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纪行|从“雪龙”船上集装箱管窥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

作者:本报特派记者 王自堃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1-06 09:16:2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河堤往往人相送,一曲晴川隔蓼花。”长江入海口旁,每到南半球夏季来临,中国极地考察队员就像候鸟一样奔赴心中的圣地——南极洲。

  去南极,曾经被称为“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早期南极探险家不仅需要面对滔天巨浪、厚重浮冰以及严寒低温的考验,还常因营养不良而罹患坏血病。当时的海上交通工具大多是不堪一击的木制帆船。

  如今站在红白相间的万吨级极地科考破冰船“雪龙”号旁,考察队员心中更多激起的是自豪和对万里航行的期待。沿船舷两侧通道绕行一周,船体中部整齐码放的集装箱引人注目。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队副领队魏福海介绍,往年“雪龙”船一般装载物资2000吨左右,今年则达到了2500吨,为历次之最。

  “雪龙”船上塞得满满当当的集装箱像是一种无声的宣告,意味着此次南极科学考察任务相当“立体”“丰满”。记者在集装箱中发现了“35次内陆”“泰山站”等字样,这些物资中包括带窗户的红色集装箱房,是用于“泰山站二期”建设的;一个蓝色集装箱,箱门上贴着“女士卫生间”的铜质标牌,用于恩克斯堡岛新站建设;还有一台白色储油罐,上面用蓝字写着“直升机专用”。

  在众多的集装箱中,一个蓝黄两色的浮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它的外形看上去就像个超大号的陀螺,上书9个大字:西风带环境观测浮标。此浮标为我国自主研发建造,将布放在“咆哮”西风带。第35次南极考察队大洋队队长蓝木盛告诉记者,国际上在西风带布放浮标获取长期观测数据罕有先例,那里海况恶劣,对浮标的结构坚固程度、数据传输稳定性都将构成严峻挑战,但也令人充满期待。

  除了令人瞩目的新站建设、艰苦的内陆考察和多学科大洋综合调查,考察队还肩负着中山站卸货的重任,那将是一场与时间赛跑、同天气较量的“大戏”。同时还要开展中山站常规保障、停机坪建设、站区连廊及蔬菜温室建造等等工程。可以想见,考察队在南极的日子“一点儿也不会闲着”。

  每一次远行都装载着无限的期待,每一次前往未知世界,都是人类历史上不可磨灭的足迹。起航前,常有一个问题萦绕脑际:为什么要去南极?现在,站在乘风破浪的“雪龙”船头,你会瞬间明白,比“为什么去”更难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不去”。

  南极就在那里,我们一定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