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纪行|考察队开展首个生物采样作业

作者:本报特派记者 王自堃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1-07 12:02:1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1月2日,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队乘坐“雪龙”船驶出长江口,进入东海。与此同时,今年第26号台风“玉兔”的残余云系如同兔子的长耳朵,伸进了东海海域。

  3日开始,队员们迎来了上船后的第一个周末。然而这个周末并不好过。“玉兔”蹦一蹦,“雪龙”摇三摇,受3米~4米大浪区影响,“晕船模式”提前开启。

  “这还没到西风带呢,就晕成这样?”

  “现在晕晕也好,到了西风带就适应了。”

  队员们从不同角度理解着“不期而遇”的晕船。

  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队副领队魏福海今年是第9次前往南极,多次勇闯南极内陆高原,担任过昆仑站、泰山站站长。一上船,他就剃了光头,两道浓眉透着果敢自信。然而,不惧南极内陆高原极端环境的魏福海却“过不去晕船这个坎。”

  10月28日开始,魏福海与中国极地中心的同事们在码头参与“雪龙”船装载物资,这是历年来装船货物数量最大的一次。有人打趣:“他眼睛都熬红了,晕船一定是因为干完了装船大活,‘闲下来’产生了‘副作用’。再多干点儿就不晕了。”

  晕船对于出远海的人来说,是永恒的话题,每个人都有克服晕船的高招。有的伸展侧卧,不再下床;有的深得“药”领,一颗(晕船药)就睡;还有的投入工作,转移注意力,忘掉晕船这个事儿。大洋队正是如此。

  11月4日下午,本次南极考察首个生物采样作业在船舶摇摇摆摆中开始了。大洋队队长蓝木盛和队员们利用“船载走航自动表层水系统”采集了首批7升表层海水,过滤获取了生物多样性和群落结构滤膜样品,现场测定了直径小于3微米的微微型浮游生物丰度(包括种类和数量)。

  蓝木盛介绍,这些“不起眼”的生物在海洋生态系统中占有重要地位,尤其在寡营养海区可提供高达40%的生产力,是重要的“海洋固碳使者”。沿着“雪龙”航线一路观测下去,可以获得温带、热带海洋以及南大洋等不同纬度海域的微微型生物样本。

  “这是一个持续性的观测,可能要经过5年、10年的数据积累,才会得到一个比较客观的结论,进而反映生物与环境及全球气候变化之间的关系。”蓝木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