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难忘的震情会商

作者:国家海洋信息中心退休干部 安振声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5-23 09:29:4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有人称:“治愈癌症、造永动机、地震预报”,是世界科研三大难题。而我有幸参与过地震预报研究,并且参加过多次震情会商,感到十分自豪。我现在虽已退休,但几十年前从事地震预报研究的种种经历和往事,却不时浮现萦绕在我的脑海,始终难以忘怀。

  1976年6月12日,四川省地震局发出通知,要在成都召开龙门山中南段地震趋势会商会,我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的主办单位是四川省地震局和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主要议题是,研究商讨四川地区出现的异常情况。

  22日上午8时,会商准时开始。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负责人首先介绍了相关情况。她说:最近以来,四川地区出现了一些异常情况。第一,本月初,大邑、邛崃一带,丘陵、山坡和稻田里,有数万乃至十万只青蛙、蟾蝓群斗,叫声震天,死伤遍野。同时,在河流中,有成千上万条蛇,三五条拧成一团漂在水上。这种现象,实属罕见,是否和地震有关?!第二,自今年3月以来,一二级小震不断,且有增强趋势。第三,地震前兆观测中出现了一些异常情况。所以,把大家请来,研判是否有地震发生的可能。若发生,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多大震级?希望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

  经过3天的集中发言讨论,所涉及的地震前兆异常观测要素有:重力场、磁力场、地应力、地电阻率、地下水中氡浓度和二氧化碳含量等。出现前兆异常的台站,多集中在大邑、邛崃一带和灌县。水准测量,松潘出现了异常。异常时间均较短,幅度皆较小。据此,大家普遍认为,1976年仅有发生5级左右或5级~6级地震的可能,地震地点在出现异常的区域内。最后,我们根据预报海洋潮汐的思路和经验,对四川地区的地震能量积累释放变化的预测曲线进行研判,又根据对地震时空迁移规律的探讨,提出了预报意见:1976年四川地区将有6级~7级地震发生,较大可能发震时间是7月、8月、9月,较大可能发震地点是黑水、松潘、剑阁一带。

  会后,我听到几个人在私下议论交谈。甲说:“就目前出现的异常情况,时间短,幅度小,要发生,也就是一个5级左右地震,我还看不出今年四川会发生6级地震。”乙说:“对呀!我也有同感。可是,有人竟报6级~7级,挂上了‘7’。”丙说:“报7级,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7级地震的能量,相当于30多个6级地震的能量。报5级~6级,可以设防,也可以不设防。报7级,属于强震,是一定要设防的,需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报对了,好说,报不对,是有责任的!”丁说:“从目前的情况看,异常多出现在大邑、邛崃一带。北部的黑水、松潘一带,仅松潘水准测量出现了异常,再者两地相距150多公里,难道是声南击北?我看,报的地点也有点儿悬!”他们的交谈,声音不大,又不是正面对我说,我也就没有做声。不过,却使我思绪万千,七上八下,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当晚8点,忽然听到宿舍门当当做响。打开门,只见一位60岁上下,身高一米七左右,浓眉方脸,两鬓染霜,慈祥而威严的老人站在我面前,他微笑着说:“您是国家海洋局情报研究所的安同志吗?”我说:“对呀,请进,找我有事吗?”他说:“我姓杨,在当地工作,来串个门儿(后来得知他是四川省委书记,杨超)。”接着他继续说:“你们单位在什么地方,也搞地震吗?”我说:“在天津,也搞地震工作。地震局是主管单位,我们是协作单位。”他说:“都一样,都是为人民服务。”我说:“这几天的会议,我看见您老了,每天都是早早就到,坐在前面,听得是那么认真,那么仔细,全神贯注。”他说:“年纪大了,怕听不清,怕忘。”只见他宽额上的深纹,似饱经风霜,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脸上总带着微笑。他说话的声音,似洪钟一样响亮。他继续说:“这几天的会议,我听了听,想了想,感到你们的意见有些不同之处,我想进一步了解了解,学习学习。”我随即在床铺上展示出曲线和图表。从工作原理、方法思路、曲线绘制、预测检验,一直到为什么提6级~7级,报7月~9月,报黑水、松潘、剑阁一带,逐一进行了坦诚的毫无保留的详细汇报。有时他还进行检查,量测,还做记录。在整个汇报过程中,他不时提问,我也一一作了解答。他说:“你们做了大量工作,还有创新,我认为有道理。你们的意见,若遇波折,应该坚持。”我说:“人微言轻,又是协作单位,又是极少数,坚持恐怕也无济于事。”他说:“不对呀?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您是共产党员吗?”我说:“是。”他说:“那好。”最后,他斩钉截铁地说:“要记住,我们共产党人,就是要实事求是。要做到坚持正确的,改正错误的。为了人民的利益,赴汤蹈火,为了人民的安危,勇往直前。”

  26日上午,大会宣读会议纪要,其要点是:经与会同志充分发表意见,认真讨论,普遍认为,1976年四川地区有发生5级左右或5级~6级地震的可能,较大可能发震地点是大邑、邛崃一带或灌县、松潘。征求大家意见时,全场片刻沉寂后,有人说:“同意。”此时,昨晚杨书记坚强有力、掷地有声的话语,似乎在我耳边阵阵响起,促使我站了起来,说道:“我们的意见,虽是少数,但也是大家认真工作的结果,希望在纪要中有所体现。”与会领导经短暂商讨,最后在纪要中加上了:“还有人认为,1976年四川地区,有发生6级~7级地震的可能,较大可能发震时间是7月、8月、9月,较大可能发震地点是黑水、松潘、剑阁一带。”

  结果,1976年8月16日和23日,在松潘——平武一带发生了两次7.2级地震。由于震前有警惕、有设防,四川省政府和地震局采取的措施及时有力有效,均未造成人员伤亡。据有关专家对历史上同类级地震灾情的统计分析,此次预报可能使10万人左右免遭地震的伤害。后来,国家地震局还给我们颁发了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奖状。我为此尽了微薄之力,感到十分欣慰。当然,若不是杨书记到我宿舍里来,没有他的教导、鼓励,我能否勇敢地站起来,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这次震情会商,虽然与杨书记仅仅一个半钟头的近距离接触,却使我看到了老党员的工作作风。他教会我如何做人,怎样对待工作,以什么样的姿态对待责任和风险,怎样做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使我终身受益。

  地震,自古以来不知吞噬了多少人的生命!地震预报,在世界范围内尚未过关。在人类探索地震的道路上,我们应该有所作为,让我们也来一次科学大腾飞!我坚信,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地震预报一定能够越来越准确!我记得一位哲人说过:“理想是鸟儿的羽毛,而信念则是一对有力的翅膀。”我想,只要我们恪守信念,解放思想,勇于创新,勇敢探索,锲而不舍,一定能到达理想的彼岸,摘取科研宝塔顶端地震预报这颗璀璨的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