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海洋沙龙|余光中与大海

作者: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12-21 10:23:3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开栏的话: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战略目标,海洋文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走向海洋的精神旗帜。回顾中华民族海洋史,我国的海洋文化可谓璀璨夺目。自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的海洋大国形象正在逐渐重塑,构建和谐海洋文化已成为当今海洋文化发展的主题。从本期开始本报特开辟“文化海洋沙龙”栏目,旨在聚焦学者、作家、诗人的海洋文化新思维、新探索、新成果,以期为海洋文化增彩添色。不久前辞世的诗人、作家余光中,生前创作了许多海洋文学作品,影响深远,本期特发专辑,以示悼念。


  余光中文学故事


  余光中(1928年——2017年) 诗人、散文家、批评家、翻译家。祖籍福建永春,曾任教台湾大学、中山大学等。余光中的文学轨迹代表了台湾诗坛30多年来的一个走向,即先西化后回归。在台湾早期的诗歌论战和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乡土文学论战中,余光中的诗论和作品都显示了主张西化倾向。20世纪80年代后,他开始认识到自己民族文化重要性,写了许多动情的乡愁诗,显示了由西方回归东方的明显轨迹。

  余光中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且兼有中国古典文学与外国现代文学之精神,他的诗风因题材而异,表达意志和理想的诗,一般都显得壮阔铿锵;而描写乡愁和爱情的作品,一般都显得细腻而柔绵。他强调作家的民族感和责任感,善于从语言的角度把握诗的品格和价值,自成一家。余光中先生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热爱中国。他说:“要做屈原和李白的传人”,“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

  余光中谈写作与大海

  我这一生不但与山投机,而且与海有缘,造化待我也可谓不薄了。每次翻开地图,一看到海岸线就感到兴奋,更不论群岛与列屿。海是一大空间,一大体积,一个伟大的存在。海里的珍珠与珊瑚,水藻与水族,遗宝与沉舟,太奢富了。单恋海的人能做一个观于海者,像梦轲所说的那样,也就不错了。不过所谓观于海当然也不限于观;海之为物,在感性上可以观、可以听、可以嗅、可以触,一步近似一步。造化无私而山水有情,生命里注定有海……看来我的海缘还未绝,水蓝的世界依然任我。所以我的窗也都朝西或西南偏向,正对着海峡,而落日的方向正是香港,晚霞的下方正是大陆。隔着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的北域,从厦门,到香港,再到高雄,加起来有30多年,我都在海边生活,大海提供给我很多写作的资料。

  《乡愁》是我70年代初创作的作品。在离开大陆整整20年的时候,我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内一挥而就,仅用了20分钟便写出了《乡愁》。这首诗是蛮写实的,小时候上寄宿学校,要与妈妈通信;婚后赴美读书,坐轮船返台;后来母亲去世,永失母爱。诗的前三句思念的都是女性,到最后一句我想到了大陆这个“大母亲”,于是意境和思路便豁然开朗,就有了“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一句。我庆幸自己在离开大陆时已经21岁,我受过传统《四书》《五经》的教育,也受到了五四新文学的熏陶,中华文化已植根于心中。如果乡愁只有纯粹的距离而没有沧桑,这种乡愁是单薄的。80多岁的王洛宾给《乡愁》谱曲后曾自己边舞边唱,十分感人。诗比人先回乡,该是诗人最大的欣慰。

  我的另一首诗《山中传奇》,是在香港教书时写的。当时我的宿舍在山上,山下是海。在山与海之间,有一行松树——很美的松树。每天,落日从西边下山,落到松树林背后去。我就写道:“落日说:黑蟠蟠的松树林背后/那一截断霞是它的签名/从艳红到烬紫。有效期间是黄昏。”怎么说呢?落日下山了,它走了,可是它留下一样东西,就是晚霞。晚霞是长长的,好像落日签的名,这是大自然的景色。可是,人间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在支票上签名,然而支票的有效期间是有限的。那落日签的名,签得很美,签的晚霞,一截断霞,可是,也有有效期,有效期间是黄昏。黑夜来到,“签名”就不见了。所以,用人事来解释大自然,这是一种同情的模仿,是一种创造的想象。

  在我们的心灵活动之中,创作作品大概需要3个条件:第一个就是知识;第二是经验,你必须体会人生,经历过这件事情;第三点是想象力。知识、经验再加上想象的组合,才产生一件文学的作品。用一些比喻,有的是明喻,有的是隐喻,有的是幻喻,还有夸张、拟人、象征,这一切东西都可以说是一种创造的想象。我回顾一下我自己写作那么多年的这方面的一些经验,首先我要讲到历史。历史可以靠资料、靠知识来加以认识,然后靠想象来加以重现,甚至加以新的诠释。古典文学也是一大来源,如果能够活用,可以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要活用,就是要能化古为今,否则古典的遗产,只变成一把冥钞,没有用,你要化古为今,古典遗产才能够变成现款。写实主义非常有用,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条路。凡事要靠经验——实际的经验才能写作,那么我们的想象力,尤其是同情的想象力就相对地会变得微弱。如何发挥我们同情的想象,来补现实经验之不足,尤其是现代作家的一个重要的、新的途径。

  名家评说余光中

  北岛:余先生为人谦和文雅,英文流利。我对他的印象是老派文人,再加上一点儿幽默和俏皮。

  杨炼:余光中先生的诗对于中国古典诗歌形式和美学非常重视,他的诗里始终对诗歌的音乐性,包括韵、节奏等等都非常讲究,促进了当代中文诗在形式方面更加自觉和成熟。余光中、郑愁予等1949年左右到台湾的这批诗人,对于中国新诗一百年的传承作用非常重大,特别是使得新诗保持了连续性而没有中断。他们上承闻一多、戴望舒、卞之琳,下接朦胧诗开始的大陆当代诗歌,正好起了非常重要的承上启下的作用。

  余秋雨:余光中有种以文化为第一生命的当代君子风范。从林怀民,到白先勇、余光中,我领略了一种以文化为第一生命的当代君子风范。


  (本栏目策划 整理 姚汝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