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海蓝蓝

作者:熊荟蓉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7-12 10:09:4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一直想去看海。一直想去。

  想望得久了,竟生出了片片熟悉。海是蓝的。潮的。咸的。海,涨涨也落落。

  以前,对大海的大是没有概念的。真见到了海,才知道海是没有边的。海只有此岸,没有彼岸。

  难怪只听说过人渡江渡河,没听说过谁渡海。渡海的都是仙。八仙过海,腾驾的是烟云,是宝器,是道法。

  海水的蓝,也蓝得超出了我的想象。

  去年在九寨沟看到的蓝,太透明,太忧伤了。那蓝中的倒影和年华,惹人欢喜惹人愁。那毕竟是海子,海的儿子。

  之前,在蓬莱极地海洋世界看到的蓝又太招摇。像化过妆似的。蓝得那么妖艳。蓝得让那些鱼儿,都恍若生了翅膀。那毕竟是,被拘囿的海。

  而真正的海,天地怀抱中的海,它的蓝,是沉着和浓烈的。像青绸皱起的微风。像闪电劈开的天幕。

  这蓝,孤寂而宏阔,苍茫而浩渺,低调而奢华。

  海翻译的阳光,是烫金的诗行。海托举起浪涛,是满树的繁花。海动起来,扶摇而上九万里。海睡了,三千里路云和月。

  海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粗犷又细腻。海让我屏息。几近失语。如同遇见了梦中的爱人,只想陪君醉笑三千场,不诉离殇。

  在海的面前,我深深地俯下头。

  海是善意的,它用凉湿的舌头舔着我的卑微,将五彩的贝壳送到我手里。

  我想起我的18岁,那时我总是对着窗外的天发呆。天蓝得没有尽头。青春,曾是那么难捱,转眼却不见了踪迹。

  我想起我曾爱过的那件以纯的T恤。蓝白横条纹,下摆镶了白色的丝片,右胸缀一个黑色的蝴蝶结。那蓝,多么年轻,多么芬芳。

  我想起了旧年出的那本《心灵北斗》,海蓝色的封面。当时只道是平常。谁念西风独自凉。

  海,让人迷失,让人想赤了脚,放纵一下孤独与缱绻。那远山青,远山淡。那沙滩细,沙滩软。那浪花一朵朵,败了又开了。

  沁凉到骨髓。咸涩胜泪水。海果真是迷人的,却无关风月。

  海是不会眷恋任何一个人的,你还沉浸在她的吻里,她已报别人以歌。

  海告诉每一个迷情的人,相遇只是一场美丽的浪花,人生无需太多的执着。

  上天给什么,就享受什么吧。

  人应满足于现在。满足于自己。比满足更高的,是安宁。

  天高海阔。静水长流。还有什么,比这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