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者建言深海能源发展

作者:记者高悦 庞修河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1-14 09:35:0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1月8日~9日,2018深海能源大会在海南海口召开,吸引了近千名专家学者参加。加强科技创新、开发深海能源成为专家学者热议的话题。大家认为,走向深海是我国缓解油气资源压力、保障能源安全的必然选择,必须加强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力度,突破制约产业发展的重大技术难题,提升深海能源开发水平。


  向深海油气进军

  深海是我国未来油气工业长期发展和油气资源接替的重点,全球海洋石油资源的44%分布在深水区。自2013年以来,全球共发现91个可采储存量大于2亿桶油当量的油气田,其中52个油气田发现于深水或超深水勘探区,占新增储量的47%。但是,长期以来,我国海洋开发仅局限在近海,由于缺少高科技深海装备,对于深海油气资源的开发,只能望洋兴叹。

  中国海洋石油工业起步于上世纪50年代,1982年成立了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作为我国从事海洋油气资源开发的国家石油公司,中海油经过30多年的不懈努力,通过对外合作和自主创新,基本建立起了比较完整的海洋石油工业体系。

  在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总地质师谢玉洪看来,我国海油油气开发经历了早期对外合作、自主研究和探索、实质性勘探共3个阶段。

  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早期对外合作阶段,60余家国际石油公司进入南海北部展开规模勘探,对超过300米水深的陆架区大型目标做过探索,但大多失利,并对深水烃源质量和储层规模要素提出了质疑。

  在1996年开始的自主研究和探索阶段,我国通过系统研究、由浅入深,以位于深水油气运移路径上的有利构造为突破口,证实了南海深水区的油气资源潜力,在深水区发现了一大批大型潜力目标供钻探优选。

  2006年以来,进入了深水实质性勘探阶段。目前,已建设了由陵水17—2、荔湾3—1、流花34—2等气田组成的我国南海首个深水气田群;在南海海域采用固态流化方法试采天然气水合物获得成功,在海洋天然气水合物研究领域取得重大进展。

  “深海油气资源勘探开发,需要高新技术装备作为基础。”谢玉洪表示,随着我国首座代表当今世界先进水平的半潜式深水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在南海开钻,标志着我国在深海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具备了自主研发和国际竞争能力,迈出了走向深海能源开发的实质性步伐。

  目前深海资源开发处在从勘探向全面开采迈进的关键节点期,深海油气开发面临许多挑战和困难。

  “中国海油愿与各界共同努力,为加快推动深海能源高质量开发利用和海洋强国建设做出新贡献。”中海油董事长杨华建议,要尽快完善我国深海能源开发战略,务实推进深海能源开发项目;聚焦海洋强国战略需求,坚定自主创新信心,共同解决深海能源开发关键技术问题;高度重视海洋生态保护,把海洋生态文明理念融入深海能源开发各方面和全过程。

  海洋能开发成趋势

  谈到可再生能源,人们更多地会想到太阳能、风能等。其实,海洋每天都在有节奏地“呼吸”,潮起潮落之间,就为人类呈上了宝贵的新能源,包括潮汐能、波浪能等在内的海洋能也是可再生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海洋能符合国家产业结构调整和新兴产业发展的方向,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自然资源部海洋战略规划与经济司司长张占海表示,海洋能具有开发潜力大、可持续利用、绿色清洁等优势。“十三五”规划将发展可再生能源作为推动能源结构优化升级的重点,并明确提出“积极开发沿海潮汐能资源”。

  说海洋能很“清洁”,是因为按照国际一般标准折算,和用煤炭发电相比,利用海洋能发电每度电约减排0.997千克二氧化碳和0.03千克二氧化硫。如果建成10万千瓦的潮汐能电站,每年便可减排二氧化碳80多万吨。我国近海海洋能资源技术可开发量达7622万千瓦,每年就可实现二氧化碳减排5.3亿吨。

  海洋能还是新的“经济增长点”。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海洋能产业具有产业链条长、带动性强等特点,将有效促进新材料、装备制造、电站运营等一大批上下游产业和技术的发展,非常符合拓展蓝色经济空间要求。

