所以先建了一条施工便道,等填海工程全部结束后,会将所填施工便道拆除。当事人表示坚决改正,请求从轻处罚或免于处罚。

  第一支队认定青岛某置业有限公司未经批准擅自改变海域用途,实施了某度假区项目非透水施工便道(面积0.43公顷)建设的违法事实。其行为违反了《海域使用管理法》第28条的规定。依据《行政处罚法》第27条、《海域使用管理法》第46条和《财政部、国家海洋局关于加强海域使用金征收管理的通知》的规定,经综合分析,认为其有从轻处罚的法定情节,决定从轻处罚,遂作出“责令限期改正,并处罚款人民币193.5万元”的行政处罚。罚款计算方法为:0.43公顷×90万元/公顷×5倍=193.5万元。

  综观以上案例不难看出,本案的证据确凿、违法事实清楚、适用的法律法规明确,焦点问题在于为何执行最低处罚倍数的从轻处罚。

  实施行政处罚应当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本案在处罚种类上,考虑到相对人尚未有产出收益,因此选择的处罚种类有“责令限期改正”和处以罚款。在处罚额度上,主要考虑到以下因素实施行政自由裁量权:第一,当事人青岛某置业有限公司已经办理了《海域使用权证书》,施工过程中发现项目所在地现状海域条件不适合先建透水构筑物,当事人结合项目填海工程具体情况,按照相关设计要求,先期进行了填海作业,因填海作业车辆需往返经过透水构筑物用海范围,考虑到载重汽车的重量、数量及往返作业次数,当事人在批复的透水构筑物用海范围内先修建了施工便道。第二,当事人在案发后,立即停止施工建设,并积极按照海域使用权批复用途进行拆除恢复设计,主动消除、减轻违法行为的危害后果。第三,当事人积极配合调查取证,主动提供涉案材料和有关线索,陈述违法事实。按照《行政处罚法》《中国海监总队关于进一步规范海洋行政处罚裁量权行使的若干意见》,当事人具备3个法定从轻情节,且不具备从重情节。行政处罚机关考虑到这些情况,并且本着处罚和教育相结合的原则,决定适用应缴纳海域使用金5倍额度的从轻处罚。

  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有着法定性和自主选择性这个统一协调的特点。不恰当地使用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会损害公共利益、社会秩序及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因此要特别注重自由裁量权过于自由的问题,本案中,在对当事人青岛某置业有限公司行使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上,主要体现在从轻从重情节上的自由裁量。海洋行政执法部门在严格遵守法律基本原则和法定程序的基础上,做到了公平公正、过罚相当、综合裁量、处罚与教育相互结合。通过对当事人违法行为的影响程度、配合态度、改正情况及结合当前经济形势大环境等各方面因素进行了公平公正的综合裁量,并在处罚的同时对当事人进行相关的法律教育,使当事人认识错误,自觉守法,防止违法行为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