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页头部广告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海洋科技 > 极地大洋

大洋日记 海上惊魂半小时

时间:2014-02-12 09:59:35    来源:中国海洋报    作者:路涛

  1月31日,新春第一天。海上细雨绵绵,下个不停。站在后甲板上望去,海面起伏不定,船在风雨中飘摇。风调雨顺,本是一个好年头,然而西南印度洋送来了风雨,却也带来了滚滚的流和涌浪。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准备,中午12点,ROV(水下机器人)入水作业准备就绪,这也是2014年新年第一次科考作业,大家都铆足了劲,希望今天有较好的收获。

  “ROV,ROV,动力定位已经定好,可以下水了。”12点整,二副胡宇通过对讲机对后甲板发出呼叫。

  “后甲板收到。”话音落下没几分钟,对讲机里就传来首席装备助理崔运璐的声音:“各岗位注意,各岗位注意。ROV准备起降。”

  当天中午12时,ROV准时下水。送下水后,现场总指挥崔运璐还未离开后甲板,就发现ROV水下走向不对。

  “两分钟左右吧,我就看它冲着船艉去了。”崔运璐说。如果不能让ROV尽快离开船艉,它就有可能顺着流的方向钻到了船下方,或是缆绳卡在了舵叶和船体之间,那将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不是缆绳断掉设备丢失,就是船被缆绳卡住失去动力,静待救援。

  站在船边上,看着ROV在水面上,崔运璐心急如焚却保持着高度的冷静和克制。他一边密切观察ROV走向,一边指挥着在主操作台的谷志珉操作。

  崔运璐对讲机里说什么,谷志珉就执行什么,他没有时间去和崔运璐沟通和商量。凭着多年的ROV操作经验,谷志珉即刻就开始了调整。而就在这时,崔运璐的指令通过对讲机传了过来。

  在这30分钟里,崔运璐用完了3个对讲机的电池。“我当时急的时候,对讲机没电了就差点扔到甲板上了。还好,李怀明一看对讲机没电了,赶快给我递上一个。”崔运璐说。

  而紧张中的谷志珉,已经顾不上说一句话。他既要保持ROV的深度,又要看流向,还要看ROV行走的方向。偶尔插个空,谷志珉就让和他同在操控室的吴超帮忙说一句ROV的数据情况。

  那30分钟里,对讲机的整个频道都静默了,只剩下后甲板上崔运璐的声音,偶尔谷志珉、吴超插上一句。船长紧皱眉头,不时望向驾驶台外。

  “又到船的右后角上去了。”听到崔运璐对讲机里说的情况,胡宇说,“船现在好像一直在往后”。

  “水面上的涌浪太大,定向定不住。”在主操控室,坐在谷志珉一旁的上海交通大学水下工程研究所ROV系统开发师吴超回复崔运璐。 

  对讲机里又是一阵可怕的沉默。

  “要不让ROV收上来,我们再重新定一下位。”胡宇说。

  “这不是重新定的问题。”曹业政对胡宇说。

  “快,ROV赶快游出去,游出去!”这时,ROV和船艉出现了一丝间隙,崔运璐果断指挥谷志珉操作。

  “船往前走,往前走。”面对着动力定位仪,曹业政独自说道。这一刻,海上经验丰富的曹业政似乎对脱险有了一些把握。

  “现在ROV定在水下2米上,你把你的手向操作杆打向后,正对着船。正对着船就行了。然后保持这个缆的状态就可以。”崔运璐不断对谷志珉指挥着。

  “你要轻轻地向后向左拉着点。向左向后,省得它向船底下钻。”

  “你现在保持这个状态,现在ROV在船的正下方。不要动。保持住。”

  “保持住,不要动。你向左太大了,现在已经到了船的正中间了。向左别太大了。”

  “现在状态可以,挺好!”

  “再转一下向,转下向。绞车放点缆。”

  “小谷,你还是向左向后移动,现在表面流是往船底下推的。”

  “又靠近船艉了。又到船艉去了!”

  “潜到1米,向左向后。”

  对讲机里,仍然只是崔运璐的声音,只是这时他的声音中多了一些耐心,少了几分焦躁。

  “向左向后,你刚才应该有点推力保持住。”崔运璐对谷志珉说,“小谷,继续向后向左移。”紧接着,他又指挥庄广胶放缆。

  “驾驶台,现在船的艏向是多少?”崔运璐问。

  “12度。”曹业政说。

  “小谷,现在船艏向是12度,你调整好了,对准了。”崔运璐说。

   “绞车放缆,绞车放缆。”

  ……

  原本站在后甲板左舷旁边看着的首席科学家陶春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后来得知,他回房间紧急将3位首席专业助理召集到一起,开了一个闭门会议。事后陶春辉回忆起在后甲板看到的一幕,他说那真是惊心动魄。

  “驾驶台!驾驶台!后甲板叫,请船舶在DP状态下微速前进。”崔运璐启动了无中继器模式下ROV应急回收程序,船向前走,ROV在动!在驾驶台亲自操作的船长曹业政,将船启动,微速前行。后甲板上,崔运璐指挥庄广胶放缆,争取让ROV全力游出去。

  船慢慢在走,似警报一样的放缆声也一声声地响起。对讲机里,依然保持着少有的静默,听到的除了放缆和操作的指令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ROV甩了出来!”崔运璐喊了一声!此时,对讲机里仍是静默一片。

  30分钟后,ROV成功回收至甲板。除几处被撞出轻微的损伤,关键零部件等完好无损。

  ROV上来后,首席科学家陶春辉长舒了一口气。“要是今天出了问题,我们谁都承担不起。”

  这30分钟,首席装备助理崔运璐感慨“真的挺长”!

  这30分钟,负责系统维护的吴超感觉“好像半年一样”。

  这30分钟,负责ROV操作的谷志珉承受着未曾有过的压力。

  这30分钟,负责绞车收放缆的庄广胶始终保持着收紧缆绳,拽上ROV的准备。

  30分钟后,脑袋已经空白的谷志珉在查看完设备后,默默地离开了甲板,回房间睡了一觉。

  ……

  回忆起那30分钟,崔运璐说:“整个过程感觉比较紧张,那个时候只想怎么赶快让ROV回来。”而更让谷志珉事后感到后怕的是,假如在那段时间,自己的手松一松,那将造成一个无法弥补的残酷事实。

  “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崔运璐说。

  哭与笑,有时就在一念之间。

  ROV从下水到回收至甲板,仅仅30分钟。30分钟,也许是平常一杯茶的功夫,也许是一顿饭的时间。然而,对于1月31日这天的海上作业来说,30分钟,不是轻松,不是时光飞逝,而是惊心动魄,是难以忍受的漫长!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内容页方块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内容页方块10
最近更新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