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年前,我用镜头记录首次南极科考壮举

作者:王明洲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2-25 09:43:5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人物档案:王明洲,1942年出生。曾任国家海洋信息中心声像室副主任。2002年退休。

  1984年11月20日上午10时,随着汽笛声在黄浦江畔响起,“向阳红10号”科学考察船和海军“J121”打捞护卫船缓缓驶出码头,奔向南极洲,开启了中国首次南极考察之旅。作为其中一员,我此行的任务是拍摄一部全面反映我国首次南极考察的电视系列片。

  我国第一个南极考察站预定设在乔治王岛。“向阳红10号”船到达预定的建站海域后,时任中国首次南极科考队队长郭琨带队登上直升机,在空中寻查建站的合适地点,我负责在空中将建站的地形等情况拍摄下来。直升机时飞时落,便于考察人员勘察详细地形。我穿着笨重的羽绒服,背着40多斤的录相机和摄像机,在没有人迹的荒原乱石滩上,顶着冰雪,追着科考队不停地拍摄。

  经过几次勘察和比较,最终决定将我国首个南极考察站建在南纬62度乔治王岛上的一个合适地点。

  建站的第一步是卸运物资。500多吨的建站物资,首先要从大船吊装到小艇上,再由小艇运送到岸边。那时,岸边并没有停靠点,因此,建造一座临时码头是当务之急。考察队成立了突击队,几十名队员在寒冷的冰水中搬石头、筑水泥,轮番上阵,经过一天多的奋战,终于建成一个临时码头。可是问题又来了,小艇到达码头后,需要立即将货物运到陆地上。为此,考察队所有人员齐出动,小件货物身背肩扛,大件货物手拉绳拽。一时间,临时码头就像一个货运站,队员们都成了搬运工。

  南极的天气瞬息万变,时而狂风骤起,时而大雪纷飞,九、十级的大风时常发生。每当大风来袭,“向阳红10号”船在海中摇来晃去,小艇更是像树叶一样漂泊不定,考察队只能暂停卸货。待风平浪静,不管是深夜时分,还是正在就餐,大家马上会投入卸货的战斗,有时一天要干十几个小时。队员们心里都明白,如果不能及时卸货,按时撤出南极,海面一旦冰冻,“向阳红10号”船就开不出去了。为此,大家咬着牙,争分夺秒地抓紧干活。经过半个多月的艰苦劳作,终于完成了卸货任务。

  就在考察队陆上人员忙着建站时,“向阳红10号”船从民防湾起锚,开启了对南大洋的综合考察,并于1985年1月25日首次进入南极圈,展开多学科调查工作。1月26日,驶出南极圈的途中,遭遇了极地强烈风暴的袭击。当时,“向阳红10号”船最大抗风能力是12级台风,没有破冰能力,遇到的南极气旋风力却有十七八级之高,风速达38米/秒,远远超过了“向阳红10号”船的抗风能力。飓风掀起的海浪有十七八米高,船只倾斜度达到了38度。由于风大浪高,船只多次出现“飞车现象”,即大浪将船体托向半空,螺旋桨暴露在空气中,船只失去操控能力,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为此,船长下令关闭船上所有封闭悬窗。受聘的阿根廷航海顾问和直升机飞行员穿上救生衣,将一些饼干、淡水绑在身上,做好了应对沉船的准备。风越来越大,浪越来越高,突然一个大浪从空中砸下来,甲板上一个5吨多重的吊车被砸散了架,甲板开裂,船只面临随时解体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船只只能顶风行驶,若横着对着海浪,阻力增大,船只随时可能被掀翻。更危险的是,若顶风行船遇到前面的冰山,又有翻船的危险。这时的我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决定要把危在旦夕的情景拍摄下来。可是在狂风巨浪中拍摄谈何容易,看我站不稳,队员们冒着危险上来帮忙,有的抱腿,有的扶着胳膊,还有人一把搂住了我的腰。在大家的配合下,我在风浪中坚持拍摄,用镜头记录下这一珍贵的历史资料。在船长张志挺的精心指挥下,全体船员齐心协力,经过一天一夜的生死搏斗,我们终于闯出危险区域,回到了民防湾锚地。

  1985年2月20日,我国第一个南极考察站——长城站胜利建成。同年10月《南极条约》协商国在布鲁塞尔召开会议,接纳我国为南极条约协商国,使我国取得了在国际南极事务中参与协商和决策的权利。

  经过3个多月的艰苦努力,我终于拍摄完成了《南极,我们来了》电视系列片。该片包括3个专题:《盎然的冰冷世界》《一万八千公里的艰险航程》《五星红旗在南极飘扬》。这部电视系列片先后在浙江省电视台、上海市电视台、天津市电视台播放,集中介绍了我国建立首个南极考察站——长城站和进行南大洋科学考察艰险历程。

  如今,34年过去了,每每回想此事,心中依然澎湃不已。正是考察队员们发扬吃苦耐劳、不畏艰险的开拓精神,才圆满顺利地完成了各项任务,他们这一壮举载入了南极科考事业的光荣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