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海忆(连载二)

作者:李阳波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9-01-03 14:39:4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一个村民一面跑,一面狂叫:“死人啦!死人啦——”

  原来,康胜利捞抓的布料居然是具女尸。后来据警方调查,这具女尸是从象山那边漂过来的。

  连着几天,康胜利没到校。听说他发高烧,病了好几天,我也一个多礼拜不敢到海边玩儿。

  后来,沙滩开始规划,要兴建大沙风景区码头,海面上浮着许多滚圆的大木头。但这无妨,我们还是照常玩儿水。康胜利、大弟、小弟和村里其他的孩子们常常下海,爬到木头上表演,比赛跳水。

  一天下午,大家正玩得不亦乐乎,突然岸上传来急促的哨音——原来是警察来巡逻,示意我们上岸。

  我和几个胆小的孩子乖乖地游回岸上,可警察的哨音却愈发响亮、急促。我循声望向海面,康胜利和弟弟他们一群男孩子不约而同地往深处游去。康胜利爬上一根原木,扭腰摆臀,手舞足蹈,还向警察做出挑衅的动作。

  那个警察气得直跳脚。我和几个小孩儿偷笑着跑回家。现在想想,当时真不应该那样,因为警察叔叔是为我们的安全着想呀。

  听妈妈说,康胜利的母亲跟人跑了后,他爸爸经常酗酒,殴打康胜利。我细心观察,果然总能看到康胜利脚和臂膀上的伤痕。我对他印象不似从前那般差,觉得他很可怜,我猜他一定很恨他爸爸吧。

  有一次,一个超强台风过境,全南田岛损失惨重。台风过后,老师交代我:“你去问问康胜利,他为什么又旷课?上周的作文怎么又没交?”我依稀记得上周作文题目是《我的爸爸》。

  放学后,我跑遍全村,只看到村里的大人们聚在一起,几个村妇还哭红了双眼。原来,这几位村妇的丈夫和康胜利父亲在一条船上作业,渔船至今未归。这么强的台风,恐怕凶多吉少。

  后来,我在海边找到康胜利,他完全失去了平日的调皮样儿,坐在礁岩上,一脸落寞地紧盯着海面。我将老师交代的事说给他听,也不知道他听见没,一说完,我转身就跑了。

  3天后,康胜利小小的身躯被发现横躺在沙滩上。他永远不会说话,也不会调皮捣蛋了。

  班上气氛低迷,老师红着眼,望着手上的作文簿,说:“各位同学,这是康胜利同学失踪那一晚写的作文,我现在念给大家听。希望你们能更热爱家人,珍惜幸福!”

  事实上,每次跟家庭有关的作文,康胜利几乎都是交白卷,这应该是他唯一的一篇。依记忆,我只能摘录重点:“我的爸爸是海员,他常年出海捕鱼,我很爱他。虽然有时候他爱喝酒,喝醉了就打我,但我知道,他太想念妈妈了。这次的台风带走了爸爸和船上的叔叔、伯伯们,我已经失去了妈妈,不能再失去爸爸了。所以我要游泳,出海去找爸爸回来……”

  老师念完,班上同学们都哭了。

  康胜利死后第二天清晨,他爸爸和其他船员都回来了。原来,他们把船开到了别的国家,躲过了超强台风。

  妈妈带着我到康胜利家上香,我看到康胜利的奶奶散乱着一头白发,一直擦拭眼泪。他的父亲手上拿着康胜利的作文簿,失神地盯着康胜利的照片发呆……

  每次回到南田岛,我都要到碧砂渔港瞻仰泊搁在岸上的“海龙”号。看到它,我仿佛看到父亲笑着站在船头,向我们挥手致意。

  我的父亲张栋祥——“海龙”号的首任船长。当父亲接到“海龙”号派令时,小小的大沙渔村全都为之轰动。不久,妈妈带着我们4个小孩,到鱼市的海岸边观看“海龙”号下水典礼。

  那时,船上洒下许多彩带、红包、糖果、饼干,围观的大人、小孩捡得不亦乐乎。接着是响彻云天的鞭炮声,我看到父亲满含笑容的站在船艏,向我们挥手示意。随后,父亲进入驾驶舱。只见“海龙”号缓缓地滑入海中。

  这一幕,我始终难以忘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