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西游记》里的海

作者:张斯直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8-09 13:45:4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海,浩渺无际,波涛汹涌,能给人带来无尽的想象、生活的激情和艺术的享受。在我国古代著名长篇小说《西游记》里,作者吴承恩就把“海”当作小说艺术元素,利用丰富的想象、合理的构思、跌宕的情节,将“海”巧妙地运用到故事中,增强了小说的艺术性和可读性,达到了理想的效果。

  《西游记》是我国首部开浪漫主义先河的长篇神话小说,其思想性、艺术性极强。在这部小说中,有天堂、地狱、人间等各种神话及社会的描写场面,还有日月、山川、雷电、雨雪、雾岚、风云、草木、禽兽、寺庙、洞穴等美好自然景观和现象的描写,而“海”就是作者用笔墨较多的最为壮观的自然现象之一。

  如果把《西游记》比作一幅十分宏阔优美的图画,那么自然景观“海”就是其中最为显著的一个底色。《西游记》里如果没有对“海”的描写和与海相关的情节,那么该小说的艺术性、可读性将会变得十分暗淡。小说从第一回《灵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到第99回《九九数完魔划定,三三行满道归根》,“海”出现了大约近20次,仅次于主要景物山。

  《西游记》中“海”主要是以叙事的方式体现的。如在第一回中作者这样写道:“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庐洲。”书中这样单表东胜神洲: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名山,唤为花果山。按照书中交代,此海为东海。

  小说第三回还以孙悟空与四猴的对话,对海做了交代——四猴道:“我们这山,向东去有二百里水面,那厢乃傲来国界,那国界中有一王位……”四猴所说的“二百里水面”就是小说第一回中所说的东海水面。

  在对“海”的描述上,《西游记》打破常规思维,利用了夸张的手法。如在第41回中,唐僧师徒4人在火云洞遭遇了魔头红孩儿,红孩儿用三味真火焚烧孙悟空和猪八戒,孙悟空技穷破不了红孩儿的火势,想到去东海借水灭火。最后东、南、西、北四海龙王齐上,用四海之水来助孙悟空,一起攻打红孩儿,那场面真是壮观。虽然四海之水也未能扑灭红孩儿的三味真火,但壮观的场面给读者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在第42回中,孙悟空请观音菩萨去降服红孩儿,结果观音菩萨竟把手中净瓶放倒,海水从瓶中直接倒出灭红孩儿火势,也就是说观音菩萨手中的一个瓶子就可以盛得下大海。这种想象,这种夸张,特别是这种情节,令人心旷神怡。

  在叙说“海”时,作者运用了丰富的想象、充满气势的语言。如在第26回《孙悟空三岛求方,观世音甘泉活树》中,这样描写东洋大海:“大地仙乡列圣曹,蓬莱分合镇波涛。瑶台影蘸天心冷,巨阙光浮海面高。五色烟霞含玉赖,九霄星月射金鳌。”这几句诗对东洋的描写堪称瑰丽。除去对“海”的描写,作者还对与“海”有关的或者说与“海”近似的湖、河、潭、涧、泉等进行描写,所用方式与“海”并不多差,诗句一样甚是雄伟瑰丽。

  吴承恩在《西游记》中花了很大的力气来描写“海”,但并不是说章章都写,而是隔几章再写,当读者厌倦了山、城、树、庙等这些景物时,作者笔锋一转,突然让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去做与海有关的事,让大海重新回到读者面前。而当读者要继续想看海,或者对海有厌倦之感的时候,作者又笔锋一转,去写其他景物。这是作者艺术高超的重要体现,作者用这种方法调动读者的情绪,让读者完全走进他所创作的艺术作品中。如在第26回《孙悟空三岛求方,观世音甘泉活树》中,说孙悟空要去蓬莱仙岛求方,来见观世音菩萨,而去的过程作者是这样来描写:“好猴王,急纵筋斗云,别了五庄观,径上东洋大海,在半空中,快如闪电,疾如流星,早到蓬莱仙境。”

  作者在无形之中就把东洋大海呈现在读者面前,给人以美的享受。而在第41回才又提到东海,只说因降魔孙悟空要去东海借水。在第42回作者又用浪漫的笔调提到大海:“好大圣,说话间躲离了唐僧,纵筋斗云,径投南海。在那半空中,那消半个时辰,望见普陀山景。须臾按下云头,直至落伽崖上。”从这简洁的描写中,作者又让我们看见了辽阔恢弘的大海。

  《西游记》里处处可见大海,小说因大海而鲜活,大海因小说而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