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海洋沙龙|石黑一雄:跨越大洋的文学人生

作者: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12-28 09:29:2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编者按:全球化的历史开始于500年前的大航海时代,时至今日,全球联系日益紧密,地球成为一个小小的村落。全球一体化,也日益成为世界各国的共识。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向世界发出了要实现全球经济共同发展、全球人民共同富裕、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愿望。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正在形成。这条路文明共通,各美其美,美美与共,本期文化海洋沙龙特推出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聚焦“一带一路”参与国家在追求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条“大道”上的思想文化成果。

  石黑一雄  日裔英国作家,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其主要作品有《群山淡景》《浮世画家》《长日将尽》等。2017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与鲁西迪、奈保尔并称“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自1901年以来,诺贝尔文学奖已经颁发给了百余位优秀作家,表彰他们“创作出富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2017年,日裔英国籍当代作家石黑一雄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说:“他的小说富有激情的力量,在我们与世界连为一体的幻觉下展现了一道深渊。”

  1954年,石黑一雄出生于日本长崎,他的父亲是一位世界著名的海洋学家,6岁时,父亲申请到英国国家海洋学研究所的工作,于是一家人移民英国。石黑一雄说他的写作像流落荒岛的鲁滨逊那样,打响了开天辟地的第一枪。对他而言,小说是一个跨越大洋和民族阻隔的国际化文学载体,在一个日益全球化的现代世界中,要如何突破大洋和民族的疆界,写出一本对于生活在任何一个文化背景之下的人们都能产生意义的小说,是他一生努力的目标。石黑一雄的想象在岛屿之间穿梭,他希望自己的作品是国际化的,能让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读者产生共鸣,并且渴望通过艺术的力量为他笔下流浪的人物寻找暂时的家园,《上海孤儿》就是这种思想的产物。

  《上海孤儿》以1937年被日军包围的上海为背景。当时整个世界都处在动荡不安之中,第二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英国少年班克斯与父母生活在上海租界中,因父母离奇失踪而回到英国。多年后,班克斯已成为英国上流社会有名的侦探,但他心中一直留存着关于父母下落的谜。为了解开这一心结,他重新回到上海展开调查,探寻父母失踪的真相。石黑一雄用细腻的笔触刻画了战时上海英国租界中无忧无虑的生活,也从侧面反映了英国殖民者将自己置身事外、无视中国人民水深火热悲惨生活的虚伪形象,更是将日本军国主义的残酷霸行真实客观地描述出来。在回忆中,他一直认定母亲对英国公司贩卖鸦片活动毫不留情的批评态度和仗义执言的勇敢立场是造成父母相继失踪的原因。当二战的隆隆炮火威胁着远东和英国时,克里斯托夫的使命感变得更加迫切。他相信父母尚在人世,同时他还异想天开地认为,只要自己能找到父母,使正义得到伸张,就能阻止世界大战。克里斯托夫在中国找到了儿时伙伴山下哲,也发现了失踪案的真相,然而残酷的现实让克里斯托夫如梦方醒,终于看清自己的力量是多么渺小和微不足道,看到自己妄想单枪匹马拯救世界的宏图大志是多么虚幻浅薄。这是石黑一雄想要传达的价值观:“一个人的写作不仅是给不同国家的人看,更是写给不同的时代”。所谓写给不同的时代,在石黑一雄的作品中,就是在人的脆弱中,既揭示可能跌落的深渊,也望见人之为人的精神高山。一个人的力量或许渺小卑微,但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我们有着自由而高贵的灵魂。我们要思考的是,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找回自己,找回我们自己的价值。

  这部小说艺术地描写了某种特定的政治文化冲突下,个人追求自由和身份时遭遇的种种内在冲突。故事背景设置在两个国家——英国和中国,却包含了三重文化语境——日本、中国、英国。作者以不同的多元文化视角,呈现了20世纪初中国沿海社会的时代特征和人民的苦难生活,彰显了石黑一雄“无国界作家”的特质。作为一名日裔英国人,石黑一雄没有在小说中为日本侵华战争辩解,而是客观描述了使中国陷入民族生死存亡的日本帝国不堪的侵华场面,歌颂了中国人民与侵略者勇敢抗争的民族气节,忠实呈现了中国内战和抗日战争的真实画面、中国军人誓死捍卫祖国的英勇形象。

  《被掩埋的巨人》故事发生在公元500年前后的亚瑟王时代的不列颠,小说讲述了一对年迈的夫妻希望寻回他们失落记忆的经历,男女主人公艾可索和比特丽丝获准离开他们生活的村落,踏上了旅程,他们一路上先后遇到了一群嗜血的精灵:一条曾经凶残无比、如今年老体衰的巨龙;一名充满激情、胸怀复仇烈火的武士;还有一名将人们渡往伊甸园般神奇乐土的倔强的船夫。在小说的结尾处,那对老夫妻要到一座小岛上寻找儿子,他们必须分别向摆渡人讲述生活中最甜蜜的事,只有讲了相同的故事,才能证明彼此真正相爱,然后共同登岛,否则就只能天各一方。可当这对相濡以沫的老夫妻分别在记忆中打捞往事时,浮现出的却是各种口角与冲突,他们是否讲述了相同的故事,他们能否携手渡海,安度晚年,成了小说家石黑一雄留给我们的悬念。

  人物评价

  加拿大诗人、小说家玛格丽特·爱特伍:石黑一雄是一位大匠艺家。

  英国剧作家苏珊·希尔:石黑一雄是整个世代中杰出且具有原创性的作家。

  美国作家乔伊斯·卡罗尔·欧茨:石黑一雄是“动人的咏叹过去的诗人”。

  瑞典学院秘书莎拉·达纽斯:

  石黑一雄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作家。他不仅仅只看到事物的一面,还独自开拓了整个美之宇宙。他对于了解过去有浓厚兴趣,但他不仅仅是一个普鲁斯特式的作家。他不光在重述过去,他也在探索你为了作为个人或社会而活下去所不得不遗忘的一切。 

(策划/撰稿 姚汝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