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海洋环境保护法为你守护最美那片海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0-31 13:59:4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政策发布:

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新修改的海洋环保法


        11月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海洋环境保护法》的决定。
  《海洋环境保护法》于1982年出台、1999年修订。此次修改的《海洋环境保护法》,落实了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对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新要求,与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等法律相衔接,加大了违法处罚力度,体现了行政审批“放管服”改革。
  为强化海洋生态环境保护,新修改的《海洋环境保护法》第三条明确,国家在重点海洋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敏感区和脆弱区等海域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实行严格保护。第二十四条规定,开发利用海洋资源,应当根据海洋功能区划合理布局,严格遵守生态保护红线。第二十四条规定,国家建立健全海洋生态保护补偿制度。
  新修改的《海洋环境保护法》第六条规定,国家海洋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沿海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根据全国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拟定全国海洋功能区划。国家海洋局生态环境保护司有关负责人表示,这是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全国海洋功能区划作为各类涉海规划、政策在空间开发和布局方面的基本依据。
  第十条新增两款,前一款明确排污单位应当遵守分解落实到本单位的主要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指标;后一款规定对超过主要染物排海总量控制指标的重点海域和未完成海洋环境保护目标、任务的海域,有关部门暂停审批新增相应种类污染物排放总量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表)。同时,为了避免限批一刀切,将限批限定于“新增相应种类污染物”。
  为了与《环境保护法》衔接,加大违法处罚力度,新修改的《海洋环境保护法》第八十九条取消了海洋环境污染事故30万元的罚款上限,按照事故程度分两档处罚,对造成一般或者较大海洋环境污染事故的,按照直接损失的20%计算罚款;对造成重大或者特大海洋环境污染事故的,按照直接损失的30%计算罚款。
  新修改的《海洋环境保护法》对于未批先建行为实行零容忍,海洋工程建设项目未依法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的,由海洋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停止施工,处建设项目总投资额1%以上5%以下的罚款,并可责令恢复原状;海岸工程建设项目未依法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的,依照《环境影响评价法》规定处理。
  现行法对违法排污、超总量排污、造成海洋环境污染事故的处罚是限期治理,但是限期治理已经不适应当前的环境保护要求,修订后的《环境保护法》已删除限期治理的规定,新修改的《海洋环境保护法》也删除了上述规定。第七十二条对于上述违法行为采取限制生产、停产整治等措施,并处以罚款;拒不改正的,按日计罚;情节严重的,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关闭。
  在落实国务院关于行政审批“放管服”改革要求方面,考虑到环境影响较小海洋工程和海岸工程只需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表,新修改的《海洋环境保护法》增加相关规定,减轻了企业负担。同时,优化环境影响评价程序,不再对建设单位编制环境影响报告书(表)的时间作出规定,只要求建设项目开工前环境影响报告书(表)必须得到批准,进一步为企业松绑减负。
  根据国务院取消行政审批事项有关规定,由《海洋环境保护法》设立的5项行政许可被取消,分别涉及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海洋行政主管部门和海事行政主管部门。新修改的《海洋环境保护法》第四十三、四十七、六十九条分别作了相应修改。(记者 赵婧)


学习贯彻:


推进生态文明  建设法治海洋

——学习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


国家海洋局党组书记、局长  王 宏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修正案)经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并于公布之日起施行。这是海洋生态环境保护领域的一件大事,对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升海洋法治水平、实施海洋强国战略具有重大意义。

一《海洋环境保护法》修订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必然要求

  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强调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用制度保护生态环境。十八届四中全会强调,用严格的法律制度保护生态环境,制定完善生态补偿和土壤、水、大气污染防治及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等法律法规,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十八届五中全会再次强调,实行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筑牢生态安全屏障。
  保护海洋生态环境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依法治海是全面贯彻依法治国的应有之义,如何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转变经济发展模式、呵护碧水蓝天、建设美丽海洋,已成为社会公众关心和我们急需解决的问题。当前,我国海洋生态环境整体形势不容乐观,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工作面临着保障发展、保护环境的双重压力,亟待通过修订《海洋环境保护法》体现生态文明建设新要求、落实依法治海新思路。

