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海洋学术(国际)双年会侧记

作者:记者 刘潇然 卢 晨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9-11-22 10:16:1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0月26日,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自然资源部指导,中国海洋学会、三亚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19年中国海洋学会成立40周年暨2019海洋学术(国际)双年会及海洋科学技术奖颁奖仪式在海南三亚举行。来自中国、巴西、澳大利亚、韩国等国海洋领域1000余名政府部门负责人、院士专家、企业代表参会,围绕“海洋科技创新助推蓝色经济高质量发展”这一主题深入交流探讨。

  本次会议设有学术论坛、热点交流等多个环节,邀请了多名国内外专家就围填海管控和检查监督、海岸带规划与管控治理、海洋经济政策与海洋生态保护修复、浒苔防治与利用、深海自然资源与新能源开发保护利用、深海科技产业与新城开发融合的科技创新支撑手段及需求等热点话题进行交流探讨。

  会议还同期举办了冰上丝绸之路与北极命运共同体、海洋遥感新技术及应用、创新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科技创新推动海洋生物产业发展、赤潮防治与早期预警研究、海岸带生态减灾、2019年南中国海年会、中国海洋经济论坛等分论坛。

  探讨海洋生物产业发展

  在科技创新推动海洋生物产业发展研讨会上,来自自然资源部极地研究中心、中国海洋大学、厦门大学等单位的专家就进一步推动海洋生物产业发展开展了讨论。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自然资源部极地科学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陈波表示,南北极蕴藏着丰富的特殊海陆环境动物、植物和微生物资源,包括南极磷虾等渔业品种。同时,极地植物、动物和微生物蕴含的生物基因组、功能基因等在研制生物制剂、生物工程材料、活性药物先导物和基因工程药物等方面有着重要的意义。极地生物产业因其重大的科学价值,吸引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据悉,近年来,我国极地考察体系日趋完善,建立了两船、六站、航空体系及国内研究与保障基地,为极地海洋生物研究奠定了坚实基础。当前,我国已实现了从认识特性,到了解功能,再到创造价值的跨越发展。以北极微生物遗传资源相关专利为例,2008年~2018年,中国相关领域专利申请数量为34件,居世界首位。但我国极地海洋生物产业发展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着明显差距。国外的核苷酸肽、杂环化合物等研究技术比较先进,广泛应用于化合物、药物制剂等方面,全球被引用频次最高的前20条北极微生物遗传资源相关专利主要分布在美国、日本、德国、英国、瑞典、法国等国,中国专利被引明显偏低,我国相关领域核心技术、技术交差、技术领先程度、影响力等方面有待提高。

  针对发展薄弱环节,陈波表示,我国已着手开展基础研究和产业发展联动工作,包括实施极地生物基因资源探查与获取计划,建立统一的极地特殊环境微生物物种资源库和菌株基础信息与产物信息的数据管理系统,打造了菌株实物与信息共享服务的专业团队。

  同时,我国还大力加强该类资源的性质和功能的基础研究、极地特殊环境微生物功能基因的挖掘利用技术研究,发展了极地特殊环境微生物的培养特性及代谢调控技术、大规模培养极地微生物与规模化制备活性产物的工艺技术,形成一系列应用产品,促进我国极地生物产业快速发展。

  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研究员洪专作了题为《海洋生物技术成果转化新模式的构建与实践》的报告,介绍了海洋三所的海洋生物中试研发工作进展。他表示,据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的科技成果转化率仅为10%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40%的水平。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中试是产品正式投产前的试验环节,中试成功后企业才可以量产。但由于缺少中试研发的强有力配套举措,全国科研单位的大量研究成果无法实现产业化。中试面临着中试装备问题、缺乏专业中试团队、中试经费和经验不足、工艺有效性难以保障等问题。

