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祖信仰在“西域”

作者:潘真进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02-06 09:28:2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在古代,狭义的西域是指甘肃玉门关、阳关以西,葱岭(今帕米尔高原)以东,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及新疆广大地区。广义的西域是继续往西,包括中亚、西亚、印度半岛,直至欧洲东部、非洲东北部。

  从明永乐三年(公元1405年)到宣德八年(公元1433年),明朝航海家、外交家郑和率领由200余艘大船和2.8万人组成的庞大船队七下西洋。据《湄洲屿志略》记述,郑和七下西洋活动中曾多次举行祭拜妈祖仪式。其间,在娄东刘家港(今江苏太仓东浏河镇)和长乐太平港(今福建长乐市)两处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妈祖宫,并分别撰立碑记《通番事迹之记》和《天妃灵应之记》。

  《天妃灵应之记》中记述了历次郑和下西洋遇到困难时妈祖的灵验故事。碑文记载:“而我云帆之高涨,昼夜星驰。涉彼狂澜,若履通晋者,诚荷朝廷威福之致,尤赖天妃之神保佑之德”。天妃“保佑”的信念,增强了郑和一行战胜种种艰难险阻的信心和力量,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航行的顺利完成。《通番事迹之记》也回顾了前6次下西洋的过程。

  明永乐皇帝对妈祖的尊崇,使妈祖信仰达到一个崭新阶段。永乐七年正月封天妃为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天妃,赐庙额曰“弘仁普济天妃之宫”,每年农历正月十五及三月廿三遣官致祭。郑和第4次下西洋归来后,永乐帝撰写了《御制弘仁普济天妃宫之碑》碑文,并在碑文上附诗一首:“湄洲神人濯阙灵,朝游玄圃暮蓬瀛。扶危济弱俾屯享,呼之即应祷即聆”,御制祭文将妈祖信仰推向更高的巅峰。

  妈祖文化在探索海洋、开拓海洋的实践活动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开拓海疆、经贸往来、人文交流等方面都留下了妈祖文化的烙印。妈祖文化大爱、和谐、慈悲、包容的特征促进了诸邦友好。有碑文记载“(番)王以各种珍宝、珍禽、异兽贡献。忽鲁谟斯国进狮子、金钱豹、大西马。卜剌哇国进千里骆驼并驼鸡。爪哇、古里国进麋里羔兽。或遣王男,或遣王叔、王弟,赍捧金叶表文朝贡。”西域诸邦以此来赞扬妈祖的圣德,推动了妈祖信仰的传播。

  郑和带着妈祖信仰开辟了亚非的洲际航线,也带去了妈祖信仰文化。《郑和航海图》记载了530多个地名,其中外域地名约有300个,最远的东非海岸有16个。该图从一个侧面说明,妈祖文化与船队如影随形。郑和的远洋船队无论驶到哪里,都会将妈祖文化传播到那里。

  妈祖的大爱精神与海洋精神的开放性特征相一致。妈祖文化与中华海洋文明在精神脉络、思想脉络和文化内涵等层面有着内在共性,成为海洋文明的一大亮点。

  值得一提的是,郑和在传播妈祖信仰的同时,也获得了“西域”各国对他的崇拜,但郑和并没有将海上丝绸之路的丰功伟绩归功于自己,而是归功于妈祖。这种无私无我的精神,也助推了妈祖信仰在西域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