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页头部广告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海洋经济 > 产业经济

探访京城海鲜市场

时间:2016-01-27 09:07:12    来源:中国海洋报    作者:朱 彧  刘 川

1563_gy_1453771958349.jpg

过去生意红火的海鲜市场如今门可罗雀   中国海洋报记者 朱彧 摄

1608_zf_1453787242715.jpg

海鲜摊位上摆满了各种平价海鲜    中国海洋报记者 朱彧 摄

1618_zf_1453787595349.jpg

市民在批发市场选购平价海鲜   中国海洋报记者 朱彧 摄

1797_zf_1453795993289.jpg

平价海鲜更吸引大众目光   中国海洋报记者 朱彧 摄

  近年来,受国内高端餐饮市场萎缩影响,海产品行业不景气,海鲜酒楼生意下滑,海鲜销售额持续减少,高档海鲜价格被市场“腰斩”。面对困境,海鲜餐饮企业和海产品经销商积极谋求转型,重新明确定位,努力开拓平民消费市场。

  海产品市场风光不再
  新年伊始,位于北京市光彩路的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但是,同在一条街上的海鲜批发市场却门可罗雀,生意清淡。
  春节将至,节日的味道越来越浓。作为餐桌上的佳肴,北京地区海鲜销售情况怎么样?哪些海鲜最受老百姓欢迎?近日, 中国海洋报记者走访北京最大的海产品批发市场——北京大红门京深海鲜批发市场时发现,受国内高端餐饮市场萎缩影响,今年的海产品市场遭遇销售难题,高档海鲜销量大幅减少。
  海鲜生意不好做
  1月14日10时,北京大红门京深海鲜批发市场小水产厅内显得很冷清。前来购买海鲜的顾客并不多,不少海鲜商户在自己的摊位前无所事事,百无聊赖。
  2005年北京大红门京深海鲜批发市场开业,宋文权就在小水产厅里租了一个13平方米的摊位卖海鲜,至今已有11年。“近两年海鲜销售遇冷,生意大不如前,往年这个时候特别忙,店里的顾客很多,但是现在送礼的少了许多。”宋文权说,“除去摊位费,海产品销售基本不赚钱,我都想转行了。”
  商户赵职会经营的“海景水产”不仅在小水产厅拥有独立的门面,在广州、上海、珠海、厦门等地也都设有分店,主营中低端海产品,也兼卖一些高档海鲜,主要从山东、福建、海南等地进货。在他的记忆里,前几年“生意很好做”,近两年则是“很艰难”,即使是中低端海鲜“生意也不如过去了”。
  走进店里,几十个水族箱里摆满了龙虾、青斑鱼、龙胆、左口鱼、多宝鱼等海产品。每个水族箱上都贴有标签写着价格。记者发现,其中一个贴着“斑石鲷”字样的水族箱却是空的,标签上标价每斤150元,看起来已被闲置了很久。赵职会无奈地苦笑:“这个箱子以前用来装高档海鲜,现在已经卖不动了,只是以前的标签还没来得及撕掉。”
  高端海鲜利润持续缩水
  在很多人看来,海产品销售的利润很高。提到这个话题,已经从事海产品销售11年的赵职会深深叹了一口气:“说实话,10年前每斤海鲜的利润还有3元~5元,现在已经跌到每斤仅0.5元~1元。”
