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路簿》中的地名

作者:刘延华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6-11-04 13:43:23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南海《更路簿》是我国海南渔民前往三沙海域捕鱼作业的海道针经。各种版本的《更路簿》具体内容基本是由长短不一、互相连续的航线组成,如以下这条:“自丑未使黄山马,乾巽,四更,对东南收”,大意是指从丑未(渚碧礁)驶往黄山马(太平岛)应使用乾巽针位,航行四更,往东南方可到达。这条记录包括几个要素:更,标识航程与时间;针位,标识航向;另外一个基本要素即地名——丑未和黄山马。

  《更路簿》记载了众多渔民命名的地名,这些岛礁滩沙和水道,有的是渔民在茫茫南海中航行时的航标、中转站,有的是生产作业基地,一些自然条件良好的岛屿如太平岛,渔民会长期定居岛上。据华南师范大学刘南威教授搜集整理,各版本《更路簿》中的渔民命名达121个,其中南沙群岛地名83个,西沙群岛地名38个。

  这些地名具有一定的科学性,根据海洋地物的不同地貌特征,渔民在命名时对岛礁滩沙及水道进行了分类,大致分以下几类:

  高潮时高出水面的岛屿和沙洲,称为“峙”,太平岛称“黄山马峙”,安波沙洲称“锅盖峙”。

  高潮时淹没于水下的礁石,因排列成串,远远望去如一条线,故称之为“线”。如贡士礁被称为“贡士线”,海南话中“线”与“沙”同音,因此礁也称之为“沙”,贡士礁也称“贡士沙”。

  较浅的暗沙称之为“线排”“沙排”,如曾母暗沙称“沙排”。

  较深的暗滩称之为“郎”,海南话“拦”“郎”同音,因渔民作业时围网受阻而得名,如北边廊称 “北边郎”。

  环礁,一般被称为“筐”“圈”,如华光礁,称为“大筐”或“大圈”。

  礁环上的暗礁或岛屿称为“风”或“孔”。海南话“风”“孔”与“方”同音,“五风”指环礁上有5个地方,即5处暗礁。

  礁湖与外海沟通的水道也称为“门”,如全富岛与银屿之间的水道称“银屿门”。

  ……

  这些地名体现了鲜明的地方特色,或以方言命名,如无乜线,今无乜礁,“无乜”海南话意指“什么都没有”,是说该礁周边缺少海产。或用特产命名,如赤瓜线,今赤瓜礁,因附近盛产赤瓜参而得名。或以罗盘针位命名,如丑未,即今渚碧礁。或以岛礁形状命名,如双担,今信义礁。除此之外,还有以声音、颜色等命名的。

  有的渔民命名被记录在明代以来的文人著作中,与《更路簿》中的命名相互印证,体现了渔民命名的稳定性。明顾玠的《海槎余录》记载:“千里石塘,在崖州海面之七百里处,相传此石比海水特下八九尺,海舶必远避行之,一堕既不能出矣。万里长堤出其南,波涛甚急,舟入回溜中,未有能脱者。……又有鬼哭滩,极怪异。”文中“鬼哭滩”即渔民所称鬼喊线,因附近海域波涛声似鬼吼而得名。清《海国闻见录》记载:“北自鸡笼山至南沙马崎,延袤二千八百里。”从方向、距离上考订,“南沙马崎”即渔民所称的黄山马峙,也就是太平岛。

  1868年,英国海军部出版的《南中国海指南》记载的Sincowe、NamYit、Subi,即渔民命名所称的秤钩峙(今景宏岛)、南乙峙(今鸿庥岛)、丑未(今渚碧礁)。这验证了早在西方殖民者在南海活动、对南海诸岛进行命名以前,我国人民就已在南海诸岛生产生活,对南海诸岛建立了科学、稳定、具有民族特色的命名体系。

  1980年~1982年,广东省地名办公室组织南海诸岛地名普查,将“名从主人”和“消除外来影响”作为审定原则,由中国地名委员会确认了287个地名,并于1983年公布。此次审定的南海诸岛名称首次将南海诸岛渔民命名纳入官方命名体系,共采用了129个渔民命名,有48个作为标准地名,有81个作为“当地渔民习用名称”列出,体现了我国对南海诸岛命名的历史延续性。

  《更路簿》是我国命名南海诸岛的重要证据,命名与我国对南海诸岛的发现、开发利用、行政管辖等共同构成我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的完整证据链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