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绿华岛品味悠闲慢时光

作者:陈瑶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8-08 10:09:0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花鸟、枸杞、嵊山、绿华、壁下……数以百计的小岛散落在茫茫东海,像一颗颗珍珠镶嵌于万顷碧波,这就是嵊泗列岛。在嵊泗诸岛中,绿华的关注度虽不及花鸟、枸杞和嵊山等海岛,但却有着自然、淳朴、清新的渔村风情。

  有人说,一生至少要有一次独自旅行,在旅程中感受不一样的风景和心情。远离城市的水泥空间,去绿华岛吧,那是一座适合“流浪”的离岛。

  绿华,一座海边的离岛,位于嵊泗列岛的东北部,岛屿狭长,由东、西绿华组成,中间有一座百米跨海大桥连接。

  还未踏上小岛,就看到一架架高耸的白色风车,那是遍布山顶的风力发电装置。在蓝天碧海的映衬下,白色风车随风而动,定格成了一道悠闲亮丽、如诗如画的风景线。走近一看,一座座错落有致的渔家小院依着山坡迤逦排列,这些面朝大海的二层楼房,大多建于上世纪80年代,基本是空置的,因长期无人居住,院内杂草丛生,几近废弃。

  仅有的几户人家,均是渔村里的留守老人,年轻人大多走出小岛去外地读书、务工、谋生,老人们则是故土难舍,离不开依海而居的生活。岛上开垦的田地,一年四季种植各种蔬菜,自给自足的生活悠然自得。尤其是身体硬朗的老渔民,仍以捕鱼、采螺、养淡菜为主业。

  我在离海最近的一户渔家住下,偌大的楼房里只有老两口,儿孙均在城里落户了。院子里随意堆放着渔网、缆绳、浮球、蟹笼及各式渔具,其中,有一艘自制的简易小船,只能容纳一个人。我好奇地问老伯:“这种简陋的小船如何能在海中行驶?”老伯粗糙黑黝的脸上露出几分神秘:“脚底没有三分功夫,咋会有海鲜吃?”

  老伯说,近岸礁石的缝隙里藏着各种螺,采来煮熟,是不错的下酒菜。我目送着老伯下海,只见向大海讨生活的老渔民娴熟地驾驭着那艘简易小船,穿梭于礁石间,渐行渐远的船影,时而弯曲前行,时而停靠作业。此刻,天空澄澈,海水湛蓝,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海明威《老人与海》的画面,透过岁月的流光,仿佛看见了海明威乘着“阿妮塔”号起航远去的背影,无论是风平浪静,还是波涛汹涌,始终一往无前。

  暮春的午后,阳光有些微弱,海风轻纱般拂过,透着一点点凉意。海浪缓慢又有节奏地拍打着礁石。蔚蓝的海面上,整齐地浮游着一排排白球,那是渔民养殖的贻贝。蓝海是贻贝生长的天然牧场,每年6月~8月是贻贝的丰收期,也是渔民最忙碌的季节。远处,零星的几艘小渔船停泊在宁静的海上牧场,清新明丽的风景也许只有在海岛渔村才能看到。

  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游走于山坡阡陌间,用手中的相机不停地记录着渔村的画面。风车、老屋、黑瓦、石墙、石阶、草木、渔网、小船、礁石、沙滩……这些细节拼接起来,便是一幅巨大的水墨画卷,它的名字就叫“绿华”。画面上,有阳光清浅,有海风掠过,有白浪卷起。也许若干年后,那些关于海岛的记忆碎片,会像电影镜头一样在脑海里一一再现。

  行走在绿华岛的静谧里,会觉得时光被无限拉长了,脚步更加缓慢与绵长。路边的花草在田间悄然绽放,在干净的空气中散发着清香。抬头看天,蓝幽幽的,明净而旷远,几朵闲云,悠然来去,就觉得一生的光阴就该如此,安静而美好。此时,陌上的萝卜花,开得正欢,雪白、鲜活,怎不令人心生欢喜?既然喜欢,那不妨放缓脚步,静静欣赏,因为时光从来都是不慌不忙的。如果愿意,或许还能听到每一朵花开的声音,那是生命孕育和绽放的声音。

  我所生活的城市,已经拥挤得让人喘不过气,高楼林立的街角,难再寻到一片澄澈的天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时代所带来的焦虑、浮躁正在逐渐包围着我们,蚕食着日渐逼仄的生活空间。

  我们听惯了向前的召唤,在急促奔走中,有时走得太快,往往偏离了最初的方向,忘记了生活最本真的模样。遇见绿华岛,在这座海边的离岛,不由地会放慢脚步,将心沉淀下来,放下焦虑,为一座岛、一片海、一叶舟停留,消磨一些光阴,亦是值得。因为这样的经历,是心灵的洗涤,能让自己的身体和内心回归真实,重新出发,遇见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