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乡情

作者:王永红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1-01 10:22:0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初次来到渤海湾,我略有些失望。

  印象中,大海虽不总是惊涛骇浪、推涌翻滚,但至少也应该是碧波浩渺、壮阔无比吧?我抱着能见到粼粼波光、片片帆影的期望来到大海边,可眼前的这片水域普通至极,一时竟找不到适合的词语来形容。家乡的官厅水库似乎比这里还要开阔些。

  怕是误解,我极目远眺,想搜寻一些它本该有的壮美身姿,可还是很遗憾。无论怎么看,它一如既往地静默在那里,不争也不辩。

  两只白色的水鸟悠闲地在水面上徜徉,我脱口而出:“看,两只白色的鸭子!”

  同事笑着纠正道:“那是海鸥!”

  “对,应该是海鸥。鸭子游不了那么远。”此刻我忘记了,我确实是站在渤海湾边。

  这片海岸线窈窕曲折,像一个身姿绰约的少女侧卧着,微风徐来,水面漾起微微涟漪,岸边垂柳轻轻摆动。少女似乎刚睡醒,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欠。似乎是怕我们的突然造访扰了清梦,她娇羞地掩起面来。

  风过,水面又平整如镜,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倒映在水中,我疑心这是不是天上的哪位仙子遗落到人间一面熠熠生辉的镜子?

  由于眷恋家,工作之余,我喜欢透过二楼落地窗远眺海面。它像极了家乡的水域,那么平静,那么温和。只要几分钟,心便能沉静下来。像母亲的手带着体温、带着爱意安抚焦躁的婴孩,瞬间孩子就静下来。那一刻,不用任何语言,只要她在身边。

  办公桌上放着赵春霞的《心简如素》,它带来了悠悠乡情、浓浓暖意。她指尖流淌出的优美文字像甘洌的清泉缓缓注入我的心间,悄悄地冲淡了我的乡愁。她的文字似旋律,像彩绸,又仿佛粒粒饱满的珍珠撒在玉盘中,发出清脆的响。她像音乐家、诗人,像挥动长袖的舞者,还像天才画师、神奇的造梦者,填补着人们未来得及编织的梦。她更像心灵安慰师,在“润物细无声”中抚慰远方游子不安的心灵。

  她的文章滋润了人的心田,涵养了人的精神,让一个远在他乡的漂泊者找到了归家的路。在赵老师的《母亲河与父亲河》中有这样一段话:“从《怀来县水利志》上,我了解了洋河,这条发源于内蒙古草原深处的清流一路蜿蜒,流经怀安、万全、张家口、宣化入怀来,在怀来境内与发源于山西的桑干河汇流为永定河,之后一路向东南奔北京,下天津,流向渤海……”读到此处,我为之一震,匆忙打开百度地图,手指沿着这一路蜿蜒的永定新河,向上,再向上,真的找到了我魂牵梦萦的故乡。

  此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站在眼前这片水域边,内心会如此平静、如此透明。原来,我是站在了母亲河的尽头,它像一根脐带连接着母亲与腹中的胎儿。于我,这是一条血脉相连的生命河哦!“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想家的时候望不见山,望不见娘,那便看看水!

  读赵老师的文章,我听到了淳朴的乡音;循着地图,我触摸到了温暖的乡情。站在渤海湾滩涂上,我似乎望见了白发老母亲盼儿归的碎碎念声。

  写下文字,我眼眶湿润,抬头望向窗外,眼前的水域又多了许多不同的滋味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