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天,印尼少年的生死归途

作者:记者纪岩青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0-29 10:54:2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孤独,恐惧,无助,绝望!前些天,当同龄人还在快乐地享受暑假时,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的少年阿尔迪·诺特·阿迪朗却经历了一段与世隔绝的海上险境。49天、近2000公里的只身漂泊,犹如一场不堪回首的噩梦。

  阿迪朗今年18岁,小小的年纪却在距离印尼海岸100多公里的一间海上捕鱼棚屋工作了两年。那个棚屋是一家捕鱼公司的,它和50间棚屋一起散布在美娜多海域上。每个棚屋用一根长绳系在海床上,以防漂走。

  阿迪朗是一名灯光管理员,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晚上点亮棚屋周围的灯,将附近的鱼吸引到预设在海面下的陷阱里。每次,他都要独自在棚屋待上几个月,公司每周会派人送去食物、水和燃料,顺便把捕到鱼带走。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阿迪朗平静的生活竟被一场狂风搅乱了。棚屋的长绳瞬间被刮断,像断了线的风筝开始在海上漂泊,越漂越远。

  好在棚屋里还存有一些大米、椰子油,和淡水、燃料。刚开始,阿迪朗并不太紧张,因为此前长绳也断过两次,公司派人很快就找到他了。他乐观地想,可能用不了几天就能获救了。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不同以往,他竟随着棚屋在太平洋上漂了七七四十九天。为了活命,吃完棚屋里的东西,阿迪朗不得不靠捕鱼充饥。燃料用尽了,他便拆下棚屋上的木头烧火做饭。没有了淡水,聪明的阿迪朗便用衣服啜吸海水然后拧出,以减少盐份。不料熬过了好几天,仍不见有人来救,阿迪朗开始发慌了。

  更凶险的事情不时袭来。一天,阿迪朗被一条鲨鱼盯上了,鲨鱼不断地围着棚屋打转,曾几次大力地撞击棚屋,好像要把阿迪朗撞到海里。“我躲在棚屋里一动也不敢动,只能默默地祈祷鲨鱼赶快走。我似乎闻到了死亡的味道。”幸好鲨鱼见几次攻击没有得逞,悻悻离去了。

  在饥饿、无助的煎熬中,阿迪朗度日如年。又过了几天,似乎迎来了一丝曙光——一艘船正巧在不远处经过。阿迪朗赶紧抓起对讲机呼叫,对方答应在完成任务后回来接他。可阿迪朗等了半天也没见那艘船的影儿。他又一次陷入了恐慌之中。

  在海上漂流的一个半月里,阿迪朗至少看到过10艘船经过,却没有人发现他。一次次燃起的希望,又一次次的破灭,阿迪朗“哭着想自杀”。

  直到第49天,一艘悬挂着巴拿马国旗的船行经日本关岛附近海域时发现了他,此时阿迪朗已经漂流了1920公里。

  “我用力地挥舞着毛巾,在对讲机里喊‘救命,救命’。”当时这艘船已经驶过大约1公里,而后又掉转船头,向阿迪朗靠近。

  营救过程一波三折。由于海浪过大,船根本无法接近棚屋,情急之中,船员把绳子扔给阿迪朗,又因距离太远,阿迪朗根本够不到绳子。求生的欲望促使他鼓起勇气,看准时机,纵身一跃跳入海中,才抓住了那条救命的绳子。

  几经周折,劫后生还的阿迪朗已经回到了印尼的家,终于和父母幸福地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