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神话之鸟”不再成神话——记浙江象山保护中华凤头燕鸥的丁鹏志愿者团队

作者:本报记者 王自堃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6-26 09:34:5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在浙江象山有一座小岛,叫铁墩岛。那里集聚了一群“神话之鸟”——中华凤头燕鸥。近年来,在一些志愿者的保护下,这些极度濒危的物种,已渐渐繁殖成群。近日,记者乘船专程赶赴铁墩岛,听第一个上岛的丁鹏和志愿者精心招引保护“神鸟”的故事。

  与鸟结缘

  6年前,丁鹏考入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海洋保护科。2013年,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与相关机构在韭山列岛招引全球数量不足50只的中华凤头燕鸥,丁鹏成为第一批驻岛人员。

  睡帐篷、吃干粮、战风雨,从5月到10月,在岛上孤守中,丁鹏竟读完了一套《东周列国志》,也守来了4只中华凤头燕鸥,并确认至少有1只雏鸟出壳离岛。

  人与鸟的缘分就这样结下了。从此每年5月,丁鹏都惦记着韭山列岛,盼望着“神话之鸟”归来。

  荒岛坚守

  近日,记者随丁鹏登岛察看今年中华凤头燕鸥的繁殖情况,并拜访驻守在岛上的两名女性志愿者。

  韭山列岛距陆地20公里,主岛南韭山岛宛若海中仙山,绿意盎然。航行中,几只大凤头燕鸥翩翩而至,“好奇”地跟随船只飞行了一会儿,转眼又消失在蒙蒙海雾中。

  船绕行南韭山岛不多时,船舷右侧现出一座突兀小岛,岛顶几面蓝色太阳能板上,站立着数只燕鸥。船移景动,岛上坡地密密麻麻挤满了海鸟,它们见船靠近,忽的腾空,宛如云雾。到了!这里就是“神话之鸟”的人工招引繁殖地——铁墩岛。

  船长小心翼翼将船头对准岩礁,丁鹏和船员带着补给品率先登岛。海蚀岩礁锋利如刀山,走起来颇为费力。记者手脚并用地攀爬而上,再一抬头,丁鹏和船员已经走得没影了。

 左为招引燕鸥的假鸟模型

  好在小岛不大,沿草茎中的土路前行,看到一座白色彩钢板小屋,这是两名志愿者的“卧室”。屋内两张木桌、两张床板,床腿绑上竹竿支起蚊帐。岛上电力全靠太阳能,只能保证基本生活需要,屋内没有空调,十分闷热。小屋虽然条件简陋,但比起丁鹏曾经住过的帐篷,已经算是“别墅”了。

  “卧室”旁边还有一间厨房,丁鹏把补给品放在这里。志愿者的补给一周一次,包括蔬菜和水果,肉制品则装在泡沫箱里用冰覆好。

  2017年春天,与象山海洋与渔业局合作的浙江自然博物馆面向公众招募海鸟监测志愿者。因每天面朝大海、观鸟听涛,这份工作也被誉为“最诗意岗位”。

  招聘启事发出后,很快引来“围观”,收到全国各地300多封应聘信。经过综合考量,6位有鸟类观测经验的志愿者入选。丁鹏也完成了角色转换,开始负责全面保障志愿者的守岛生活。

  2018年,复旦大学生态学博士谭坤和耿洁入选志愿者,也是首批驻岛的两位女性志愿者。如今,岛上有了网络信号,补给时间缩短,并且新增添了一套视频监控设备,志愿者在海岛上监测鸟类繁殖情况更方便了。

  “神鸟”成群

  从志愿者小屋出发,两边是一人多高的五节芒,中间有一条小路,通向观测木屋。

  隔着茂密的五节芒,就已听到燕鸥嘈杂的叫声。电话亭大小的小屋设有方形观察窗,凑到跟前,豁然开朗:一大群白花花的燕鸥正在趴窝孵卵,大部分是大凤头燕鸥,它们扬着鲜黄色的长嘴,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丁鹏让记者留意肤色较白的燕鸥,“你看,那里有4只。”它们是“少数派”,背羽浅白,喙也不是黄色,而是橙红色,嘴尖呈黑色,那就是中华凤头燕鸥。

运送补给到铁墩岛。 王自堃 摄

  经过连续6年招引,今年来到铁墩岛繁殖的中华凤头燕鸥数量已达49只,其中有16对开始孵蛋。6月10日,志愿者发现了3只雏鸟破壳而出。

  铁墩岛原本并不适合燕鸥繁殖。实行人工招引后,丁鹏和同事们在岛上安装了350只假鸟模型、两套24小时不间断播放燕鸥鸣叫声的扩音机,以吸引鸟群。不仅如此,丁鹏他们还在岛上开拓出一片适宜燕鸥产卵的繁殖地,又用船运来细砂,铺在坡地上,并不时地驱赶鸟类天敌。

  有了如此“走心”的前期准备,才有如今燕鸥云集的景象。从近5年的统计看,韭山列岛已成功孵化出至少30只中华凤头燕鸥,极度濒危的“神话之鸟”全球也不过百只。

  心在飞翔

  然而,在丁鹏心中,中华凤头燕鸥似乎“名气”还不够大,“人们可能熟知黑脸琵鹭、大天鹅,但提起中华凤头燕鸥,就很少有人知道。”他说,一种生物的知名度越高,当地群众参与保护的积极性也会越高。

  自从象山海洋与渔业局派人驻岛后,周边渔民捡拾鸟蛋的现象已基本杜绝。但要真正得到保护,还需要更多的科普宣传,让更多民众自觉地爱护海岛,保护“神鸟”。

  丁鹏给自己设定了小目标,他准备深造学习海洋生态学知识,科学保护海岛珍稀资源,续写与“神话之鸟”的不解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