  在厦门市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以海洋三所为载体,建设了专门用于中试技术研发的平台。该平台包括3000平方米的高标准研发场所、系统化整合行业核心中试装备、配备多学科交叉的运营团队、流程中核心环节的保密措施,以及建立了流程化、可拓展的系列中试工艺等,为企业解决了“中试之忧”。该平台不仅为科研单位和企业提供技术成果中试的平台,还提供了生产工艺的局部与整体优化、产品品质提升、设备使用等一系列服务,解决了“卡脖子”的中试技术问题,节省了单独购买设备的资金,获得了产品技术指导,降低了中试研究风险,可谓“一举多得”。

  构建全方位海洋观测体系

  如今,我国海洋观测体系已进入天-空-地三位一体的立体观测时代,并向实时化、系统化、信息化、数字化方向发展。海洋卫星具有全天时、全天候、同步、快速、高频次、长期连续观测等优势,不仅成为探索海洋科学奥秘、开发利用海洋资源的重要技术支撑,也是我国空间基础设施和海洋立体监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国家海洋技术中心系统集成与通信网络技术室副主任刘慧作了《海域使用监视监测技术在围填海监测的典型应用》的报告。她指出,随着我国沿海地区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围填海成为利用海域资源、缓解土地供需矛盾、拓展发展空间的重要途径。围填海项目是一项规模大、投入高、环境影响大的海洋开发活动。针对围填海项目开展海域使用动态监测是海洋管理部门加强围填海管理、规范项目用海和施工过程、保护海洋资源环境的有效手段。

  刘惠介绍了我国海域监测技术的主要手段和特点。其中,移动监测平台配备监视监测系统所需的摄像头等软硬件资源,可将围填海监视监测信息通过卫星通信、4G-VPDN和4G专网基岸远程监控站回传至指挥中心,可通过三维移动测量设备获取围填海的地面三维全景数据,针对疑点疑区填海行为进行现场核查和取证。近年来,卫星遥感技术民用化、商业化快速发展,分辨率逐渐提高,在大范围围填海监测中可发挥重要作用。无人机由于机动性好、空间分辨率高等优势,主要被用于重点区域高精度监测、应急监测等。合成孔径雷达监测可提取高精度的水陆分界线,了解围海、填海边界信息,多光谱/高光谱影像可实现水面、道路、建筑物、陆地植被、沙滩等地物分类。

  国家卫星海洋应用中心应用发展部副研究员石立坚介绍了我国海洋卫星近期工作进展。他表示,如今,我国海洋卫星正沿着系列化、业务化的方向快速迈进,已从单一型号发展到多种型谱并存,从试验应用转向业务服务,在海洋开发管理、海洋环境保护、海洋防灾减灾和海洋科学研究等领域作用愈发重要。

  其中,海洋一号C卫星于2018年9月7日成功发射,是我国空基规划的首颗海洋业务卫星,卫星可获取全球24小时水色水温信息、全球海岸带和内陆水体50米分辨率、高精度多光谱信息及全球大洋船舶自动识别系统数据。今年4月29日,海洋一号C卫星通过在轨测试评审。

  海洋二号B卫星于2018年10月25日成功发射,是我国空基规划中的第一颗海洋动力环境卫星,待到与海洋二号C卫星和海洋二号D卫星组网运行,可全天候、全天时获取全球海面风场、浪高、海面高度、海面温度等多种海洋动力环境参数。今年3月29日,海洋二号B卫星通过在轨测试评审。海洋一号C卫星及海洋二号B卫星的在轨交付标志着我国民用空间基础设施规划批准的首批海洋观测业务卫星实现业务化运行,也代表着目前我国民用遥感海洋观测卫星的先进水平。

  石立坚还介绍了中法两国合作研制的海洋卫星情况。据介绍,中法海洋卫星于2018年11月29日发射,中方负责提供卫星平台、海风观测载荷以及发射测控,法方负责提供海浪观测载荷,中法海洋卫星是两国合作研制的首颗卫星,主要用于海洋动力环境监测。探测数据双方共享,将为海上航行安全、防灾减灾、海洋资源调查提供服务保障。

