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到江苏放海蜇(3)

作者: 施介平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11-09 09:15:2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拉倒吧。再以后也不叫你了。”水鸭子挂断了电话。

  根柱两口子都“哧”地笑了,这水鸭子,就是小性儿,现结现报,有口无心,不记仇。

  “做饭吧,吃了饭好拔网。”老侯说。“好好好,你快做,简单点,越快越好。”根柱说。

  果然快,十来分钟老候就把面饼子馏好,切了一盘老咸菜,半盆米汤。“都抓紧吃饭,吃完了拔网,别时间长了拔不上来。”根柱说。

  艄公们动作都紧练起来,快速咀嚼。又是个十来分钟,饭吃完。艄公上前解引绳……很快拔到网头,上网,见海蜇,不是沙蛰,是他们所要的面蜇,青灰色旳帽盖,一个十来斤儿。从根柱梅艺到每个艄公,都像从没见过海蜇,当宝贝爱,仔细端详它长的什么样?其实,跟渤海里,跟前些天成船装的海蜇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个儿小点。

  “又一个。”“又一个。”

  “沙蜇!”

  这里的不光有面蜇,还有沙蜇,或者说:面沙蜇对半。十块网拔完,获面蜇两千来斤。虽数量不多,但用的时间少,只两个多钟头就结束战斗。根柱和梅艺又看到新的希望,情绪重新昂奋起来,指挥艄公接着下网。这次下上了15块。这一天共下了3轮网,获海蜇七八千斤,也算可以,扭转了昨天沙蜇坠网疑无路的境地,说明这趟远征还值得来。

  航道狭窄船搁浅

  水鸭子果然不记仇,傍黑儿又在对讲机上嚷:“根柱——我不叫你你不带呼叫我的,放了多少?”

  “七八千斤儿。”“不少。”

  “你呢?”“我也七千八千的。怎么整?上岸卖去吧?”

  “卖吧。上哪个地方?”

  “这里离谢项港近。”

  梅艺立马从卫星导航系统上调出谢项港位置,发现在河沟里面十多里。指着卫导招呼根柱,跟柱过来看一眼:“伙计,我看它在河沟里,黑夜往里跑能行?”“这地方哪个港不在河沟里?没事儿,你们都跟我跑吧,我船上有娘娘灯保佑。”

  这是古老的传说:紧急关头娘娘给送灯引路。民间也流传着很多娘娘送灯的故事,根柱小时候就不止一次听水鸭子父亲绘声绘色地讲娘娘为他们送灯的故事:“有一年,俺在西地钓河捞鱼,下完钩——扬航(突然)起了风,风可是大啊,浪像屋脊,天又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你说,跑了大半夜也不知道跑到那块儿了,哪个地方是口门?哪是家的方向?谁也说不明白,看星星没有,看山口儿又看不见,胆小的——吓得哭了亲娘!就在这个时候,东北方向跑来了一条大改翘,桅顶高高挂着一盏红灯,锃亮!从我们前面越过去,我们说:快跟它跑吧!跑来跑去浪小了,哎!这不是进了羊角沟口门?大伙儿看看都说是。我们都欢喜的不像样儿,吊吊的心落下了。再看大改翘?不见了,灯也没有了。这就是娘娘给送灯引路。”水鸭子自然在父亲“娘娘送灯”的故事里长大,对娘娘送灯笃信无疑,现代化的卫导雷达还不放心,又花800元从娘娘庙请了盏娘娘灯。

  “那去吧。”根柱说。

  于是,他们几条船从不同的方位往谢项港跑,在河口门儿聚会,水鸭子在前,咬着尾巴往里跑,越跑河道越窄,河流越急(黑色的泥浆水)两边是忽忽摇摇的芦苇。跑着跑着对面来了一条大机轮,亮着探照灯,占着河心,“哞——哞——”地拉笛。水鸭子只好右打舵,由于对方的强光照射,看不清目标,用力过度,本是同样的水面,却不知两侧很浅,下面是烂泥,水鸭子船窜进烂泥里,赶急摘闸挂倒车,却倒不动,再倒,油门加到底,还是倒不动。水鸭子又挂前进档,想往前行行再倒,油门儿加到底,没见动多点,却见船越卧越深,稳如磐石了。“坏了坏了坏了,可捉索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