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洋第49航次第4航段回收海底地震仪采录

作者:本报特派记者 赵 宁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5-28 09:31:4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深夜,西南印度洋上,几名科考队员手持长杆,站在“向阳红10”船后甲板的右侧,严阵以待。远处,一颗比篮球略大的红色物体闪着光,向船身慢慢漂荡过来。

科考队员将海底地震仪回收至甲板

  长杆的一端是一个网兜,待红球一靠近,便被队员迅速地兜了起来。

  “网住了,网住了,快收!”收杆、拉绳、拖拽……几名科考队员各司其职,将这枚球状物小心翼翼的拖到了甲板上。

  这是当地时间5月11日晚,中国大洋第49航次第4航段科考队员在“玉皇”矿化区回收海底地震仪(OBS)的一幕。

  “唤 醒”

  海底地震仪是研究地球物理的专用仪器,它通过记录海底地震波动信号,对海底地层结构做地震波成像,为人类认识海底地球内部结构提供依据。

  当晚,“向阳红10”船抵达我国西南印度洋多金属硫化物勘探合同区——玉皇矿化区。

  “今年3月份,我们在这里布放了15套长周期海底地震仪,监测“玉皇”矿化区微地震发生的时间和空间信息,现在我们要将其回收。”负责该项目的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丘磊向记者介绍。

  这些海底地震仪重20公斤到40公斤不等,直径大约七八十厘米。它们按照设定的站位,沉入海底,像一个给人看病的“听诊器”,监听地球内部的震动信号。

  回收海底地震仪,需要先将其“唤醒”。丘磊将一个手提箱状的声学通讯甲板单元打开,通过它“呼唤”海底的地震仪。

  声学甲板单元连接着声学探头。丘磊将探头放入水下3米处左右,开始发送声学指令。

  “啾啾”,发射器发出一阵类似蛐蛐的鸣叫声。

  “地震仪收到信号后,自动与沉耦架断开连接,然后浮至水面。”丘磊介绍,“小一点的地震仪上浮速度约每分钟40米,大的每分钟50米。”

  地震仪浮到海面后,发送GPS信号,呼唤“向阳红10”船接它“回家”。

  追 寻

  “捞球容易找球难。”地震仪上浮后,如何准确定位并找到它,是回收中的关键一环。整个寻找过程全凭肉眼。在茫茫的大海中发现一颗比篮球大不了多少的地震仪,难度可想而知。

  最快的时候,队员们仅需5分钟就能发现地震仪。然而,并不是每一次都那么顺利。

  “今天有一套地震仪找不到了。”当地时间5月12日下午5点30分,记者刚刚来到餐厅,便听到了一个坏消息。

  作业组科考队员告诉记者,那套地震仪的GPS信号一直收不到,加上白天的光线较强,也没有发现地震仪的踪影,只能暂时放弃。

  当晚8点,科考队决定在夜幕中再次寻找“失联”的地震仪。

  “地震仪上浮后会发出红光,夜晚更容易寻找一些。但它已经在海面上漂了一整天,位置可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们需要尽力一试。”丘磊告诉记者,一套地震仪价值不菲,里面还有珍贵的数据,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言放弃。

  “向阳红10”船将所有房间的窗帘紧闭,以避免光源干扰。队员们或站在驾驶台,或站在甲板,在一片漆黑的海面上睁大眼睛“扫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向阳红10船”来回航行了90分钟,队员们的眼睛已经疲惫不堪,几欲放弃。

  “看到了!船头十点方向,有红光!”突然,一名科考队员率先发现了地震仪的踪影,兴奋地喊起来。

  “向阳红10”船立即加速,全速向着地震仪驶去。半个小时后,这套地震仪终于完好地回到甲板。

  解 译

  当地时间5月13日晚上9点,“向阳红10”船所在海域下起了大雨,海面形成一片雨雾,借着探照灯的光亮,科考队员穿上雨衣继续作业。

  很快,队员们捞起一个地震仪。几名队员一脸得意地喊着:“加油,只剩最后两个‘球’了!”

  在两天的回收作业里,记者参与并见证了多次艰难的捕球过程。有时因为涌浪太大,地震仪多次与网兜擦肩而过,只能不断调整船体位置一次次尝试。有的时候因为地震仪太重,波浪又大,队员们很难一下将其网住,需要多人协同作业。

  一个地震仪刚捞到甲板上,“向阳红10”船就立即前往下一个回收点。丘磊和其他科考队员利用这个时间,用淡水将地震仪冲洗干净,关闭释放灯,放到实验室保存。

  接下来,丘磊会将海底地震仪的数据导出,通过这些数据对“玉皇”矿化区微地震发生的时间和空间信息进行解译,从而进一步了解该海域的海底地质构造信息,为我国西南印度洋多金属硫化物勘探合同区的勘探提供重要的基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