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龙”船上的“清华哥”

作者:特派记者吴琼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09-20 10:10:0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正在执行北极考察任务的“雪龙”船上,有一位人称“清华哥”的小伙子,其实他并非毕业于清华大学,而是因为他的名字叫杨清华。

  杨清华来自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是一位面貌清秀的“80后”。他有着13年的极地工作经历,在南极越过两次冬,到过两次北极,算得上是个“老极地”了。

  杨清华做起事来不急不躁、任劳任怨,曾获得全国海洋系统优秀科技青年、中国极地考察先进工作者、谢义炳青年气象科技奖。考察队里很多年轻人都被他“吸粉”,总爱围在他身边问东问西,“清华哥”已经成了他的“官称”。

  冰站作业身先士卒

  此次北极考察计划布放冰浮标,首先就要找到合适的大块浮冰。近年来,随着北极海冰的快速融化,“找冰”成为一项极具挑战性的任务。

  自从“雪龙”船进入冰区,杨清华就“宅”在视野最好的驾驶台。他和副领队何剑锋、船长朱兵一起,每天举着望远镜寻寻觅觅。“反正现在北极地区处于极昼,无所谓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有时间就要找浮冰。”杨清华淡定地说。

  在寻找浮冰前,作为大气海冰队队长,杨清华做了大量准备工作。他相信,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他协助起草了《冰站作业实施方案》和《冰上作业规程》。走航时,又组织队员反复测试浮标信号,检查确认组件是否完备,并进行了多次“演习”。

  冰站作业期间,杨清华带领队友连续7天在冰站作业。夏季的北冰洋,冰面上有许多覆盖着薄雪层的融水坑,极难辨别,再加上随时可能“光顾”的北极熊,冰上作业危机四伏。

  作业前,杨清华和同事郝光华最先上冰探路,测量冰雪厚度,标出融水坑,以保障冰上作业安全。在凛冽的寒风中,在冰冷的冰面上,他们成功布放3套海冰物质平衡浮标、5套温度链浮标和1台冰基漂移自动气象站,超额完成了布放任务。

  每一次作业,手和脸都会冻得通肿,双脚也都冻木了,但杨清华总是很开心,因为“基于这些冰基浮标,我们可对北极中央航道区域的海冰环境开展长期业务监测,进而改进对北极海冰环境的预报预测能力”。

  走航观测坚守一线

  驶入冰区,杨清华主要负责组织走航海冰和气象业务观测任务。为了获取尽量多的观测数据,除了用多手段的自动观测,他和队友们还要开展24小时连续人工观测。

  冰站作业期间,每当作业结束,杨清华总是叮嘱大家赶紧休息,他自己却继续到驾驶台值班至午夜。冰站作业过后,他又主动承担了零时到7时的观测工作。整整10天,杨清华很少休息,红着眼守在驾驶台。

  “清华哥特别照顾我们,怕我熬不住,让我值上半夜。我们组的李春花是女队员,清华哥安排她值白班。零时到7时这段最难熬,由他顶上。”在队友郝光华眼里,杨清华特别为他人着想,苦活累活都自己扛。

  此前,北极中央航道区域观测数据极少,杨清华他们这次获取的海冰和气象第一手观测数据非常珍贵,为综合分析评估中央航道的海冰环境特征及适航性、系统验证海冰卫星遥感和数值预报产品提供了基础数据和参考依据。

  实地验证创新成果

  海冰是影响高纬冰区航行的关键因素,虽然通过卫星遥感手段能够获取海冰所占的密集度信息,但受海冰表面融化影响,却难以得到夏季的海冰厚度数据。

  为了早日给我国北极考察提供可靠的冰厚预报产品,过去几年来,杨清华带领团队连续攻关,终于首次将两种准实时的冷季冰厚数据同化到海冰—海洋数值预报模式,并通过融合夏季海冰密集度观测数据,初步解决了夏季海冰厚度预报这一国际技术难题。

  在此基础上,他们建立了北极海冰—海洋集合预报系统,并于2017年7月投入业务试验。自8月1日起,预报中心首次向北极考察队提供了海冰厚度和海冰漂移数值预报产品。

  现场观测结果显示,该系统给出的北极冰厚预报结果与实地观测数据较为吻合。

  “这是我国首次为北极考察提供海冰厚度的数值预报,它的可靠性增加了我们成功穿越北极中央航道的底气。”杨清华感到很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