二《海洋环境保护法》修订是依法治海的有力抓手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正确处理好经济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牢固树立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的理念。本次《海洋环境保护法》修订工作,就是在这种理念的指引下,把党中央、国务院对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新部署固化到法律中,将生态保护红线制度确立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基本制度,并与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相衔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加大违法处罚力度。
  第一,在空间结构上优化海洋开发格局,修正案增加全国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有关内容,赋予它作为各类涉海规划、政策在空间开发和布局方面基本依据的地位。通过规划的实施,引导海洋开发活动向发展条件好的区域聚集,并使开发程度与环境资源承载力相适应。
  第二,在开发方式上倡导生态保护优先,修正案明确在重点海洋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敏感区和脆弱区等海域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开发利用海洋资源应严格遵守生态红线;确立了海洋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有了这个制度,就可以加快形成受益者付费、保护者得到合理补偿的运行机制;确立了区域限批制度,对超过主要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指标的重点海域和未完成海洋环境保护目标、任务的海域,有关部门将暂停审批新增相应种类污染物排放总量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表)。
  第三,在参与主体上构建政府和企业良性互动,修正案取消了5项行政许可,为企业松绑减负,与此同时,将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指标分解落实到各单位,从制度上倒逼企业提效减排、转型升级,从而推进涉海行业走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新型工业化道路。
  第四,在监管环节上提高处罚力度,修正案对于违法排污行为,引入了限制生产、停产整治、按日计罚等措施;对于未批先建等违法行为不再以5万~20万元为处罚标准,实行按投资额的一定比例处罚,并可责令恢复原状;对于海洋环境污染事故的罚款取消了30万元上限,造成一般或者较大海洋环境污染事故的,按照直接损失的20%计罚,造成重大或者特大海洋环境污染事故的,按照直接损失的30%计罚,大大强化了法律的震慑作用,体现了用严格的制度保护生态环境。 

三、贯彻落实《海洋环境保护法》是保护海洋环境的重要支撑

  2015年以来,国家海洋局结合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十三五”的重大部署和安排,提出经济富海、依法治海、生态管海、维权护海和能力强海五大体系,强调将“生态+”贯穿于海洋各项工作,将海洋生态文明建设摆在了更加重要的关键位置。《海洋环境保护法》的修订实施必将有力地促进“十三五”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的各项工作。为早日实现“水清、岸绿、滩净、湾美、物丰”的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目标,贯彻落实《海洋环境保护法》将是今后一段时间全海洋系统的重点工作。
  首先,各级海洋主管部门要深刻领会《海洋环境保护法》的修订实质,尤其是对新确立的制度和规定要学深悟透、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加快推进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建立健全海洋生态保护补偿制度,确定污染物总量控制指标,把相关制度作为贯彻落实《海洋环境保护法》的有力抓手;其次,各级执法人员要认真学习《海洋环境保护法》,对于新确立的处罚制度要做到理念上适应、水平上体现,执法过程中要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最后,要加大对沿海地区、涉海企业和社会公众的宣传,促使各级地方政府牢固树立绿色发展理念,严格根据全国和地方海洋功能区划,科学合理地保护和使用海域,督促涉海企业履行责任,提效减排,引导公众提高法律规范意识以及海洋环保意识。


专家访谈:

保护海洋生态环境  建设海洋生态文明

——就《海洋环境保护法》修改专访国家海洋局副局长孙书贤


 11月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海洋环境保护法》的决定。此次修改的亮点有哪些?修改这部法律有什么重要和现实意义?带着相关问题,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国家海洋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孙书贤。

  记者:此次《海洋环境保护法》修改的背景是什么?
  孙书贤:《海洋环境保护法》于1982年制定,1999年修订(2013年因取消部分行政审批事项而就个别条款与其他法律作过一揽子修改)。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环境保护法律法规、方针政策、污染防治理念等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海洋环境保护法》的一些规定需要作相应修改。本次修改主要聚焦在3个方面:一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作出的新部署、新要求;二是与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相衔接,强化法律责任,提高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三是对接国务院行政审批“放管服”改革,取消部分行政审批事项。

  记者:《海洋环境保护法》修改出台有何意义?
  孙书贤: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保护生态环境必须依靠制度,依靠法治。只有实行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才能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海洋环境保护法》是海洋环境保护领域的专门法,此次修改体现了海洋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和依法治国的要求,必将促进我国海洋生态环境保护事业发展,遏制海洋生态环境违法行为,切实改善海洋生态环境质量,对实施海洋强国战略具有重大意义。

