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海边渔猎

作者:应红枫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8-09 13:47:2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小时候,家乡舟山沿海各岛屿的滩涂上,还没有挨挨挤挤排列着那么多的码头泊位,海塘内的浅水浦沟也还没有被开挖成连片的养殖塘。那一片海是每个濒海而居的岛民的聚宝盆,每家每户餐桌上活蹦乱跳的生猛海鲜,几乎都是从滩涂中捕来的。

  推挈和串网是近海弄潮最常见的技能,而这两项都需要候潮作业。串网需要把握天时地利,趁涨潮时鱼虾涌来之际,渔民在滩涂或浅海布网,将网片兜成长长的半圆形状,一般长度在50米左右,有的长串网达上百米。下网的位置,须让涨潮的潮水淹没为好。等潮水一点一点退去时,原先被围在串网兜里悠哉的鱼虾们才发现回家的路被鱼网阻断,于是拼命地左冲右突,但为时晚矣。

  推挈需要有一定的体力和胆量,主要渔获的是鲻鱼和水白虾,也有一些泥鱼和小青蟹之类。和白天相比,晚上推挈收获会更丰厚一些,所以很多壮硕的男人会在夜晚涨潮时去推挈。除了那顶大如蚊帐的挈网,工具还有背篓、鱼瓢、竹笠和头灯。在头灯的照亮下,支开挈网,顶着上涨的潮波逆流推去。推出一定的距离起网看看,网兜里如有鱼虾,则取长柄鱼瓢熟练地一掏,然后将鱼虾反扣拍进背上的背篓里。多的时候一夜可以收获十几斤,甚至几十斤。除了留下一碗,其余的一大早让女人摆到集市上卖掉,换钱补贴家用。

  和推挈及串网相比,渔村的孩子也有他们一套弄潮的方法,收获和乐趣一点儿也不比推挈和串网差。在我老家金塘岛沿海,在被海塘拦进来的大片咸碱地中,一般都有若干条纵横的沟渠连接着入海的碶门,使那片水草丰茂的沟渠随着潮涨潮落有活水流动,不仅是小泥鱼和水白虾的天堂,也成了涂鳗和螃蟹等海生物的繁衍乐园。每到暑假时节,渔村的孩子们就会在浦沟里寻找乐子,驳塘、放鳗钩、闷青蟹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驳塘需要几个人合作。待潮水涨平,在靠近碶门一头的浦沟,大家用涂泥筑起一道“拦河大坝”,使趁潮而入的鱼虾无路可退。然后远远地将别的沟渠里的鱼虾用竹竿往前赶,在距离第一道坝50米的距离再筑一坝,然后用锅盆瓢勺把水掏干,那些在浅水洼里蹦跳的鱼虾,就是任由你捕捉的惊喜。

  捕捉青蟹有点难度,因为它们的洞穴总是又弯又长,且多叉道。青蟹打洞不会象弹涂鱼一样留后门,必定从一个洞口出入。我们在附近海滩上拔来大堆水草,揉成非常结实的一团,把有青蟹爬行爪痕的洞口堵它个严严实实,再捧上一堆海涂泥,在上面糊它个密不透风。这样,到第二天早上再去把密封的洞口启开,下面封堵的海草上保证挂着闷得奄奄一息的大青蟹。

  相对捉青蟹,钓涂鳗就省力得多了。在钓具店买上几枚中号钓钩,串上尼龙线,一头绑上竹签。在海涂边随便掏一只红钳蟹,挖去顶盖和脚爪,把有蟹黄膏的一面朝上,扎在钓钩上,然后在海塘边的浦沟里寻找一个边沿光滑、有涂鳗游动痕迹的洞穴,把竹签插在洞穴上方,把饵钩放入洞口约20厘米左右,然后在洞口附近用手指弹几下水面。不消一顿饭工夫,便可以收获了。

  只是到后来,村民们开始承包滩涂搞养殖,海塘内的那些浦沟逐步被挖成了养殖塘,一些原生态的捕捞场景逐步淡出了人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