  北京航天宏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总监殷晓斌介绍了区域海洋大数据应用服务工作。据介绍,通过依托航天/航空遥感、卫星定位导航、地理信息系统、大数据等技术,我国已具备多层次、多角度、全天候“海陆空天一体化”的全方位智能感知体系数据处理能力、海洋大数据平台建设能力、海洋卫星地面系统建设能力、海洋智慧应用的开发服务能力。该公司可提供从数据传输监控、数据接收、存储管理、数据处理、数据综合应用分析、二维/三维一体化展示,到共享分发全流程链路的一体化解决方案,可为海洋防灾减灾、海域海岛管理、海洋资源能源监测、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等提供服务。

  以海洋防灾减灾为例,该公司针对台风、风暴潮等海洋自然灾害,利用海洋动力卫星、气象卫星、高分辨率陆地卫星等遥感数据,结合模式预报数据、实际观测数据等数据资源,实现了台风风场、台风定位、降水分析、台风结构等信息遥感监测,并针对台风登陆地区,形成风暴潮以及台风损失遥感监测,统计台风及风暴潮期间受灾情况,为海洋防灾减灾工作提供数据支撑。

  会议期间,专家学者各抒己见,有效促进产学研各环节交流,为推动海洋科技创新与应用搭建合作平台。

  自主创新助力深海能源探索

  目前,我国以大型央企为主力的涉海企业对外投资遍布全球,包括渔业、航运港口、海洋油气、海洋装备、海水利用、海上风电、海洋服务业等产业。

  本次双年会上,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等大型央企展示了我国船舶及港口航运、海洋新兴产业、深海科考等领域新技术、新装备,体现了我国海工装备科技创新能力。

  自主创新推进海洋能源探索越走越深。“这艘船吨位比国产航母还大,可摆放3架波音747客机。” 中国工程院院士、油气藏地质及开发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周守为在会上介绍了我国首艘30万吨级海上浮式生产储油轮(FPSO)“海洋石油117”号的研发与使用。

 周守为院士在大会上作报告

 作为海上油田开发的重要装备,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装置可将从油井汇集来的流体进行油气水分离,再将合格的原油储存起来,定期卸油运走的大型移动式浮式平台。1989年7月,中国第一艘FPSO“渤海友谊”号建成。紧接着,中国建造的FPSO吨位越来越大。2017年,我国自主建造出30万吨级FPSO“海洋石油117”号,生产能力可达加工原油19万桶/日、储油量达200万桶。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FPSO制造与应用国,拥有的FPSO数量与总吨位居世界前列。探索深海能源需要各类专业勘探船只协作。目前,我国已初步建立了包括“海洋石油720”物探勘查船、“海洋石油708”深水工程勘探船在内的深海作业船队,为探索深海能源提供支撑。

  多方协作,共谋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发展。2002年以前,我国企业缺乏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开发经验,只能寻求与国际能源跨国公司合作,但因未能在南海北部深海区获得重大发现,各国际能源公司纷纷放弃勘探权益,中国南海高温、高压领域天然气勘探成为全球油气行业公认的难题。

  周守为说:“全球超深水钻井平台资源稀缺,我们只能依靠自主创新装备和技术。” 但是,南海海域强台风频发,盛行被称为“水下魔鬼”的“内波流”,突发性强,难以预测,对浮式平台威胁很大,当时全球也没有针对南海设计的超深水钻井平台。

  2008年,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组织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第708研究所等多家科研院所和企业联合攻关,成功掌握了全套深水勘探开发核心技术,实现了重大技术跨越,建成了“海洋石油981”深水钻井平台,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使中国成为了全球第二个具备独立开发海上高温、高压油气的国家。

  “海洋石油981”深水钻井平台是中国海油深水开发的标志性成果,是中国首座自主设计、建造的第六代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按照南海海域使用特点设计,可抵御超强台风;选用DP3动力定位系统,能够实现1500米水深内锚泊定位,入级中国船级社和美国船级社双船级。

  自主创新、联合攻关是中国海油解决技术难题的成功经验,也是其实现新发展的重要途径。中国海油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后将继续秉承“合作共赢”的理念,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和长远的眼光,加强合作,发挥合力,共同促进蓝色经济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