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三问

作者:记者汪涛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4-19 10:02:3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心海洋经济的读者可能还记得,2017年6月印发的《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提到,“构筑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枢纽和对外开放门户,推进深圳、上海等城市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自此,“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成为比国家中心城市更高层级的概念定位。那么,为什么要提出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它的内涵和特征又是什么呢?


  为什么要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这个概念是由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海上丝路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春宇在2012年首次提出的,并协助相关部门将这一概念写入了《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

  规划的原文是:推进国内航运港口建设。整合国内沿海港口资源,构筑“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枢纽和对外开放门户。推进深圳、上海等城市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在投融资、服务贸易、商务旅游等方面进一步提升对外开放水平和国际影响力,打造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排头兵和主力军。

  应该说,规划给深圳和上海的新定位——“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是一个很有想象空间的新定位、新目标,在中央提出“构筑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背景下,极具现实意义。

  张春宇认为,我国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主要基于以下原因:一是随着我国国综合国力的整体提升,我国已经具备了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基础条件。二是沿海城市自身发展需要。城市发展需要一个更高的定位和目标,尤其是深圳和上海,已具备这样实力和潜力……

  “可以说,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是我国海洋强国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和标志。也是我国参与全球海洋治理的一项重要举措。”张春玉说,“这一新概念的提出并付诸实践,是我国整体实力提升的必然趋势。”

  什么是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那么,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城市?

  从字面上理解,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应兼具全球城市(全球政治经济文化影响力)、中心城市、海洋城市三大特征,三者缺一不可。

  也就是说,全球海洋中心城市首先必须是一个全球城市,对全球政治、经济、文化具有控制力与影响力。

  其次,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是在一定区域内和全国社会经济活动中处于重要地位,具有综合功能或多种主导功能,起着枢纽作用的大城市或特大城市。

  再次,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还必须是一个海洋城市,以海洋资源作为基础,进行深度和广度开发,充分体现海洋核心竞争力,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实力较强的海洋经济结构;能够充分彰显海洋景观魅力、海洋文化特色;生态与城市和谐共生的城市。

  再具体到标准上,张春宇认为,只有具备了以下条件的城市才有资格成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要是全球航运中心,且港口物流业发达;要是全球海洋科技中心;要具有完备的海洋金融、海事法律等高端海洋服务业;要具有宜居宜业的城市环境,能够吸引国际高端人才;要具有突出的区位优势,城市发展后劲大;要在全球海洋治理中,扮演重要角色。

  张春宇进一步解释说,其中,航运中心仍然是海洋中心城市的重要功能,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在船舶规模、价值和航运公司总部数量上具有绝对优势;海洋金融、法律等现代海洋服务业是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核心竞争力;海洋技术水平和教育产业的水平高低和潜力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前景。

  “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竞争力还体现在政策框架、产业集群的开放度和信息共享度、营商便利度、城市的创新能力和企业家精神、国际化的优良生活环境等驱动因素上。”张春宇说,“因此,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不仅要有硬实力,还要具备足够强大的软实力,有能力吸引领先的海洋产业、海洋企业和海洋高端人才的聚集。”

  如何打造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对于深圳、上海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规划提出了如下的要求:

  一是在投融资、服务贸易、商务旅游等方面进一步提升对外开放水平和国际影响力,打造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排头兵和主力军。

  二是建设“中国邮轮旅游发展实验区”,统筹规划邮轮码头建设,对国际海员、国际邮轮游客实行免签或落地签证,发展邮轮经济,拓展邮轮航线。

  三是发展海洋装备制造业,构建海洋油气资源开发带和油气产业集群。

  四是对于上海,还提出了重点加快推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依托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改革创新,完善以船舶融资租赁、航运保险、海事仲裁、航运咨询和航运。

  对此,深圳、上海积极响应。上海市在其海洋“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提出,上海将积极探索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到2020年年底,初步形成与国家海洋强国战略和上海全球城市定位相适应的海洋经济发达、海洋科技领先、海洋环境友好、海洋安全保障有力、海洋资源节约集约利用、海洋管理先进的海洋事业体系。

  深圳市也将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列入了其城市发展规划,并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开拓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建设新领域。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张春宇表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不是各方面都要强大,但肯定有自己城市的特色,并把城市特色和优势发挥到极致。从目前来看,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要瞄准以下四个方向:产业聚集区、海洋科技和人才集聚区、海上丝绸之路国际合作示范区、海洋综合开发先行区。

  “从某种角度上说,上海已经属于全球的一个海洋中心城市了,但从区位优势上说,靠近南海的深圳更具发展潜力。”张春宇建议,深圳要打造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必须借助深圳相对完整的海洋产业基础、广阔的内陆腹地和香港高度发达的现代海洋服务业,尤其是国际领先的金融业,形成优势互补,推动蓝色经济发展;要以海洋生态文明建设为基本要求,以转变发展方式和构建现代海洋产业体系为主攻方向,以高度陆海统筹为途径,以高新技术产业和高端服务业为支撑。

  除了深圳、上海外,还有哪些城市有可能成为全球中心城市?规划中这样描述:“推进深圳、上海等城市”,至于“等”里隐藏了哪个城市,规划并没有提示。

  有专家做了统计,从规划中提及城市的频率看,以下城市在海洋经济方面更为重要:天津(14次提及)、舟山(14次提及)、青岛(11次提及)、大连(10次提及)、厦门(6次提及)、广州(5次提及)。相比深圳、上海,上述城市距离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尚有一定的距离。

  张春宇也认为,目前我国其他城市还不具备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能力和潜力。但他相信,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以及海洋强国建设步伐的加快,将会有更多的沿海城市朝着这个目标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