  记者:此次修改有哪些亮点?
  孙书贤:本次修改主要有3方面亮点。
  一是将生态保护红线制度确定为海洋环境保护的基本制度,将生态补偿引入海洋生态保护领域。修改后的《海洋环境保护法》明确,国家在重点海洋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敏感区和脆弱区等海域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实行严格保护。国家建立健全海洋生态保护补偿制度。开发利用海洋资源,应当根据海洋功能区划合理布局,严格遵守生态保护红线,不得造成海洋生态环境破坏。由此把生态保护红线制度确定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基本制度,这既是现实需要,也体现了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理念从污染防治转变为生态保护。修改后的《海洋环境保护法》确立了海洋生态保护补偿制度,可以加快形成受益者付费、保护者得到合理补偿的运行机制,进而引导受益地区和保护地区之间通过资金补助、产业转移等方式实施补偿。
  二是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的地位和作用。2015年8月,国务院发布《全国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修改后的《海洋环境保护法》明确,国家海洋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沿海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根据全国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拟定全国海洋功能区划,报国务院批准。由此明确了全国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作为各类涉海规划、政策在空间开发和布局方面基本依据的地位。通过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的实施,引导海洋开发活动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
  三是加大了对污染海洋生态环境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修改后的《海洋环境保护法》对违法排污、超标排污等违法行为,由限期改正、罚款,改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改正或者责令采取限制生产、停产整治等措施,并处以罚款;拒不改正的,实行按日计罚;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关闭。对造成海洋环境污染事故的处罚,修改后的《海洋环境保护法》取消了30万元的罚款上限,对造成一般或者较大海洋环境污染事故的,按照直接损失的20%计算罚款;对造成重大或者特大海洋环境污染事故的,按照直接损失的30%计算罚款;并规定除罚款外,还需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增加了对责任人的处罚,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可以处上一年度从本单位取得收入50%以下的罚款。对严重污染海洋环境、破坏海洋生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于环境影响报告书未批先建的海洋工程,按照投资总额1%~5%进行罚款,远远大于修改前的5万~20万元罚款。
  修改后的《海洋环境保护法》还增加了环评限批的规定,对超过主要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指标的重点海域和未完成海洋环境保护目标和任务的海域,有关部门暂停审批新增相应种类污染物排放总量的海岸工程和海洋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
  修改后的《海洋环境保护法》大大提高了处罚力度,对环境违法行为的处罚不设上限,可有效惩治环境违法行为,体现了用严格制度保护生态环境的中央精神,为加快建立海洋生态文明制度,健全海洋空间开发、海洋资源节约利用、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体制机制提供了坚实的法律保障。贯彻落实好新修改的《海洋环境保护法》需要全社会的关心和支持,需要各级政府和各部门的密切配合和共同努力。各级海洋行政主管部门应带头学习宣传和坚决贯彻落实新修改的《海洋环境保护法》,严格履行法定职责,强化管理和服务,使新修改的《海洋环境保护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记者 赵婧)



