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居鼓浪屿

作者:陈华娟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09-07 14:53:4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厦门是个岛,鼓浪屿是睡在厦门怀里的另一个岛。

  浪如鼓槌,敲打着岛屿,读一读鼓浪屿这个名字,就能听见她自己发出的声音。

  我到过浙江舟山群岛,去过上面的庵观寺庙,是带着拜谒的心情去的。在过海的轮渡上,我能看见远处岛上庙宇发出的金色光芒,而站在去往鼓浪屿的轮渡上,看见的是海上飞过的海鸥家庭,是轮渡上去往幸福之地的浪漫情侣。

  舟山的岛是天上的人间,鼓浪屿则是人间的桃源。

  到了岛上,就别忙着办事了,因为岛上没有公共交通,没有自行车,全凭你的一双腿,感受属于鼓浪屿的节奏和诗意。

  这小小的岛,1.87平方公里,若是平地,不用半天就可以东西、南北纵贯一趟。可这是鼓浪屿呀,她不断地隆起高地,不断地出现路口,不断地让童话里的洋房出现在你面前,让你驻足、仰望。

  在别的城市,我也见过不少的老洋房,可总觉得让后人摆布了一番似的,失去了生长的年轮。鼓浪屿上的洋房,她活了100年,好像100年的记忆都在,庭院的野花从清末开到民国,又从民国开到了现在。洋房的门还是虚掩着的,“版筑传芳”内,传出主人闽南腔调的哼歌声。“三让遗风”内,三角梅的叶子绿油油的,那是主人刚浇了水。所有洋房的院墙都是镂空的,让行走在永春路或者泉州路上的人们,仿佛就在洋房主人家的花园小径中穿行,那渐渐慢下来的脚步,自然也得配上情人般的喁喁私语。

  鼓浪屿是个小岛,可你绝不能否认她的大,这里有世界上最大的风琴博物馆、中国唯一的钢琴博物馆,还有一座大能藏海的私家花园——菽庄花园。朋友带我们去看的时候,一路走来不见海,到了花园门口甚至进了大门仍不见海。一堵高墙挡住了视线,偶回首,园门内侧楣上高悬“藏海”匾额赫然入目,顿时领悟藏海的意蕴。转出月洞门,突然“海阔天空”,大海奔腾而至。园主人把临海的坡面、海湾里的礁石、涨落的潮水,全部利用起来,围地砌阶,造桥建亭,使原本十分狭小的海湾,借四周自然美景为铺垫,变成涵纳大海,视野宽大,颇具层次的海滨花园。

  林语堂、林巧稚、殷承宗、舒婷……这些影响很大的名人都出生或生活在鼓浪屿这个小岛上,你能说鼓浪屿小吗?我们避雨经过鸡山路的时候,朋友指着一幢老旧的别墅说,那就是殷承宗的家,他每年都要回来看望住在这里的哥哥,在那亮着灯的房间里,说不定他们兄弟正在谈着话呢!住在三家巷的舒婷,我在扬州见过她。舒婷写诗20多年,实际上只写了不到150首。她不以量取胜,她是代表着鼓浪屿品性的人,不去博什么诗名、功名,只求“诗意的栖居”。

  厦门与鼓浪屿,轮渡不过十几分钟,没有人提出在其间架一座桥。如果架桥,景观、生态都会遭到不可逆的破坏,鼓浪屿也许就此与诗意、花园无缘了。朋友住在厦门,工作在鼓浪屿,每天早上,他都把车泊在轮渡码头的地下停车场,然后坐上十几分钟的轮渡上班,对他而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工作独此一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