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舟山远洋渔业海上流动服务平台记事

作者:记者郭媛媛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6-28 14:23:2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浙江舟山是远洋渔业大市,远洋船队规模达到500艘,约占全省的80%、全国的20%,作业区域遍及三大洋和近10个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其中在东南太平洋鱿钓渔船220艘,占全国的70%以上。近年来,舟山积极探索管理服务从境内向公海延伸的路径和办法,率先在东南太平洋建设远洋渔业海上流动平台,以服务强化管理、以管理推动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

  打通远洋服务“最后一公里”

  今年5月,舟山国家远洋渔业基地下属舟山市普陀远洋渔业有限公司“普远801”鱿钓船,经过短暂时间的境外修理检验,整装一新,再次从秘鲁最大渔港——钦博特港起航,踏上今年东南太平洋公海航行新征程,到厄瓜多尔外侧公海海域进行为期一周的先期探捕试生产。

  作为全国率先实施的首个远洋渔业公海流动管理与服务平台,去年5月底,“普远801”也是从钦博特港正式首发,开启了舟山市远洋生产指挥船在东南太平洋公海定期航行的常态机制。一年多来,“普远801”劈波斩浪,累计航行3万多海里,完成应急抢险救助10余次,医治海上病员82名,紧急护送病危船员进港救治12名,捎带船员进出港近400人次,实施登船检查80艘次……为公海作业的远洋渔船和渔民平安生产提供了有效服务。

  同时,“普远801”还打通了公海渔场同境外港口的“最后一公里”,在人员中转、紧要生产物资捎带以及危重病员护送进港等方面,不仅方便了舟山的远洋渔船,也惠及了山东、江苏等省外远洋渔船,备受业界好评。2017年10月,“普远801”与“舟渔8号”接力救助一艘秘鲁籍因故障失事漂流的渔船,拖带护送该船和5名船员到达秘鲁利马港,受到秘鲁港警总局、我国驻秘鲁大使馆和当地渔民的赞扬。

  调解纷争的“娘舅船”

  今年5月,舟山第一个远洋调解组织在宁泰远洋52号船上成立,舟山市普陀区虾峙镇分管的远洋渔业党支部和各家远洋公司驻外办事处共同组建了调解工作室,成为远洋依法调解、法律援助、普法教育新平台。

  该工作室成员向记者介绍,调解工作室的任务是及时做好矛盾纠纷化解工作,并寻求海事法庭、公安机关和相关涉海涉渔单位的协助,共同做好矛盾纠纷的法律解释、法律咨询、法律援助等事宜。

  工作室准备把国内海域“海上网格”模式拓展至远洋海域。虾峙镇已将全镇的远洋渔船划分为6个海上网格,每个网格配一条“娘舅船”。“娘舅船”由网格组长所在船担任,并聘请在编组船队内有威信、组织协调能力强、政治觉悟高的渔船老大、党员船员、热心船员为兼职调解员,共同参与“娘舅船”调解,更好地解决远洋渔业生产出现的矛盾和问题。

  医疗救护的“120”

  舟山远洋渔业海上流动平台还以生产指挥船为载体,提升海上医疗救助能力。

  一是建设海上救护医疗站。“普远801”投入经费200万元,专门建立了医疗室,配置了手术台、心电图、简易B超、急救氧气瓶等医疗设备和急诊所需的常用药品,为远洋渔民提供更加方便、快捷的生命安全保障。市卫生局及时协调办理了船上诊所的资质审批,确保船员海上看病可以享受与陆域同样的医疗保险,专门选派了具有丰富临床经验的医师到海上问诊,并与舟山网络医院建立了远程视频会诊系统。5月份以来,先后接诊治疗了病员30余人,渔民们亲切地称之为“阿拉远洋捕鱼人的医疗站”。

  二是构建海上医疗救护网。在舟山南美远洋渔业办事处的联络协调下,以“普远801”随船医生为主,吸纳舟渔、宏润、宏普、汉益等远洋公司海上医生参加,组建了海上医疗救护网。遇有病员,互通信息,调剂药品器械,增援手术,从而整合了海上有限的医疗资源,提升了救治能力。

  方便快捷的“绿色通道”

  远洋鱿钓渔船常年在公海作业,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返回国内。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会选择在境外翻修或保养船只。但由于当地船厂设施条件有限,维修后的船只仍经常出现故障,往往需要其他船只长距离拖带救助。以前,远洋渔船各自为阵,企业、船东内部求援往往无法有效沟通。自从有了远洋渔业流动平台,渔船发生事故,“普远801”会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关键时刻为船主解难。

  此外,远洋渔业海上流动平台的建立,直接强化了海上物资补给。出海期间,大批船员需要通过秘鲁港口进行中转轮换,但因渔船有配员限制,且进入生产旺季,进港船只数量越来越少,人员、物资往往不能及时到位。自从有了“普远801”定期航行,境外陆域和公海渔场的通道更为便捷。舟山南美远洋渔业办事处、舟山市远洋渔业协会和各远洋渔业企业建立微信群,每月提前告知“普远801”进出港信息,人员、物资便可及时捎带到目的地。每逢海上船只出现故障,来自国内的专业维修人员以及海上维修所需的物资配件,可以搭乘“普远801”很快赶赴事发海域。

  舟山远洋渔业海上流动平台的摸索与实践,为全国远洋渔业海上公共管理服务平台的建设提供了可复制的“浙江样板”。它直接构建起了境外陆域和海上渔场的绿色新通道,为远洋渔船和渔民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