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对惊险 ——走近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极地科研团队

作者:本报记者 陈佳邑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4-09 10:08:5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人们一直相信,人迹罕至的地方,往往藏着更多的未知。于是,孤独而遥远的南北极,成为无数科研人员向往之地。

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化学室研究人员参加极地考察 

  自1998年起,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化学室极地科研团队一直积极参与我国的南北极科考工作。他们中,有身经百战的极地元老,又有初露锋芒的科研新锐;有临危不惧的热血男儿,也有不让须眉的铿锵玫瑰。近日,记者来到这个团队,听他们讲述极地考察的那些事儿。

  采样惊魂一刹那

  越神秘,越危险。

  “出门全靠走,通讯全靠吼。”先后3次参加极地科考的王震副研究员这样描述极地生活工作的日常:没过膝盖的积雪、挡住视线的风暴、突然降临的危险,随时考验着队员们。

  2016年2月的一天,王震与一名同事到月牙湖采样。近岸湖面冰层太厚,必须到冰面相对较薄的湖中间取样。

  “那天天气不错,晴天,没大风,大家状态都比较放松。”王震回忆道,出于安全考虑,他还是按规定给同事腰间系上绳索,另一头系上水桶放在岸边。

  同事带着采样工具从近岸挪向湖中央。没过多久,冰面上突然传来一阵金属撞击的“咚咚”声。

  正在岸边负责观测的王震低头一看,绳索这边的水桶快速朝湖心方向滚去。王震立即上前一把抱住水桶,抓住绳子就往岸上拽。“如果人落水了,身上的企鹅服一旦浸水,非但浮不起来,还会成倍增重加速下沉。”

  经历了这次事件,王震变得愈发小心谨慎,他说,“后来在极地,任何细节都不敢疏忽大意,一想到那次惊险的画面,就一阵后怕。”

  极地考察始终伴着惊险而行。王震和同事们承担着“雪龙”船航线水体、沉积物中重金属、持久性及新型有机污染物状况调查与监测等工作。多年来,他们获取了南极长城站和北极黄河站地区,典型外来物质的环境水平、分布规律与来源特征,为研究南北极典型外来物质的全球迁移行为提供了基础数据与信息。

  自己救了自己一命

  面对突如其来的危险,被大家戏称为“女汉子”的李文君也深有感触。“掉过冰窟窿,陷过沼泽地,差点从山坡滚下大海。”她一边回忆,一边卷起袖子,当初遇险时留下的伤疤还在。那是2015年初,参加第31次南极考察的李文君与几位同事到企鹅岛架设大气监测装置,为了赶时间抄近路,不小心滚落山坡留下的。

  由于通往企鹅岛只有一条仅在低潮时才会出现的小“路”,因此科考队员必须赶在涨潮前完成任务原路返回。“所谓近路,就是一个将近45度的小山坡,虽然不陡但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李文君回忆,“当时脚底一滑便沿坡面冲了下去,下边就是茫茫大海,我脑子一片空白。幸亏手上还攥着刚才架设装置时用的榔头,便下意识地一下把榔头插进旁边的冰面上,救了自己一命。”

  “由于我回去得晚了,潮水已经涨到了大腿根,‘路’肯定是看不到了,我想队友们可能都回去了。”惊魂未定的李文君匆匆赶到汇合地点,“等我看到一团团鲜艳的红衣服,仍然出现在约定地点,我知道我的队友们还在等着我。之后大家一起摸索着蹚过了那条已经看不到的小‘路’回到营地。”

  每次看到伤疤,李文君就会想起那次死里逃生的情景,也会想起队友们。“共患难的队友情谊才是冰天雪地里最温暖也最难忘的东西。”她说。

  那次南极科学考察中,李文君和队友们摸清了菲尔德斯半岛上各种介质金属元素的基线水平和转化规律,并发表第一作者学术论文一篇。她还被授予“第31次南极科学考察优秀党员”称号。

  途中突遇北极熊

  “蔚蓝的大海、延绵的雪山、呆萌的企鹅、可爱的北极熊,让人们对极地充满了期待,但往往是去了才发现,那些其实都是‘断章取义’拼凑的美好。”那广水研究员感叹,“特别是那些野生动物,简直让科考队员唯恐避之不及。”

  科考活动一般都在夏季进行。夏冰融化、食物匮乏,饥肠辘辘的动物只能游到陆地上觅食。在北极,北极熊越来越高的造访频率,时刻提醒队员们时刻做好防熊准备。

  “进行防熊训练,随身携带来复枪是北极科考的标配。”那广水说。

  2014年7月的一天,执行第6次北冰洋科考任务的那广水和同事一行4人按计划前往湾底冰川采集污染物和柱状沉积物样本,就在距离目的地只有一个小坡的地方,对讲机里突然传来队长急迫的声音:“快回来!前方有熊!”话音刚落,四人攥紧手中的枪掉头就跑,一边跑一边还不时回头张望。就这样一路跌跌撞撞,跑了将近3公里,又返回了考察站。

  原来,挪威的瞭望警戒人员从塔上观测到了只有一坡之隔的北极熊和中国队员,于是赶紧通报,这才让队员们躲过了与北极熊的“正面相遇”。

  第二天,确认了北极熊已经离开该区域,那广水和队员才翻过小坡,到达指定地点。“当时还依稀可见北极熊留下的硕大脚印。”那广水回忆说,那种触目惊心的感觉到现在都忘不了。

  幸运的是,此次考察成果喜人。“我们揭示了新污染物得克隆在北极地区的分布特征,解析了北极王湾海域不同水层中得克隆的组成特征及主要来源。此外,还评估了极地新兴污染物监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那广水欣慰地说。

  艰辛奋斗获殊荣

  近几年来,化学室极地团队致力于揭示南北极新型有机污染物分布特征、来源传输与多介质环境过程,阐明了北太平洋和北冰洋大气沉降与分配规律,完成了《极地生态环境监测规范(试行)》。在2017年我国第8次北极科学考察中首次开展了微塑料监测工作,并且在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中,于南极戴维斯海域发现聚丙烯微塑料,这在国内尚属首次。

  这一系列成果,为夯实我国极地科学研究、保护极地生态环境和参与解决全球极地问题提供了有力的科学保障和支持。2017年,国家表彰了为中国极地考察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60个先进集体,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化学室名列其中。

  “接下来,我们会进一步扩展极地生态环境监测与评价工作,深入开展大洋和极地持久性有毒物质的环境行为研究。”那广水介绍,“我们将尝试以抗生素抗性基因等新型污染物为抓手,探索其对海洋和极地迁移规律及生态的潜在影响,积极参与大洋和极地的国际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