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海忆(连载三)

作者:李阳波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9-01-10 11:08:0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父亲资历丰富,年纪轻轻就当了船长。他上过远洋渔船,还去过南非开普敦,教导当地人捕鱼技巧。

  父亲家里有5个兄弟,父亲排行老三。因为早婚,他很早就下海走船。

  父亲的捕鱼功夫堪称第一流,凭经验就知道哪里的渔获多。虽然父亲每趟出海时间不长,渔获量却十分可观。父亲由学徒、船员、二副、大副,很快升到船长。常有其他船东捧着礼盒、水果到我家,请父亲跳槽。

  大沙村是个宁静的小渔村,我家屋后就是沙滩。每当渔船入港维修时,就是父亲的假日。假期里,他会教我们制作简单的竹排、罟网,罟网中间还放了小型笊篱。一大早就放在海中,等到黄昏就可以验收成果了。

  我们4个孩子七手八脚地将自制的简陋竹排推向海里。“二姐,快点啦。”大弟和小弟推不动,扭头喊我。我放下帮姐姐拉着竹篓的尼龙丝,跑去帮他们。我们仨使尽吃奶力气,竹排还是随着海水被冲上沙滩来。父亲走过来,笑着伸手,拉住竹排一端,一拽一放,竹排一下子就被推入海中。

  “哇!爸爸好厉害喔!”大弟、小弟拍起手来,同时跳上竹排。父亲却说:“我只是深谙水性,顺水推舟罢了。看,你们要顺着海潮浪,就势推竹排嘛!”

  父亲说是说,我们那么小,根本不懂这个道理。在父亲帮忙下,我们的竹排很快靠近海中巉(chán)岩。父亲示意大弟,大弟伸手捞起第一只罟网。

  “呀!是空的!我们失望地低叫。

  “嘘!”父亲比一下动作,指着第二只罟网。这时,我看见连着的第二只罟网有动静。

  小弟悄悄移向竹排尾端,拉起网。好多鱼在罟网内活蹦乱跳,还有几只手掌大的三点蟹和两个圆滚滚的海胆。

  不等父亲的指示,我迅快拉起第三只罟网,笊篱上有五六只浑身晶莹剔透的小管。我得意地向大伙叫:“看到没?又肥又美的……”话才说一半,“噗”的一声,最大那只小管朝我喷出黑烟。

  “哇!哈哈哈……”大伙笑不可抑。

  我伸手抹掉脸上、脖子上的黑烟,却愈抹愈黑。顾不了许多,我们将渔获物全数倒入竹篓里,收起罟网,将竹排放回沙岸。随后,我纵身跳入海水中,清洗一番。

  海里资源很丰富,那个年代海水又没被污染。父亲、小叔教我们潜入海中捡拾海螺,海螺种类很多,有的可以吃,有的有毒吃不得。我们跟着父亲、小叔捡回满袋海螺,挑出可以吃的带回家。

  妈妈会煮上一锅开水,将海螺烫熟了。大伙儿团团围坐,一人手中一根竹签,挖出海螺肉,蘸上蒜蓉酱油,丢入嘴中。一口咬下去,哇!真是又鲜又脆又甜,吃过的人一定知道它鲜甜的滋味!

  有时候,我们会到晒岩边挖牡蛎。靠近水面的巉岩上,牡蛎数量少而瘦小。愈往深处的巉壁,牡蛎愈肥美而且硕大。

  父亲、小叔和我们戴好水镜,深深猛吸口气,闭气,潜入水里。在清澈的海水中,看到凹凸不平的巉岩壁上长着无数的牡蛎壳。见到有微微开口的,就要用工具狠、快、准地插入牡蛎缝,再用力一撬,手中就多了一只带壳的肥美鲜牡蛎啦。

  我喜欢挖牡蛎——因为很有成就感。有一次,姐姐带我和大弟、小弟去挖牡蛎,小弟因为太小,坐在游泳圈上,手拿竹篓装挖出来的牡蛎。

  记得当时,我挖出一个大牡蛎,突然手腕被一条长长的东西咬了一口。我慌忙浮出海面,猛地甩手。那长长的东不偏不倚地甩到小弟身上,吓得他猛踢,哇哇大叫。我也吓呆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眼睁睁看着小弟挣扎。游泳圈翻了过来,小弟也掉入海里。

  这时,姐姐和大弟浮出海面。姐姐一手扶住游泳圈,一手拉住小弟,大弟则顺手抓住那条长长东西。

  呵,原来是一条金钱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