  北京大红门京深海鲜批发市场综合服务部经理苏大伟直言:“现在北京海鲜生意不太好做,销量比往年下降很多,高档酒店需求慢慢减少,商户供应量也逐步缩水,未来海鲜行业可能还将持续低迷几年。”
  北京大红门京深海鲜批发市场综合服务部主管林霖列出了一组数据印证了利润减少的原因,2014年原产地南美洲的帝王蟹每斤售价180元,今年每斤降到150元;原产地越南的花龙虾2014年的价格在每斤260元以上,今年降到每斤230元左右;多宝鱼去年的价格在每斤20元左右,今年则在每斤12元~14元的价格区间波动,很多海产品价格都出现了不同程度地下降。
  然而,海鲜价格下降并没有刺激销量的上涨。“2013年以前,年初是海鲜销售旺季,而今年可能只会出现在春节前几天。”林霖坦言,受中央八项规定和国内高端餐饮市场萎缩影响,海产品销量锐减,高端海鲜销售量仅为过去的1/3,低档海产品销量增加了10%,但今年总体销售情况仍然不乐观。与3年前相比,市场新增商户有所减少,已进驻商户也开始有意控制进货数量。
  除了冰鲜活鲜之外,干货燕翅鲍也是“重灾区”,销量大幅锐减。“干货燕翅鲍等高档海产品已经很难盈利了。”苏大伟的语气中透着些许无奈。从历年销售情况来看,干货燕翅鲍大多用于送礼和福利采购,个人购买食用的很少。随着中央三令五申,严禁大吃大喝后,购买送礼的人明显少了很多。
  面对惨淡的行情,曾经“牛气冲天”的高档海产品商户也逐渐放下了身段,凡路过店铺的陌生人,无一例外被当作顾客,给予期盼的目光。苏大伟感叹:“海鲜销售和卖菜不同,它不是日常必需品,没多少人会来这里像买菜一样买海味干货的。”
  平价海鲜成新宠
  “2015年,京深海鲜批发市场日均销售额为2000万元~3000万元,其中北京地区的销售额在800万元~1000万元。”据林霖介绍,北京大红门京深海鲜批发市场的海产品主要以活鲜为主,中低端的海蟹、对虾、各种鱼类和贝类销量较大,主产地为山东、辽宁、福建等沿海一带,而海产品除了销售给北京的各大饭店和普通市民,其余的主要销往西北、华北、东北等地区,是全国各地海鲜货源的“批发地”。
  在市场小水产厅,多家小商户的实际销售情况印证了林霖的说法。海虾、蛏子、花蛤、鲟鱼、多宝鱼等相对平价的海产品受到顾客欢迎。
  1月15日是星期五,家住北京西城区马连道的张先生夫妇在宋文权的摊位买了一斤螺蛳和一小块三文鱼。他说:“我很喜欢吃海鲜,经常买螃蟹、海虾,一般不买高档的水产品。我们要吃高档海产品就不在北京吃了,去海边旅游的时候吃,那里既新鲜又便宜!”
  这一天,家住在北京东城区簋街的高女士准备去朋友家吃饭,她来到市场买了几斤海鲜。“我喜欢吃皮皮虾和鲟鱼,每次来购物大概消费在200元左右。”她说。
  “现在老百姓常买的是每斤50元以下的产品。”赵职会一边介绍,一边用手拿起一只浸在水池里的龙虾说:“在龙虾品种里,老百姓常买的是最便宜的波士顿龙虾,100多元钱就能买一只1斤多的龙虾,工薪阶层都消费得起。”
  因为中低端海鲜受到普通百姓欢迎,也有人看准时机,打算进军海鲜市场经营中低端海产品。
  1月14日中午,在苏大伟的办公室里,丹东商户孙树杰打算在市场租下一间带冷库的门面,经营贝类、梭子蟹等产品。孙树杰已经在丹东和沈阳开了店,这是第一次进军北京市场,他看重北京市场辐射范围广、影响大的优势。
  “虽然全国海产品销售不景气,但是我很有信心,中低端海产品老百姓能买的起、吃得起,信心要靠自己的努力来创造。”孙树杰说。
 
