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追逐梦想勇于挑战极限的冯静

作者:记者纪岩青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4-27 09:37:3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她叫冯静,一位意志坚强的中国女孩。北京时间2018年1月8日下午3时,她完成了一个壮举——历时52天5小时,创造了中国女性第一个凭越野滑雪登上南极点的历史!

  冯静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在远征南极前,她曾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但一本环球旅行游记《不去会死!》让她再也坐不住了,毅然选择辞职,踏上了旅游之路。她曾独自横跨欧亚大陆,曾经中东进入北非,沿着东非南下,最终抵达在赞比亚,又曾完成了南美旅行。3次远行后,她将目标锁定了南极。用她的话说,南极是没有人类定居的大陆,那里的文明史就是一部人类的远征探险史,她希望能踏着先驱的脚印,感受他们一步步前往南极点的坚定信念和探索未知的神勇。

  冯静在有意去南极前特意在网上查了资料,电脑屏幕上跳出的第一张图就是冰裂隙,第一条新闻就是两名阿根廷科考队员遇难。尽管可能危及生命,但冯静仍然下定了决心,“我想人这一生啊,总会瞬间被什么感觉击中几次,就像一见钟情般无法解释,我就是被南极点远征俘获了。”

  确定了目标,冯静果断行动,第一步是找向导。她一连发出了14封邮件,得到的答复几乎都是“你异想天开”。也难怪人们会这么说,毕竟冯静身高1.64米,体重只有50多公斤,而且又不会滑雪,以这样的条件绝对达不到远征者的要求。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位叫保罗的加拿大向导回信询问冯静情况。“我向他介绍了自己的旅行经历。他说我要从零开始准备,可能需要2年、5年,甚至更久,这取决于我肯付出多大努力。我在方方面面都很平庸,深知自己能力的边界在哪儿,也知道自己仅有的过人之处就是坚韧。当你所有条件都不如人时,唯有拼上全部决心和斗志。”

  在保罗要她去挪威受训前,冯静就开始了体能训练——因为远征中需要带的行李重量就要超过60公斤。为了强化腿部力量,她每周6次慢跑,每次跑完一个半程马拉松,约21公里;为了训练腰背部肌肉群,她常常在深夜做拖汽车轮胎模拟;为训练上肢力量每天要举大米袋子1000次,重量逐渐增加到18公斤……8个月后,冯静于2016年年初到挪威接受了为期两周的越野滑雪、雪地露营等训练,2017年年初再次赴挪威训练了3周,终于在2017年底踏上了南极远征之旅。

  “我的出发地点是南极大陆海格立斯湾,那里完全被冰雪覆盖,属地理意义上的南极大陆的边缘。这条路线全程跨越了十多个纬度,全长大约1130公里,总共爬升约3000米。”冯静说得很轻松,其实她选择的路线难度较大。为什么舍易取难呢?冯静用“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来说明原因。“我第一次了解远征南极的路线就是1130公里的路线,我希望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它。并不是这条线路比其他的好,而是我对它情有独钟。”

  2017年11月,冯静抵达南极大陆海格立斯湾。

  远征起初的前2天,天气很糟糕,冯静拖着装着食物和帐篷的雪橇艰难前行。她每天早上6点起床、早餐,7点45分出发,白天行进8小时~10小时,每2个小时休息15分钟。

  远征没几天,冯静和保罗就遇到了暴风雪,最大风力超过了7级。无奈,他们只能暂停一天——这也是此次远征中唯一的一天休息。

  在很多人印象中,南极是一马平川的,实际上却是高低起伏的雪原。行进中冯静经常摔倒,最严重的一次,她的右脚脚踝扭伤,脱靴子都十分困难。“每一步都痛得大汗淋漓”,冯静记得,有一晚扎营后,她发现自己穿在里面的衣服已被汗水浸湿,能拧出水来。为了不影响进度,她连走带爬,手腕上磨出了很多水泡,后来左侧大腿也被拉伤冻伤。

  业内管刚出发的几天叫“plane days”,意思是说刚开始远征时,很多人只要见到天上有飞机飞过,就容易动摇,或者改变路线,缩短行程。冯静也经过了这个阶段,她采取的方法是在滑雪板上写下“everystep”(每一步)。遇到坏天气、糟糕地形或者伤痛袭来,冯静会盯着“everystep”一步步地挪。“在最艰难的两周,能见度低,看不清脚下地势,我的两个脚踝都扭伤过,肿痛难忍,只能停下来吃止痛药。当时我很想休息一会儿,可躺在帐篷里没人帮我抵达南极点。我试着用各种姿势滑雪,或者盯着自己歪歪扭扭的身影分散注意力。我不能在日后的某一天跟自己说:‘当年你差一点儿就到南极点了,可惜半途而废了。’”

  在冰天雪地的南极,吃饭似乎只是种形式。冯静有特定的食谱:早餐是热茶和压缩饼干,中午凉水坚果、压缩饼干、腊肠、果干、巧克力,晚餐是雪水沸煮脱水食物。看似种类不少,但几十天下来,不管吃什么感觉都一样。

  北京时间1月8日下午3时,经历了52天跋涉,冯静终于到达南极点,她高高举起五星红旗,向世人宣告,她是世界上走完这条南极远征路线的33个女性之一,也是中国女性第一人。

  “那天我两次到南极点,第一次是连夜行进到达,当时太累了,除了休息什么都没想。一个小时后,我再次登上南极点,才有了真实感。在行进的路上,我经常想到了南极点该跟亲友们说什么,可当电话接通的一瞬间,满肚子的话却完全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哭着告诉他们,我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