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海味”时光

作者:冯文波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6-07 09:43:3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青岛,这座久负盛名的海滨城市,每天都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每个人都有喜欢她的充足理由,有人因康有为笔下的“红瓦绿树、碧海蓝天”而动情,也有人因一杯纯正的青岛啤酒而流连忘返,还有人对“海上名山第一”的崂山而心驰神往。对于长久生活于此城的我来说,更喜欢这里的烟火气、市井味,清晨早市中的海鲜市场是我光顾最多的地方,方寸天地间特有的那份“海味”,总能吸引我鬼使神差地前往。

  靠海吃海是青岛的习俗,各色海鲜是人们喜爱的美味佳肴,源于此,便催生出诸多的海鲜市场。在众多的海鲜市场中,我常去的当属李村大集。农历逢二、逢七便是李村大集开集的日子。清晨,当整座城市尚处在朦胧的睡意中时,那里的海鲜市场已是人头攒动。

  李村大集位于青岛李村河中段,是老百姓因陋就简在干枯的于河底自发形成的繁华热闹集市,迄今已有120余年的历史。循着道路一侧的河堤走下去,映入眼帘的便是海鲜市场。中间一条狭窄的过道,仅能容两人并排行走,两侧是鳞次栉比的摊位,各色海鲜琳琅满目,泛着青光的鲅鱼、色泽金黄的小黄花鱼、吐着舌头的蛤蜊、肉色洁白如牛奶的牡蛎、丰盈充实的大海螺、浑身是刺的海胆、五花大绑的螃蟹、张牙舞爪的八带、壳红肉肥的扇贝、缓缓蠕动的海参、活灵活现的虾虎……目之所及,皆是大海的馈赠,赶集的人仿佛是在海底世界里穿行。

  我和市场的摊贩们渐渐熟络起来,偶尔也能拉拉家常、聊几句闲话。王大爷便是其中之一。老爷子祖祖辈辈生活在青岛沿海的小渔村,靠打渔为生,传至他这一辈已经是第4代,年近七旬的他早已不再驾船出海,捕鱼的接力棒也传到了两个儿子手中,他则干起了售卖海产品的活计。王大爷有着大海一样的性格,为人真诚、豪爽,顾客们都乐意去他的摊位上买海鲜。一方面他的海产品属于自家捕捞,绝对新鲜;另一方面老爷子大方好客,时不时会搞一些优惠活动,赢得了一批忠实的老主顾。一传十,十传百,“老王头海鲜”在李村大集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品牌。我也是“老王头海鲜”的粉丝之一,每次去逛,都会在王大爷的摊位前停留片刻,挑选几样喜欢的海鲜,顺便听他讲一段出海打渔的趣闻。

  相比于买海鲜和吃海鲜,我更钟情于海鲜市场独特的生活气息,市场上偶尔冒出来的新鲜海洋生物也吸引着我好奇的目光,总想一探究竟。

  在市场上,像我这种只问不买的人不太招人待见。但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李大哥。李大哥祖籍河南,因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就在外闯荡,早期曾跟随大型渔船出海从事远洋捕捞,凭着吃苦耐劳、憨厚朴实,不仅帮父母还清了债务,还资助弟弟、妹妹完成了学业。结婚之后,李大哥把家安在了青岛。为了照顾家庭,特别是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他辞掉了远洋捕捞的工作,在家门口卖起了海鲜。每次逛市场,尚未走近他的摊位,就能听见他爽朗的笑声。

  伴随着城市的发展,李村大集所在地已是繁华的市中心,脏乱差的市集环境与整洁、舒适、美观的现代都市布局极不相称,于是大集的搬迁改造就提上了日程,我常去的海鲜市场亦在迁移之列。一年多后,迁移最终完成。新市场更加宽敞、整洁,海鲜市场也做了统一布局,购物更加方便舒适。新市场离我家太远,至今两年多过去了,我从未去过新的李村大集的海鲜市场,也再未见过王大爷、李大哥。李村大集的旧址修缮一新,成了一条景观河,缓缓流淌的河水似乎在诉说着往日大集的繁华,那段珍贵的“海味”时光也只能在记忆中慢慢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