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航次随笔

作者:王瀚宇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10-26 07:22:2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绛蓝的大理石上,蒙着一层薄薄的轻纱,海在睡。季风如低飞的信天翁,呜呜掠过,她竟一无所知。
  “多波束、多波束,抓斗出水,请打点。”
  再拉一把,再拉一把……白色的襁褓里包裹着来自印度洋底的宝贝,要作业组员没收浮球玩具,抱起轻抚才肯入睡,睡入“大洋一号”这甜美的摇篮。
  玄武岩、沉积物、生物样本——大丰收。
  采样、分类、清洗——腰酸背痛。
  存放、检测、分析、写报告——头昏眼花。
  打起精神,继续战斗!
  “大洋一号”呵!朝霞的红晕在你背上抚摸,一丝丝醉意,一点点温暖。
  奉献的人儿在你背上拼搏,一颗颗汗珠,一滴滴热血。
  ……
  落日似一面铜锣,在海平线做古典式庄重的告别。海平面映出鲜血般的火花,辉煌、明丽、闪闪烁烁。梦与醒在这里切割。沉睡,便是海洋的尽头吗?非也!这里没有尘世喧嚣,躲开了陆上世界的凌乱嘈杂和灯红酒绿,但不等于看不到大自然的弱肉强食。相反,没有障目之物,它异常清楚。海洋不时向我们绽放着它野性的温柔。
  大气旋来啦!初次出海的我曾多次想象“大洋一号”船顶风前行的场景:它像身着白色战袍的勇士出阵,披荆斩棘破浪前行,任山丘般的涌浪做扇它耳光的游戏;或者,它只是颔首微笑的老者,默默凝视、包容大洋这不听话的野孩子。其实,只有摇晃。固定设备,关门关窗。驾驶台和轮机部的人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从胸膛里发出的歌声穿透餐厅的大门。健身房里,抽球声愈尖愈细。人的气息从未如此强烈。
  是因为摇晃吗?如醇美的香槟般喷薄而出吗?酒开!于是晃得稍稍轻了。礼节既至,灯火重掌,不等Party结束啦!离席的我们仍在原地工作,陪伴着继续狂欢的狂风与巨浪!
  “这根缆压到了,换个位置固定。”无数个如此这般细节的叠加反复,耗掉了无暇记清数目的日日夜夜,耗不尽调查队员们的热情和勇气。安全、稳定、成功都源于此。
  “多波束、多波束,拖体入水,请打点!”……
  ( 作者系北海调查船船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