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山口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工作纪实

作者:记者 刘 川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9-03-11 10:12:3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日前,广西山口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副主任黄琦发布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写道:“正是木榄最美时。”下面贴出了9张保护区内木榄的照片。照片上,成片的木榄郁郁葱葱,分布在栈道两旁,椭圆状的叶子碧绿中带点红色,叶子下面开出的红色花朵,形似一个个小鸡爪,分外可爱。“今年木榄长势较好,比2017年你来北海时长得好。”黄琦告诉记者。

工作人员在护理红树林

  木榄是红树林的代表植物,也是红树林的主角。2017年4月,记者曾来到北海采访红树林保护工作。两年间,山口红树林保护区又发生了新变化。
  红树林面积增加保护管理加强
  山口红树林保护区1990年获得国务院批准建立,是我国首批5个国家级海洋类型保护区之一。经过29年的建设与管理,保护区成功保护和发展了我国大陆海岸上极为珍贵的一片红树林资源。
  2017年4月,记者在北海见到时任北海市海洋局副局长的彭在清,他说:“几天前,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北海视察,对红树林十分关注,几次询问红树林情况,还对红树林保护工作作出了指示。”
  在总书记视察北海后这两年,“作为红树林的保护者和管理者,我们感到责任重大、使命光荣。”黄琦说。
  “为什么今年木榄长得格外好?”记者问。
  “这两年我们加大了保护力度,增设了围栏围网,除科研、监测人员外,限制其他人员进入核心区,减少人为影响,避免了根系、枝叶、花蕾、果实和幼苗受损伤。此外,去冬今春气候适宜,没有低温天气,开春以来雨水充沛,有利于植物生长。”黄琦说。
  在保护区内,一排排围栏围网像长龙般将核心区包围其中,有效保护着红树植物。从2017年开始,管理者们还加密埋设界桩,用于警示周边百姓。“2017年我们完成保护区陆域界桩布设335个,宣传牌、警示牌66个。2018年,布设海域界桩33个,布设浮标9个,增设警示牌9个。”黄琦说。
  如今,保护区内红树林面积由建区时的730公顷发展到818.8公顷,红树植物有14种。“我们种植的树种除了木榄外,这里的红海榄是我国海岸唯一一片纯林,其中英罗港红海榄纯林达到1300亩左右,是全球连片面积最大的。”黄琦自豪地说。
  联合执法应对非法采砂捕鸟
  保护区的核心区面积达到824公顷,黄琦和同事一周要在此巡护两次,20多公里的路程,走上一趟需要6小时~7小时,这仅仅是陆域巡护的一部分。“巡护目的是防止人为毁坏红树林、破坏生态环境。”黄琦说,“保护区环境一旦被破坏,再修复就非常难了。”
  在黄琦的记录中,2018年,保护区管理处陆域巡护290 次,海上巡航22 次,对保护区内的各类违法行为共下达了15份《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上报有关文件12份。
  近年来,陆域、海上巡护已经常态化。尽管如此,有一些违法行为仍然难以杜绝。比如‘三无’抽砂船在保护区内进行非法抽砂,有人在保护区围海、霸海和围网捕鸟。为了打击违法抽砂,2018年,保护区管理处与合浦县海洋局、山口镇政府等职能部门联合执法,24小时不间断蹲守,打击非法抽砂行为。“行动中,我们捣毁抽砂船5艘,联合整顿砂场7次,清理约16亩砂场,对已停止作业的5个违法砂场堆砂进行清理,恢复种植红树林约19亩。”黄琦说。
  山口红树林保护区海岸线长53公里,潮间带滩涂历来是生物资源丰富的地方。保护区内的英罗、乌泥、中堂林区的滩涂地带,经常有人打桩围海、捕鸟。2018年,保护区管理处联合合浦县海洋局、山口镇政府开展了5次清理滩涂的联合执法,清理滩涂8600亩,清理各种木桩9900多根、木棍 260多根,清理及焚烧捕鸟网具约7500米。
  “习近平总书记来北海的时候,特别提到要注意红树林的外来物种入侵”黄琦说。为此2018年保护区管理处砍伐外来物种无瓣海桑2884棵,基本清除了对本土红树林的威胁。“不能辜负总书记的嘱托。”
  保护红树林就是保护我们的家园
  清除外来物种,是近两年保护区管理者们引以为荣的一项成绩。此外,记者看到,保护区2018年度的监测数据也显示出各项指标向好,红树林林相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底栖动物生物量保持稳定,红树林虫害数量少危害面积小,处于可控范围,区内水质好于2017年,生物体质量是一类标准,而2017年是二类标准,鸟类比2017年增加了28.8%。
  “两年来,我们的保护是有成效的。”黄琦说,“我们也非常感谢周围的村民对我们的支持。”
  红树林周围分布着20多个村子,村民们多数以出海打渔和赶海为生。随着红树林保护意识的加强,近年来,附近的很多村民不但自己不再破坏红树林环境,还加入到红树林保护队伍中来。
  人称“老莫”的山口镇北界村村民莫积瑞经常跟随保护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一起巡护红树林。“我们这边村里有一种族头文化,族头在村里的地位非常高,族人都听族头的话。莫积瑞是北界村的族头,在那潭马扒栏村,杨中池是族头,在英罗村,沈祖新是族头。”黄琦说,“我们跟这些族头都非常熟,族头带领村民一起守护红树林,对红树林的保护帮助非常大。有些族头规定族人不准偷砍红树林,不准到林区内挖掘海洋生物。”
  莫积瑞对红树林保护有另一种体会:“红树林是渔民的救命林!”
  他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1996年9月9日上午10时,15号台风“莎莉”正面向山口红树林保护区袭来。在保护区英罗港有一条1907年用泥土筑起的长l400米的海堤,堤外是1300亩的连片红树林,堤内有1800多亩长满农作物的农田,都遭到台风袭击。台风过后发现,停泊在红树林区外海上的50余艘渔船全部被暴风狂浪打翻,船上22人不幸遇难,而停泊在林区潮沟中的350多艘渔船和渔民却安然无恙,海堤岿然不动。
  莫积瑞说:“我们一定要好好保护红树林,保护红树林就是保护我们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