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浦东八百年“运盐河”之谜

作者:陈志强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9-01-09 09:36:0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海浦东大地河网密布,是典型的江南水乡。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东西走向的河道较多,如川杨河、大治河、张家浜以及15条灶门港等;南北走向的河道较少,如咸塘港、随塘河等。但有一条河道却纵贯浦东大地,“鹤立”于众多河道之中,这就是浦东运河。

  浦东运河又称“运盐河”“护塘港”,曾是明代浦东沿海抗倭前线,与两岸的海塘组成了海防一线。笔者打小生活在浦东运河附近,对这条河非常熟悉,所以,有两个问题始终萦绕在脑海。其一,从地图上看,由南向北的浦东运河,到了大团镇永春北路老水闸附近,就拐弯向东了,约1公里又继续往北。在惠南镇进入护城河后,则西折径直向北。在六灶镇附近,再次曲折改道,由此形成“之”字形。其二,关于浦东运河的开凿年代,相关史料说法不一。1989年成书的《南汇水利志》记载:“此河源于明代,1403年(明永乐年)命夏元吉治苏松水患,浚华亭、上海运盐河。”而据《光绪川沙厅志》记载:“南宋绍兴四年(1134年)提举浙西茶盐王钰循内捍海塘西侧开凿频海河(即运盐河)。”一条运盐河,开凿年代相差近300年,孰是孰非?

  为了搞清这些问题,笔者查阅了大量史料,得知浦东最早的一条海塘是古捍海塘。《新唐书·地理志》记载:“盐官有捍海塘堤,长百二十四里,唐开元元年重筑。”公元8世纪前后,海岸线推进到北蔡、周浦、下沙、航头一线,沿海人口逐渐增加。至唐开元元年(公元713年),才有完整的海塘在民圩土堤的基础上重筑,后人称之为“古捍海塘”。

  宋皇祐四年(1052年),华亭县令吴及带领百姓用两年时间修筑了捍海塘,后人称里护塘。里护塘南自奉贤入大团,往北经惠南、祝桥、六团、龚路、黄家湾一线。修筑海塘需要大量的土方,自古以来,大都采用随着海塘内测开挖一条河道,既能取土筑塘,日后又方便水运、排涝、引水灌溉。古捍海塘的修筑也采取了这一方法,由此,海塘筑成之时,河道也随之形成,最初的运盐河应该是在(1052年~1054年)形成雏形。有了海塘,可抵御大风大浪之灾,盐业发展很快。到了南宋绍兴四年(1134年),为了解决水上运盐问题,提举浙西茶盐王钰在捍海塘西侧河道雏形的基础上拓宽加深成运盐河。清光绪《南汇县志》记载:“运盐河俗称内护塘港,在老护塘内诸灶港之东,向为盐船出入之路。南自奉贤人邑境,循塘而北,至八团入川沙境,再北至九团黄家湾人宝山界,由界浜通黄浦。”有了运盐河,一船船白盐源源不断运往全国各地。根据以上史料,可以推断运盐河开凿于南宋年间,距今已有800多年。

  运盐河是贯通川南奉的南北主干河道。下沙盐场各团所产的盐,均由各灶港装船,经运盐河外运。灶港就是运盐河的支河,都是东西向的。

  但《南汇水利志》中为何说“此河源于明代”呢?笔者注意到,《南汇水利志》记载的后一句话是“1403年(明永乐年)命夏元吉治苏松水患,浚华亭、上海运盐河。”也就是说,夏元吉是奉命疏浚运盐河,并非开凿。因此,“此河源于明代”的说法是错误的。明代确有开挖另一条运盐河的记载,这就是东运盐河。开始没有运输功能,专作防御倭寇侵犯之用,所以原名叫“御寇河”。

  直至解放前,该河南北阻塞,截分数段,互不相通。解放后,经大力整治使该河“死而复生”。1961年,国家投入20.15万元对大团镇至惠南镇7.8公里段疏浚,并对居民稠密的大团、三墩、六灶段进行改道。1973年,对惠南镇至川沙11.5公里段疏浚,弃紧贴塘身河段之老运盐河,以防沿线公路塌方,同时为避开居民集居区域,凿通护城河,与东门水闸衔接,改道折西径直向北。由此也搞清了浦东运河形成“之”字形三曲的原因。

  1977年冬,川沙县以东、西运盐河为基础进行疏拓。此后,东、西运盐河变成了一条贯通浦东南北的骨干河道,名称改为“浦东运河”。至今,浦东运河在防汛排涝、航运、蓄水、灌溉等方面仍发挥着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