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林肯·佩恩新作《海洋与文明》:从海洋的视角讲述人类社会

作者:李飞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7-05 09:30:5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球是迄今为止唯一一颗表面含有液态水的星球。海洋面积约3.62亿平方公里,超过地球表面积的70%,海洋中含有13.5亿立方千米的水,约占地球总水量的97%。面对如此巨量的水资源,人类如何书写海洋与社会文明的历史?翻看一幅幅图片,或者打开浩如烟海的典籍,无数的历史故事在眼前徐徐展开。从哪里开始叙事?从哪些领域展开?也许是从海洋文学奠基之作荷马史诗中所描述迈锡尼文明的人性、艺术、宗教和诗歌开始,也许是古代的航海贸易、渔猎、战争、探险等方面管测海洋哺育人类文明的进程,也许是在人类不断对海洋地质、气象、生物、技术等方面的探索中凸显出鲜明的科学精神和探秘豪情。

  一部优秀的海洋史,不止是简单的文字叙事描绘,也不仅是海图数据设备,它要有自己的叙事风格和脉络。约翰·麦克在《海洋:一部文化史》中认为:“海被描绘成舞台的背景,而陆地是剧情真正展开的舞台……海本身的特性,人与海互动的性质,在海上发生或因海而发生的联盟,那些缔结、巩固或撕毁的和约,所有这些在这种历史著述中都是见不到的。”在这类所谓“海洋史”的历史叙事中,有关海洋的历史不过是陆地历史在海洋空间上的延伸拓展,海洋本身并没有被视为历史发生和发展的“场”来加以观照。透过文字、图片和数据,人类不仅“把大海和大洋盆地作为一个完整的研究单位”,而且还要将其“置于更为广阔的背景之下……被视作超越海洋的更大变化的标志”,构建出一个更大场域史论式的世界史认识框架。

  这便是林肯·佩恩的新作《海洋与文明》带给我们的体验。佩恩是美国著名海洋史学者,供职于缅因州海事博物馆。在佩恩看来,海洋不再是陆地的“延伸”,而是被当作与陆地相平行的历史舞台,海洋本身成为他们研究的前提方法。

  长久以来,许多历史学家试图对专门史研究所坚持的范式和视野突破革新。佩恩曾经提出,“只有当经济、人口和技术条件正确结合时,航海活动才能变成决定性的力量”,点明了建立海洋史视域转变的可能性与重要性。《海洋与文明》所建构的新的视角,完成了世界海洋史在方法论意义上的一次转向。

  贾雷德·戴蒙德的《枪炮、细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和J.M.罗伯茨《世界历史》虽然涉及到人类社会航海史的进程,但“并没有反映大众观念中海洋世界的变化……伴随着这些变化,出现了对海洋有意识的欣赏,出现了与海洋相关的绘画、音乐和文学作品,为人们培养对海洋的兴趣提供了条件,并构成了一个可以通过博物馆、电影和书籍来解释的历史空间”。佩恩在序言中强调了本书所构建的宽广视角:通过航海业,人类商业、贸易与知识的互相促进,人类社会的语言、宗教和法律的跨海传播更加密切了全球间的联络,各国政府和社会如何通过航海业巩固和强化权力,达到“展示各个地区的变化过程,地球上的各片海域由此被紧密联系在一起”。全书叙事范围广阔,完整再现了从海洋视角关照大陆历史的研究实践,试图摆脱海权“欧洲中心论”的理论框架,更像是他在海洋史研究的方法论革新探索道路上的一次个人尝试。

  法国年鉴学派第二代领军人物费尔南·布罗代尔代表性著作《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出版,在西方学界引起巨大轰动。除了其开创性的时段理论和总体史眼光,我们还注意到他选取地区的特殊性——地中海。虽然布罗代尔用整体的眼光看待地中海史,但它其实也是一部“地中海周边地区史”。在布罗代尔的著作中,因为过于在乎结构的因素,海洋是被作为陆地的附属而存在的。我们脚下的陆地却被以陆地为中心的思想定义为现实空间,海洋意外地被定义为想象中的空间。地球、地理、地域等概念中隐含着我们以陆地为中心的思考方式。基于这种角度,为了重新唤起对海洋的关心,海球、海理、海域等概念也是值得一提的。

  林肯·佩恩这部以海洋为第一主角的著作则打破了这种海洋陆地不对等的状态。海洋史可以说是记录海洋人在海洋世界中展开的丰富人生的历史。因此,作为海洋史的考察研究主题将涉及到捕捞器具与捕捞方法、通过海洋的相互交流、船舶制造与运用技术、航海技术与航线、围绕海洋主导权而进行的战争与海洋掠夺、海洋生活方式、海洋信仰体系、海洋的划分,以及更深一步的国家与社会单位的海洋认知与政策的建立、海洋世界以及与海洋人有关的一切。海洋世界可以说是海洋人依赖生存的独特的自然环境。

  在现代人的眼中,海产品和海上那些战舰似乎是他们对于海洋的直观感受。但林肯·佩恩指出,现代社会的海洋已经与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海洋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海洋在相当程度上塑造了现代世界,乃至人类的现代社会生活。全球化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海洋现象,尽管我们通常将其与互联网和大型客机航线相联系。如果没有海洋的维度,也就不会有全球化。船只的出现和应用远远早于飞机、电报、电话以及网络,不论是大航海时代的“圣玛利亚”号远洋木质帆船,还是现代钢铁核动力巨兽尼米兹级航空母舰“艾森豪威尔”号,海洋在全球化的进程中从未缺席。

  本书从海洋的视角出发,重新讲述世界历史,揭示人们如何通过海洋、河流与湖泊进行交流与互动,以及交换和传播商品、物产与文化,旨在揭示各个人群、民族、国家与文明通过全球范围内的水路通道,在塑造自身文明的同时也在塑造着历史。作者展现了文明的兴衰与海洋之间的联系,引人入胜地叙述了人类航海事业的发展历程,谱写出一部关于航海者的史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