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观东海日出

作者:廖辉军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1-04 10:04:3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早就仰慕“东海蓬莱”美誉的岱山,那里翠岛星布,仙雾袅绕,有美丽的自然风景和浓郁的佛教气氛。初识岱山,是在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诗中:“蓬壶来轩窗,瀛海入几案。烟涛争喷薄,岛屿相凌乱。”正是这首诗吸引了众多文人墨客、社会名流前来揽胜,并留下了许多千古诗章,以至后来形成了闻名遐迩的“蓬莱十景”。

  尽管随着时代的变迁,有些景点如今已不复存在了,但新的蓬莱十景更具特色,既继承了历史、反映了现实,又体现了自然与人文的和谐交融。正所谓时过景迁,物是人非,许多美好的东西都留存在岁月的长河中,唯有这“蓬莱仙岛”依然如旧,始终以海纳百川的博大胸怀迎接世人的赞颂。

  后来,我碰巧读到唐朝诗人陈陶的名作《蒲门戍观海作》:“廓落溟涨晓,蒲门郁苍苍,登楼礼东君,旭日生扶桑,毫厘见蓬瀛,含吐金银光。”如此的描述勾勒出潮水涌动金波闪烁的天然彩图,不由让人心生触动。我想,“蓬莱十景”之首的蒲门晓日与观沧海,抑或观阿里山日出又有何区别呢?可能只是不同的境地有着不同的情愫吧。正是带着这种期盼已久的向往与神秘,一个碧空如洗的假日,我投身于岱山美丽的怀抱……

  高亭镇东面的蒲门山顶,是岱山观海上日出的最佳之处。那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我们一行人便匆匆早起,在当地导游的热情指引下,乘着东海稍有的丝丝凉意,登临近在咫尺且妙不可言的蒲门巅峰。此前,导游告诉我们,来岱山的游人必往蒲门观日出,就像初到首都北京要去长城看看一样。试想,每当晴日,在此看日出,观朝晖水天一色,闻潮起潮落涛声,这样的场景是何等壮观震撼。

  此时,苍穹处依然是晨雾蔼蔼,但海天相接间已初露鱼肚白。渐渐地,太阳的光色越来越浓,蓦地旭日如圆盘突海而出,顿时万道光芒洒射。海面如同铺上了一层红色的地毯,天空也被渲染成一片金色,让人分不清天空与海水。天地在霎那间合二为一,一切显得格外明朗与温暖……此刻,不知在对面那海峡之滨的阿里山之巅,两岸人民共同的太阳是否也已升起。但我知道,那相隔几十年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是永远割舍不掉的,也许在人们心中,那份牵挂早已化作一片永不枯竭的大海,且与这轮永恒的太阳相辉相映!

  随着太阳的冉冉跃升,我激荡的心情亦渐释然。我始终坚信,在不远的将来,两岸人民在无数拥有中国梦的先辈们的团结努力下,那缕永恒的阳光终会普照着祖国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到那时,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以及我们的事业势必日益强盛;到那时,海峡两岸的同胞便可以欢聚一堂,共同携手在岱山蒲门一起观看这风光无限的日出!

  于是我想,岱山之美,美在海岛仙境般的诗情画意,美在神秘幽邃的佛教文化,更美在天地合一的和谐,而不仅仅只是那一片清澈入沁的蓝天碧海,那一柱柱风浪雕蚀的奇礁异石,那一只只往返海峡两岸自由飞翔的海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