依法管海治海 保护海洋生态

——《海洋环境保护法》修改专访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主任关道明



  2016年11月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海洋环境保护法》的决定。新《海洋环境保护法》确立了生态保护红线、生态补偿和环评限批等制度,取消了5项行政许可。这些修改对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有什么意义?对此,本报记者专访了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主任关道明,请其对《海洋环境保护法》的修改进行解读。
  记者:在海洋划定生态保护红线有什么意义,海洋部门将在哪些海域划定红线?
  关道明:新《海洋环境保护法》在总则中明确,国家在重点海洋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敏感区和脆弱区等海域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实行严格保护。在第二十四条规定,开发利用海洋资源,要严格遵守生态保护红线。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在这个理念指导下,海洋部门于2012年在环渤海三省一市率先开展了海洋生态红线划定试点工作。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对海洋资源超载区域实行限制性措施。2016年,发展改革委等九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印发<关于加强资源环境生态红线管控的指导意见>的通知》,明确海洋部门负责划定海洋生态红线。
  根据中央关于2016年划定海洋生态红线的要求,在系统总结渤海生态红线制度试点工作的基础上,今年6月,国家海洋局印发《关于全面建立实施海洋生态红线制度的意见》以及《海洋生态红线划定技术指南》,指导沿海地方根据保住底线、兼顾发展、分区划定、分类管理、从严管控的原则划定并严守海洋生态保护红线。
  海洋部门自开展海洋生态保护红线划定试点以来,对重要河口、重要滨海湿地、特别保护海岛、海洋保护区、自然景观及历史文化遗迹、珍稀濒危物种集中分布区、重要砂质岸线等实行了有效保护,取得了良好效果。目前,辽宁、河北、山东、天津已基本建立了海洋生态红线制度,将渤海约37%的海域和31%的自然岸线划定为红线区域。
  此次修改《海洋环境保护法》,将生态保护红线制度确定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基本制度,是将行之有效、成果显著的政策上升为法律,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举措,必将进一步推动我国的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工作。 
  记者:此次修改《海洋环境保护法》,第一次在法律中明确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的地位。对于开发与保护海洋有什么意义?
  关道明:修改后的《海洋环境保护法》规定国家海洋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沿海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根据全国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拟定全国海洋功能区划,报国务院批准。
  《全国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是由国家发改委会同国家海洋局组织编制,由国务院发布。它是《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进形成海洋主体功能区布局的基本依据,是海洋空间开发的基础性和约束性规划,将我国管辖海域分为优化开发区、重点开发区、限制开发区和禁止开发区4类海洋主体功能区。
  目前,我国绝大部分海洋开发利用活动发生在近岸海域,可利用岸线、滩涂空间和浅海生物资源日趋减少,过度开发问题突出;此外高消耗的能源重化工产业向滨海集聚的趋势明显,围填海规模不断增加,海洋生态环境压力越来越大。
  此次修法,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的地位和作用,就是要通过实施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一方面引导海洋开发活动向发展条件好的区域适度集聚,使集聚程度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另一方面对我国传统海洋渔场、海洋各类保护区等涉及海洋生态安全的敏感区域进行保护,限制或禁止进行大规模高强度集中开发活动和对海洋生态环境有较大影响的沿岸开发活动。规划的实施对于改善海洋生态环境、促进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有积极意义。然而,“两个区划”如何有效衔接是沿海各级政府,特别是海洋行政管理部门要充分重视的问题。
  记者:近年来,海洋环境公报显示我国近岸海域环境问题仍然突出。此次修改突出了总量控制和环评限批两项制度,对于改善海洋生态环境有什么作用?
  关道明:新《海洋环境保护法》强化了对主要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指标的分解落实,增加了环评限批的规定。这两点是对中央有关精神的贯彻,也是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现实需要。《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对水土资源、环境容量和海洋资源超载区域实行限制性措施,实行企事业单位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制度。
  关于总量控制,新《海洋环境保护法》明确排污单位应当遵守分解落实到本单位的主要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指标,这是对“实行企事业单位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制度”的落实。而且,把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要求量化为控制指标并分解落实到排污单位,从主管部门、执法部门角度来看,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从排污单位角度来看,只有提效减排,才能实现自身的可持续发展。从长远看,对于整个涉海产业的转型升级也有积极意义。
  关于环评限批,新《海洋环境保护法》一是规定了环评限批的条件,对超过主要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指标的重点海域和未完成海洋环境保护目标、任务的海域,要进行限批,对于地方政府和企业都有很强的约束作用,有利于督促地方政府完成海洋环境保护任务,有利于督促企业减少排污;二是规定了作出限批决定的部门,为什么由省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海洋行政主管部门进行限批,是因为限批海域可能跨地区,省级以下部门缺少相应的综合协调能力;三是将限批仅限于“新增相应种类污染物”,是为了防止出现限批一刀切的问题,比如石油开发企业主要污染物是石油类,如果相应海域仅仅是氮、磷污染物超标,则不会对石油开发项目的环评进行限批。
  这两项制度是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有力抓手,通过总量控制和环评限批联动,可以有效遏制海洋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
  记者:海洋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是近年来海洋环境保护领域专家们关注、讨论的焦点,也是此次修改确定的制度之一。这一制度的建立对于保护海洋环境具有哪些意义?
  关道明:新《海洋环境保护法》明确国家建立健全海洋生态保护补偿制度。生态补偿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等中央文件均提出了建立健全生态补偿的有关要求。
  为什么要实施生态保护补偿?因为它是一个受益者付费,保护者得到合理补偿的制度,通过经济手段调动各方积极性,是有效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手段。
  目前我国海洋生态补偿主要存在配套制度不完善,产权制度缺失,技术支撑不足等问题。其中涉及海洋生态环境保护性补偿的政策急需制定。在海洋生态环境损害性补偿方面,当务之急是确定海洋生态补偿标准。此外,要加强海洋生态环境监测,掌握海洋生态环境家底,建立海洋生态补偿的指标体系及核算方法,使海洋生态补偿有据可循。
  记者:此次修改还取消了5项行政许可,其中由海洋行政主管部门审批的海洋工程环境保护设施试运行被取消,请谈谈这些修改将给企业带来哪些益处?
  关道明:修改后的《海洋环境保护法》删除了海洋工程环境保护设施未经海洋行政主管部门检查批准,建设项目不得试运行的规定。意味着海洋工程环境保护设施审批试运行被取消。
  目前,申请海洋工程环境保护设施试运行的主要是海洋石油勘探开发工程。取消此项审批,对企业来讲,可以按照工程进度自由安排开工时间,是真正的松绑减负。但是,减负不减责,法律仍然明确规定海洋工程建设项目的环境保护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今后,我们海洋部门将通过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来保证海洋工程环保设施正常运行、污染物达标排放。
  此项修改减少了政府对企业生产运行的干预,落实了国务院行政审批“放管服”改革要求,有利于促进政府和企业的良性互动。(记者 赵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