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渔嫂作家周海鸟速写

作者:李慧慧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7-12 10:06:3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我生活的这个海岛小县城,总人口18万多,其中大约有两万捕捞劳力,即我们所说的渔民,那么渔嫂有多少呢?具体数据不知,但我猜也是蛮多的。

  有些渔嫂有自己的工作,或当老师,或在企业里打工,还有一些渔嫂当全职妈妈。海鸟是我认识的海岛上一位渔嫂,不知道海鸟曾经做过哪些工作,她现在是一位作家。

  忘记了是什么时候认识海鸟的。我像多数人一样,一开始以为海鸟是她的笔名,后来才知,这是她真实的名字。从她的名字里就可以看出来,她是海岛人,她与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她非常热爱自己的家乡,她新出的《驿路风情》一书中好几次谈起自己出生的小渔村“三面环山一面向海”,她在那篇《一尾鱼的告白》里这样描述:“我是游弋在东海的一尾鱼。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也终将在这里老去。”她说得那样肯定,那样坦荡,可见她对这个小渔村爱得很深。在《一尾鱼的告白》里,海鸟写了这样一段话:“如果我与大海之间的故事,仅仅是云淡风轻,就谈不上深沉。正因为在我们之间横亘了痛楚、眼泪与希望,才令人难以割舍。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生老病死,我们也在这片海洋的深处繁衍,凋零。”可以说,这篇文章写出了许多海岛人的心声,道尽了海岛人的无奈,也把海鸟自己对于这片海洋的热爱完完全全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海鸟是渔嫂,但像她这样的渔嫂,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她从来不说打麻将的事情,我猜她可能也不懂麻将。我身边有许多渔嫂,像海鸟这样年纪的渔嫂多是很喜欢打麻将、逛服装店、做美容的。我猜,她是把别人打麻将的时间拿来读书和写作了。

  她对书有瘾,从她文章里可以看得出来,从小她就喜欢看书。她在《读书那些事》里说:“我也不知道爱读书的习惯遗传于谁,也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连掉地上的只字片语都不放过,必须捡起来浏览一番,方才作罢。”可见她看书的瘾有多大了,连坐在沙滩边等着父亲的船归来的时候也在看书。因为喜欢阅读,所以爱上写作。于是,这么多年积累了一些文字,才有了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本书。

  身为渔嫂,生活是忙碌的,没有另一半在身边,家里的大小事情都要自己做,要照顾家,照顾公婆、父母和孩子,还要时刻关注天气预报,担心着在海上捕捞的丈夫。生活之余,她还能静下心来写文章,是令我佩服的,也令嘴里说着工作忙碌不肯静下心来写作的我感到惭愧。每个人的时间都是一样的,大家都很忙,就看能否静下心来做好自己的事情,写出自己的东西。

  从海鸟的文章中可以看出,她对于文字是敬重的,她的文章都不是讨巧型的,而是发自内心写出来的,基本都写自己的所思所看所感,从某一个角度来说,这些都是她真实的写照。

  海鸟生活在海边,自然会写海,虽然在她的书中有写海难和痛苦,但她没有把痛苦往深里写,哪怕她心中藏着痛,这让我有点心疼。比如《表哥与海》一文中,表哥消失在大海中,对于她来说是件特别痛苦的事情,因为表哥的人生才刚刚起步,孩子才出生,但是海鸟没有责怪大海,没有远离大海,她在《一尾鱼的告白》里又谈起了这件事情,可见她对表哥的离去是一直伤心的,“当英年的表哥魂归万里碧波,我肝肠寸断。一场生死,一场与大海息息攸关的生死,我无从选择漠视它给予的伤害。”她没有怨恨大海,只是感伤地说:“哥消失了,他的人生,沉寂在了汪洋深处,随之锈蚀,分解,融合,与海一起澎湃,一起沉默。”我理解海鸟,她是隐藏着不轻易示人的那种人,有时候我们不是不痛,只是更愿意让大家相信,生活在继续,我们要带着思念更加珍惜每分每秒的日常。

  海鸟对于海是尊敬的,是感恩的。即便海带走了表哥,她依然爱着这片海,从不埋怨。对于像表哥这样的渔民她是敬佩的,或许因为自己本身是渔嫂,自己的丈夫也是渔民,所以她更深有体会,更能理解他们的辛苦,也更能走进他们的内心和精神世界。

  有时候我们会肤浅地认为,渔民选择这份职业是迫于生存的压力,然后就那样混混沌沌地度过每一个在船上的日子,毕竟有些渔民的生活是那样的。但海鸟用文字告诉我们,有些渔民并不是我们表面看到的那样。在海鸟心中,“如今的衢山男儿远赴深海捕捞,在风口浪尖搏击,无畏无惧,过着‘一叶小舟,出没风波里’的生活”是“一种精神的传承”。是的,海鸟觉得那是一种精神的传承,并不仅仅是为了生存。

  衢山是海鸟生活的岛,先辈们泛舟东海,登岸,择地而长居,海鸟认为这是一种冒险精神,是一种勇往直前的无畏精神,这些渔民“丝毫不亚于闯关东的汉子们,也不逊色于套马杆的汉子们”。海鸟的每一篇文字都透露着质朴和诗性,带着自己的真诚,蕴藏着细腻的情感,当然,所有的人物都有海岛特有的味道,都带着海的气息。

  如果说海鸟的表哥“像长了鳃的鱼,离开海就窒息”,那么对于海鸟来说,她也是一条鱼,一条既能在大海里畅游,又能翱翔于天空的鱼,祝愿她有更广阔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