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海洋经济发展论坛综述

作者:记者郭松峤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2-06 09:21:33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2月1日,由国发智库研究院、山东产权交易中心主办,中国太平洋学会海洋经济创新发展分会等单位承办的2018海洋经济发展论坛在山东省济南市召开。论坛以“全面深化下的经略海洋之路”为主题,海洋行政管理人员、涉海专家、学者围绕海洋经济创新发展、海洋资源交易机制等议题展开深入探讨交流,共谋海洋发展。


  创新引领海洋经济发展

  近年来,我国海洋经济稳步发展,海洋产业已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创新推动海洋经济高质量发展是本次论坛的焦点之一。与会学者嘉宾普遍认为,应尊重海洋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适应国际海洋事务的深刻变化,创新发展战略以指导海洋经济科学发展。

  武汉大学边界与海洋研究院教授李仁真看来,发展海洋经济是我国建设海洋强国的重要途径,海洋经济创新发展需要涉海金融服务业构建相应的金融政策。“由于海洋经济受海洋巨灾风险的影响很大,如何坚持陆海统筹建立海洋巨灾保险制度,运用金融市场机制分散海洋巨灾风险,是我国保障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必须破解的难题。”李仁真说。

  李仁真建议,应当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海洋巨灾保险制度。在制度设计中,应当坚持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原则,协调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让政府作为指导者、支持者,提供法律政策资金支持,引导市场主体有序参与,同时解决海洋巨灾保险的可负担性和覆盖率问题,制定海洋巨灾保险的相关法律。

  自然资源部海洋战略规划与经济司沈君处长说,应进一步强化海洋科技创新驱动,尤其是充分调动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各类海洋创新主体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把海洋科技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发展海洋经济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人才培养。”中国海洋大学校长助理廖民生表示,我国目前有2000多所高校,但是海洋人才总量不足,尤其是缺少海洋高新技术人才。他建议,应大力发展海洋高等教育,优化海洋人才结构,把人才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国发智库研究院执行院长沈刚认为,我国在海洋经济创新发展进程中,不仅需要提升如海上石油钻井平台、深远海开发装备等海工装备方面的硬实力,更需要加强海洋信息化方面的软实力建设。

  沈刚建议,应构建海洋信息化处理和建设的统一标准。首先要在充分吸收借鉴环保、林业等相关领域已出台的标准规范的基础上,构建海洋信息处理标准、数据库建设标准、系统建设标准和信息编码规则等内容,并依托全国统一的标准和编码规则对信息进行整合处理,这样以前建立的各相关系统可以通过数据接口集成,以后开发的系统通过唯一代码融合,确保数据的共享和互动。

  建设海洋资源市场体系

  海洋资源交易机制也是论坛的热门议题之一。很多参会人员表示,目前我国海洋事业全面推进过程中显现出海洋资源要素错配、海洋经济创新不强等问题,应加快海洋资源市场化配置,提升海洋资源使用效率和开发能力,构建现代化海洋经济体系,推动海洋经济向质量效益型转变。

  目前,福建福州、山东烟台等地专门成立了海洋资源市场交易平台,但全国性的海洋资源市场化交易平台尚未组建,各地交易平台差别很大。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主任卢延纯认为,在海洋资源交易过程中,公开透明高效的海洋资源市场化交易平台,是全面推进海洋资源市场化交易的基础性工作,要积极推动建设统一开放的海洋资源市场交易平台。

  “海域是海洋经济发展的重要空间载体,行政审批是我国海域使用权取得的主要方式,该方式使得市场配置资源机制没有得到有效发挥。”自然资源部南海规划与环境研究院副研究员杨黎静表示,应加强海域市场的统一监管,一是要创新和完善海域市场监管,如建立海域市场的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加强海域市场的信用体系建设。二是构建风险可控的海洋金融监管体系。

  “应完善海洋资源的综合管理机制,充分发挥协调机制作用。”大连海洋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贺义雄说,目前我国已建立起海洋资源开发协调机制,但从实际效果来看,还存在一定问题。希望随着自然资源部组建,能建立起一个完善的海洋资源管理协调机制,以保障我国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

  山东是沿海大省,在深入实施海洋强国战略中,积极培育海洋经济发展高地,不断推行海洋管理创新举措,在烟台创设全国首家省级海洋产权交易平台——烟台海洋产权交易中心,并率先出台海洋资源进场交易政策。

  烟台海洋产权交易中心总经理王波表示,下一步,中心将发挥产权市场在汇聚资源、盘活资产、活跃经济等方面的作用,为山东省海洋产权市场建设、海洋经济融合发展提供新动能。

  深入参与国际海洋事务

  论坛上,围绕全球海洋治理的讨论也很热烈。与会人员纷纷表示,海洋是全球合作与发展的重要载体,建设海洋强国必须坚持全球视野,积极主动参与国际海洋事务规则的建设,体现负责任大国的使命与担当。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傅梦孜表示,我国作为海洋大国,应重点布局高新技术产业,优先发展海洋生物技术、海水淡化、深海资源技术等产业,通过有来有往、互利互惠的经济活动,实现国际优势互补,全球产业互联互通。

  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庞中英用“公地悲剧”的理论分析了全球海洋治理存在的问题以及中国的角色作用。他认为,全球海洋治理是全球治理的一个大领域,同时又是高度复合性的。应构建海洋发展的和平国际环境或者国际秩序,协调新兴海洋强国与老牌海洋强国之间的矛盾。同时还要调节不同海洋文明之间的关系,避免文明的冲突,塑造海洋领域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随着人类加速走向深海、极地,对海洋的全方位立体开发的时代正在到来,水下、深海、极地等新兴领域的治理问题也日益凸显。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胡波认为,我国应在不改变现有海洋基本秩序的基础上,积极探索水下安全、大洋开发等新兴海洋领域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