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海洋政策“大反转”及其影响

作者:李景光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0-11 09:32:2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今年6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关于促进美国经济、安全与环境利益的海洋政策行政令》,废除了前任总统奥巴马2010年发布的《关于海洋、海岸带与五大湖管理的行政令》,将以保护海洋和可持续发展为主的政策转变为以开发利用和为美国安全与经济利益服务为主的新政策,使美国的海洋政策在方向上产生了180度大转弯。

  特朗普上台后,在海洋领域采取了一系列与民主党政府截然不同的政策和行动。特朗普希望大幅度地、迅速地扩大联邦水域的海洋石油与天然气生产。2017年4月28日,特朗普发布了《实施美国首部海洋能源战略的总统行政令》,使美国海洋石油与天然气政策退回到2008年,启动了对奥巴马发布的《外大陆架石油与天然气租赁计划》的全面审查(该计划决定,在计划发布后的5年内禁止租赁北极和大西洋的石油与天然气,奥巴马还禁止进行海洋地震探测)。2017年6月5日,特朗普政府的国家海洋渔业服务局宣布将向5家公司发放许可证,允许他们在美国的大西洋沿岸海域进行地震探测。

  同时,特朗普要求对过去10年内划设或扩大的所有国家海洋保护区和海洋国家纪念碑进行评估,以确定管理每个保护区的成本和“与潜在的能源和矿产勘探及生产相关的机会成本”。

  美国各界对特朗普海洋政策的反应

  美国各界对特朗普的海洋政策普遍持反对态度,只有少数机构对其表示欢迎。

  奥巴马的海洋与海岸带问题顾问和世界自然基金会海洋政策部主任公开发表文章对其进行批评,认为特朗普的行政令强调的是海洋开发利用,而不是海洋保护,称特朗普的行政令是“朝着错误方向迈出的一步”。奥巴马时期的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局长认为,特朗普“使海洋政策退回到了20世纪60年代”,特朗普的行政令推行的是“一个掠夺性和不负责任地利用海洋的政策”“非常没有远见”。“美国进步中心”海洋政策部主任列举了特朗普在海洋与环境问题上的一系列错误做法,认为特朗普“破坏了美国政府原先一直推行的十分和谐的政策”,特朗普的海洋政策“肯定会在两党面临越来越大的抵制”。

  《华盛顿邮报》6月20日刊登题为“特朗普废除了奥巴马时代的海洋保护政策”的署名文章,称“特朗普总统终结了一项为期8年的海洋保护政策”,文章还提到,(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一位政策分析师认为特朗普的行政令“是不负责任的举动”。

  美国《科学杂志》6月19日刊登题为《特朗普的新海洋政策使奥巴马对海洋保护与气候问题的重视淡出视野》的署名文章,开场白就是“保护海洋和应对气候变化已不再受重视,取而代之的是就业和国家安全”。作者认为,奥巴马强调“保护、维护和恢复海洋、海岸带和五大湖生态系统的健康”,“特朗普政府将这些内容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与特朗普提出的美国第一政策是一脉相承的”。

  6月28日,《斯坦福新闻》发表署名文章,称特朗普的海洋政策“重视资源的开发利用,而不是重视保持海洋生态系统的功能与生产力”,“唯一重要的工作是石油、天然气和军队”,该政策“对经济和就业的长期影响将是毁灭性的”。

  在一片批评声中,美国海洋产业协会主席于6月19日发表简短声明,表示“欢迎新的国家海洋政策行政命令”,认为特朗普“扭转了2010年《国家海洋政策》的错误做法”。

  特朗普新海洋政策的影响

  一、对美国国内海洋管理体制和活动造成冲击。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特朗普的新海洋政策已经给美国的一些涉海工作造成不利影响。

  美国的海洋空间规划工作是奥巴马时期极力倡导的事业。但现在,一些地区空间规划机构被认为是“官僚机构”,这些机构和美国各地的空间规划也许将不得不退出历史舞台。特朗普已命令对过去10年设立的海洋保护区和海洋纪念碑进行审查,等待它们的结果也许不会令人乐观。据报道,根据特朗普的提案,国家海洋与大气局2018年预算将减少16%,包括完全取消为一些最普遍、最成功的计划提供资助,例如为“国家海洋补助金学院计划”“海岸带管理计划”和“国家河口研究保护区系统”等提供的资助。特朗普在海洋政策领域采取的行动,已经严重背离了海洋政策的主流,对美国海洋资源和沿海经济进行的可持续、以科学为基础的管理工作产生了直接冲击。

  二、对当前国际海洋治理的原则、理念和行动产生重大影响。

  联合国各次环境与发展会议倡导的可持续发展和海洋综合管理,尤其是联合国提出的“可持续发展目标14”,即“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促进可持续发展”,是各沿海国家的共同目标与任务,世界绝大多数沿海国家一定会共同努力推进这一目标的实现。特朗普把海洋开发利用放在首位,提倡为推进美国的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服务,这与他推崇的“美国第一”原则和突出军事利益与经济利益的做法完全一致。据美国一些从事海洋保护和海洋规划的人士称,海洋保护和可持续发展让位给海洋开发与利用,让位给军事安全和经济利益,这种做法是一个大倒退。特朗普的海洋政策,与以往各界美国政府所倡导的政策方向大相径庭,也与世界各国在保护海洋与开发利用海洋两者之间求得平衡的做法有天壤之别。鉴于海洋的连通性,特朗普的新海洋政策势必影响到美国的邻国,乃至世界的海洋。为此,美国不少有识之士对特朗普政府海洋政策的“大反转”提出批评,敦促其改变“实用主义政策”,重新回到国际社会所倡导的“可持续发展”的正确轨道上来。

  (作者系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