  当前,加快开发海洋能已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去年3月,国际能源署海洋能系统技术合作计划发布新版国际海洋能愿景报告预测,到2050年,全球海洋能总装机量可超过300吉瓦,总投资达350亿美元,创造直接就业机会达65万个,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约5亿吨。

  近年来,英国、美国、日本等传统海洋能先进国家持续加大开发投入。2004年以来,欧盟已经投入1.9亿欧元支持海洋能项目研发,推动海洋能产业商业化发展。英国计划对装机不足30兆千瓦的波浪能及潮流能电站给予差额合约电价,2017年度的资助金额达2.9亿英镑。

  我国海洋能产业虽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2010年,我国设立了海洋能专项资金用于重点支持海洋能示范工程、关键技术装备产业化、新技术研究试验、公共支撑服务体系建设等。截至今年,专项资金已支持了114个海洋能项目开发,投入经费总额近13亿元,涌现出50余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应用前景好、符合我国海洋能资源特点的波浪、潮流能转换新技术、新装置,其中部分技术装置已达到或接近国际先进水平。

  与海洋能产业一同拓展的,还有国际海洋能领域的影响力。2011年,我国加入了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海洋能国际组织,成为第19个成员国。近年来,我国与英国、欧盟等签订了多个海洋能开发的合作协议,也与柬埔寨、缅甸等东南亚国家达成了合作意向,为我国海洋能技术“走出去”奠定了基础。

  “海洋能技术将成为共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抓手。”张占海表示,“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对开发利用海洋能具有迫切需求,积极推动海洋能产业的国际合作将有利于提升我国在未来国际海洋能产业分工中的地位。

  未来几年,我国海洋能产业发展要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张占海表示,我们将推动6项具体行动促进我国海洋能产业发展。具体而言就是制定海洋能产业发展战略,完善政策体系;开展海洋能资源调查评估,摸清资源家底;推进海洋能规模化应用,促进海洋能产业发展;建设一批海洋能示范工程,延伸产业链;完善海洋能产业公共服务体系,夯实产业基础;加强开放合作,积极参与国际事务,持续引进全球创新资源,推动海洋能技术“走出去”,服务“一带一路”建设。

  走向深海勇担当

  南海拥有我国油气资源总量的三分之一,其中一大部分资源分布在我国管辖的海域,尚待开发。与会专家认为,海南省在深海能源勘探、油气开发利用等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要发挥好海洋资源效益,在开发深海资源、保护深海环境等方面做出新贡献。

  “海南作为全国海洋面积最大的省份,四面环海,注定要靠海吃饭。”海南省省长沈晓明表示,向海洋进军、向深海进军、向海洋强省进军,是海南未来的发展方向。欢迎深海领域有实力的企业积极参与,也希望专家学者为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自贸区(港)建设贡献智慧和力量。

  “深海领域有望成为海南省主要的经济增长点。”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守为看来,走向深海、发展海洋经济,将有力带动海南地方经济社会发展。”

  周守为建议,我国应由浅至深,优先发展适应我国南海北坡既经济又高效的油气勘探开发技术体系与装备体系。要开展南海中南部油气田独立开发的工程技术、工程装备等前瞻性研究,推进深海重大装备核心部件国产化。加强适应南海的深海应急装备研发,建立600米~1500米水深的应急维修体系。加快深海油气产业发展,以自主开发引领共同开发。

  开发深海能源,离不开科学技术的有力支撑。中国工程院原院长周济说:“南海地理地貌、海流气象条件异常复杂,深水油气开发面临一系列技术难题,因此打造海洋油气勘探开发的技术研究高地是海南建设南海油气勘探和开发服务保障基地的紧迫任务。”

  近两年来,中国工程院与海南省、中海油的合作取得了积极成效。去年11月,中国工程院和中海油联合成立了中国海洋资源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今年7月,中国工程院与海南省政府联合成立了中国工程科技发展战略海南研究院。

  “未来三方将在深海能源开发利用等方面继续开展合作,携手迈向新征程。”周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