  海鲜餐饮企业转型度“寒冬”
  每天凌晨3点,一辆辆装满海鲜的厢式货车从北京大红门京深海鲜批发市场出发,奔向北京数千家海鲜餐厅。在商户们感叹“海鲜不好卖”的时候,作为海鲜消费主力的海鲜餐饮企业又是如何一种状况。
  开拓平民消费市场
  1月12日12时,记者来到紧邻南四环,主营中低端海鲜的瓯外楼7号酒店,虽然正值用餐高峰期,但是大厅的食客并不多,包厢里也没有客人。
  该酒店老板洪栋福是海鲜餐饮行业里的“新兵”。刚入行那会儿,海鲜餐饮行业经营形势并不好,但他当时并未过多考虑,仍然坚定地“下了海”。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对餐饮业影响很大,特别是海鲜酒楼,“现在海鲜餐饮行业不景气,也不只是我一家这样。”洪栋福说,“以前大家觉得吃一顿海鲜人均要消费上千元,现在海鲜便宜了,我这里人均消费只有100多元。”
  面对困境,餐饮企业们积极转型,努力开拓平民消费市场。2013年,邢氏海参馆的人均消费在300元左右。2014年,企业积极寻求转型,主动放低身段,原本“高高在上”的高档海鲜打出“平民牌”,如今人均消费仅为80元~90元。针对大众消费,饭店还推出了特价菜。像原价较高的海参,现价仅为每只50元~90元。
  “现在的高端海鲜餐饮市场已不能和3年前同日而语。”鸿锦海鲜大酒楼出品总监江国宾说,“2015年是北京海鲜酒楼的‘寒冬’,一些大型海鲜餐饮企业都倒闭了,不仅跟中央政策有关系,更重要的是经营问题。”
  谋求差异化竞争
  鸿锦集团董事长张珊伍是浙江人,2005年开办了第一家以瓯菜为主的海鲜酒楼,初衷是“让身在北京的家乡人能吃道地到的家乡味儿”。正因如此,酒楼客源定位主要是苏浙、福建等地的客商,人均消费在150元左右。
  江国宾在北京海鲜餐饮行业工作了19年,10年前来到鸿锦海鲜大酒楼,掌管公司在京连锁店的后厨事务。他介绍说,酒楼主打苏浙一带的虾蟹、黄鱼、鲳鱼等东海特产,大部分海产品都是直接从渔民手中采购而来,帝王蟹、龙虾等部分高档海鲜则是从美国、澳大利亚空运到京。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前,我们公司高端海鲜销量占15%,中低端占20%。现在高端海鲜销量占有率为10%,中低端占到30%。”江国宾分析说,由于酒楼定位有针对性,已拥有稳定的客源,政策给企业带来的影响程度相对较轻。
  主题类餐厅收效显著
  当中央八项规定对海鲜餐饮市场带来冲击后,许多海鲜餐饮企业开始谋求转型,海鲜自助、海鲜铁板烧、海鲜火锅等主题概念类海鲜餐厅应运而生,并不断增加,收效不错。
  深海800米海鲜自助餐厅地处王府井商圈,装潢主打蓝色系,蓝色的海豚气球、海鲜吧台、水幕设计,使它吸引了很多客人。该餐厅经理王先生介绍,“我们餐厅定位中高档消费,午餐人均258元,晚餐288元,消费人群是企业高管和白领,平时餐厅能容纳300人,每天的上座率都保持在80%左右。”
  北京海鲜船自助餐厅坐落于北京CBD地区,紧邻国贸、嘉里中心等高档写字楼,去年12月12日开业,主营澳洲龙虾、苏眉鱼、东星斑等进口海鲜,人均398元的价格令人咋舌。据餐厅经理陶女士介绍,该餐厅能容纳210人就餐,平时的上座率在80%~90%,而周末则是100%,客户多以商务宴请和家庭聚餐为主。今年1月海鲜船的天津店已在装修过程中,预计3个月左右开业。
  在北京东城区东四九条胡同里,有一家仅有60个餐位的老船舱蒸汽海鲜饭店。救生圈、船锚、水手照片……在这家店吃海鲜,有种坐在船舱里就餐的感觉。餐厅经理陈先生说:“我们有30多种海鲜产品,与传统海鲜餐厅不同的是,我们的海鲜都是以两为单位称重销售,人均消费在150元,每天的上座率在80%左右。”
  看着自助餐厅和新概念餐厅的风生水起,很多海鲜大酒店也跃跃欲试。“目前鸿锦海鲜大酒楼已经在北京南城开了6家大规模的连锁酒楼。”江国宾表示,未来公司还计划新开“缩小版”的海鲜餐厅,将更有时尚感和针对性,用实惠的价格吸引大众“值得”一吃。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内容页方块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内容页方块10
最近更新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