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沉船“致远舰”重现辽宁

作者:记者朱柏玲 查金辉  来源:辽宁晚报   发布时间:2018-04-04 10:39:2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带有“致远”舰徽破碎的白釉瓷盘、锈迹斑斑的方形舷窗、中间断裂的单筒望远镜……这些文物仿佛让人穿越回到1894年,感受甲午战争的惨烈和悲壮。再现致远舰——辽宁“丹东一号”清代沉船出水文物展4月3日在辽宁省博物馆一楼3号临时展厅正式开幕,展览持续至5月27日。

加特林机枪和旋转托架


方形舷窗


致远舰大副陈金揆的单筒望远镜


带有“致远”舰徽的瓷盘


致远舰模型

  2014年~2016年,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与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共同开展的辽宁“丹东一号”清代沉船(致远舰)水下考古调查发掘工作,历经三年的艰苦奋战,提取水下文物计60个种类、180余件文物,为研究中国近代史、甲午海战和世界海军舰船技术史提供了珍贵的考古实物资料,这一水下考古成果被评为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此次文物展以图片与实物相结合的方式,精选了带有“致远”舰徽的白釉瓷盘、刻有致远舰大副“陈金揆”英文名字的单筒望远镜、致远舰加特林机枪等珍贵文物,展现致远舰的发掘过程,彰显“致远舰”将领和战士们誓死御敌的英雄壮举。昨日,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在现场采访了参与发掘工作的相关专家,他们向记者揭开“致远舰”的前世今生。

  水下考古历时三年 舰体仅存留下半部分

  致远舰是晚清政府于1885年向英国阿姆斯特朗埃尔斯维克船厂订购的一艘穹甲防护巡洋舰,在1894年甲午战争期间的黄海海战中沉没。在世界海战史上,中日甲午海战是进入蒸汽时代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钢铁战舰之间面对面的交锋,以清北洋水师扬威、超勇、致远和经远四艘战舰沉没而告终。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吴炎亮介绍说,2013年为配合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开展海洋红港建设工程,由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古队,开展了历时三年的水下调查工作,并将其命名为“丹东一号”沉船水下考古调查。

  由于当年战后,日军曾对舰身上部构件进行了长时间的破拆,舰体所剩不多,最终被泥沙掩埋,因此确定舰体的位置难度很大。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研究部副主任冯雷告诉记者,水下考古是“看天吃饭”,每天工作的时间非常有限,在这种情况下考古人员运用多波束声呐、旁侧声呐、浅地层剖面仪、磁力仪等设备,通过科学而细致的水下考古调查、测绘和摄影摄像,最终选取合适地点对“丹东一号”进行局部发掘。

  六大证据锁定“致远舰” 武器、舰徽、将领遗物亮相展区

  “丹东一号”如何锁定是“致远舰”?观众在此次展览中,可以一睹相关证据。冯雷告诉记者,在磁力仪探物阶段,根据舰体的体量和穹甲钢板的船体结构,专家们就倾向于“丹东一号”就是“致远舰”的推断。不过考古是一项严谨的工作,随着发掘文物数量的增加,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致远舰。展出文物中加特林机枪和旋转托架尤为引人注目,冯雷表示加特林机枪是致远舰的标配,“它负责近距离攻击,主要分布在桅杆和舰身上,扫射敌舰舱面。”

  此外,水下考古发现多个方形舷窗,通过历史资料比对确认其只安装在致远舰及其姊妹舰靖远舰上。而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沉船上发现的带有“致远”舰徽的餐盘碎片、银勺。据悉,这些瓷盘是当年订购致远舰时按惯例同时在英国的瓷厂定做的。而致远舰大副陈金揆的单筒望远镜也在水下考古中被发现,记者现场看到这支望远镜保存完好,仅中部被挤压破碎,镜筒上刻着的“Chin Kin Kuai”(“陈金揆”威妥玛拼音)依然清晰可见。

  发掘部分仅占整体1% 水下沉舰将原址保护

  面对外界对“致远舰”进一步发掘和保护工作的关注,冯雷告诉记者相比打捞工作,出水后的保护工作面临很严峻的问题,“致远舰的发掘部分其实仅占整体的百分之一,大部分沉船都在水下,因为有很多木质和铁质的文物,如果打捞上来保护不好,也是一种破坏。”因此考古专家不建议“致远舰”发掘出水,未来将进行原址保护。为有效缓解海水对铁质舰体的腐蚀,水下考古队对沉舰采取了牺牲阳极的保护措施,在舰体四周焊接了10个锌块并定期更换,使阴极保护持续。

  据悉,展览结束后,“致远舰”出水文物将由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转交给丹东市人民政府,让百年沉船重返辽宁。未来,丹东市将成立相关主题博物馆,为观众展示最真实的历史,重温国家振兴的艰难历程,打造特色爱国主义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