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马”祖父们的望乡情

作者:记者林春茵  来源:中新社   发布时间:2018-04-09 10:42:2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宋代以降,河南固始县陈氏先祖入闽后,沿着闽江生息播衍。去得远的,过了台湾海峡,去到了马祖、台湾。琅岐金砂兰坑上厝房主脉则长栖在福州马尾琅岐。

  4月6日,马祖高中前校长陈善茂和福州马尾琅岐岛劳团村村支书陈光在陈氏祖祠前把手话别。此行,陈善茂带了78名族人到琅岐祭拜先祖,这是近70年来,马祖陈氏宗亲第一次大规模回乡祭祖。

4月5日,马祖参访团在福州琅岐陈氏祠堂谒拜祖先。 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

  上世纪40年代末,陈善茂还只得4、5岁大。他的妈妈时常带他往返马祖马尾两地,相隔18海里的一段海峡,祖母在马尾守家,祖父在马祖经商。

  同一时期,福州琅岐岛劳团村村支书陈光的祖父,同为金砂人,也是跑两马航线的小生意人,他把福州的茶叶布匹带出去,把台湾的白糖运回来。

  1949年,国民党军队退驻台澎金马,马祖成为海峡两岸隔海对峙最前线。风云突变,两岸阻绝。年幼的陈善茂尚不能理解为何再难见慈爱的祖母,而陈光祖父则自揣,患有肺病的儿子在琅岐失去父荫,此一别应是生死断离。

  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告台湾同胞书》,两岸悄然冰融。但当时台湾仍处于“戒严”,马祖地区仍受严控。

  陈善茂祖父思乡心切,渡海而来,与琅岐的亲妹妹在渔船上相见。祖父凑出2万美金,支援妹妹生活,“没有比这更能表达愧疚和爱了。”陈善茂回忆说。

  陈光的祖父则辗转从旅居美国的宗亲处得知,儿子非但没有夭折,还开枝散叶,有了不少家人。“祖父得知自己竟然不是孓然一身,又狂喜又懊恼,自责没有赚到更多钱给儿子。”

  1987年,年已七旬的陈光祖父作为最早登陆探亲的一批台胞,回到琅岐祖屋。一住8年,直至病逝。

  陈善茂的祖父却没那么幸运。台胞证已经办妥,祖父却一病在床。琅岐姑姑不久也辞世而去,兄妹海上一别,再会无期。

  陈善茂说,曾经作为军事战地实施战地政务的马祖,因为海域管控,渔民早已流离失所。从善字辈起,马祖已经少有真正意义的渔民了。

  不过,“两马”间正搭建新的联结。在距离马祖仅18海里的琅岐岛南兜村,新建的闽江马尾对台综合客运码头正拔地而起,规划年货运通过能力达25.2万吨,年旅客通过能力约56万人次。

  业主代表、福州开放区水利建设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陈鸿炫说,客运码头预计今年年底将试运营,2019年中旬预计投入使用。“将对两马小额贸易、传统的水产运输、旅游业融合起到积极作用。”

  陈善茂觉得自己老了,留在马祖的年轻人又越来越少,他“心越来越急”,一定要带上老中青三代族人到琅岐认路。他与陈光相约,马尾对台码头通航后,一定常来常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