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首次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试点纪实

作者:记者 赵 宁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7-05-12 09:20:1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协会组织现场调研

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第三批试点方案审定暨试点启动会现场

海洋工程灾害风险排查暨防灾减灾论坛现场

现场实测收集工程资料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9.0级特大地震并引发海啸导致福岛核电站泄漏,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3·11”灾难引起了全世界关注,很多国家对本国沿海重大工程的安全性重新评估。在我国,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迅速研究部署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其中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发挥了突出作用。


  2011年7月,按照国务院批示的要求,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承担了我国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工作。


  “这是我国首次开展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目前,协会已按照要求完成了全部工作,达到了预期的目标。”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秘书长屈强近日接受中国海洋报记者采访时说,“此次排查形成了一套科学可行的排查技术方法,摸清了重点领域部分典型工程的海洋灾害风险状况,构建了科学可行的风险排查技术体系,开创了行之有效的风险排查工作模式,提升了沿海地区海洋防灾减灾能力。”


  汲取教训 未雨绸缪  谨防日本海啸灾难重演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部太平洋海域发生9.0级特大地震并引发海啸,福岛地区遭遇海啸袭击,包括福岛第一和第二核电站在内的日本东海岸多座核电站受到严重影响。


  据有关媒体报道,地震发生时,上述核电站均实现了自动紧急停堆,但巨大的海啸还是对核设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尤其是福岛第一核电站,海啸波越过防波堤、淹没厂区并进入核电站内部,除了1台应急柴油发电机仍能工作,其他冷却系统供电电源全部关闭,反应堆温度骤升,继而发生核电站爆炸和核泄漏事故,放射性物质通过大气、海水和地下水扩散,造成大范围的环境污染。依据国际核事故分级标准,该次事故核定为7级核事故(最高级别)。


  我国沿海多是经济发达地区,改革开放30多年来,沿海经济快速发展,建设了大量的核电厂、重化工和储油储气基地等大型工程,各类工业园区蓬勃发展。据了解,这些大型工程建设过程中,除了核电厂综合考虑了风暴潮、海浪、海冰和潜在的海啸等海洋环境因素的作用和影响,大部分重化工、储油基地和化工园区没有考虑潜在海啸的影响,相关的建设标准也未对此提出明确要求。另外,沿海大型工程和工业园区运营过程中,基本没有开展针对海洋环境要素设计特征值长期有效性的校核工作,也没有开展系统性的重大海洋灾害风险评估和排查工作。


  “我国是世界上遭受海洋灾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一旦发生类似日本3·11那样的重大海洋灾害,不但会对这些基础设施产生巨大的破坏,造成核泄漏、危险化学品泄漏和溢油等事故,由此引起的次生灾害也将对周边区域的社会经济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研究员王健国说。


  “3·11”后,为防止日本海啸后发生的巨大灾难在我国重演,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立即组织多个领域的专家对海洋灾害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随后,协会向国务院提出开展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和评估工作的建议。


  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同年6月30日召开专题研究协调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交通运输部、国资委、法制办、中国地震局、中国气象局、国家能源局、国家海洋局等12个部委局和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会议确定,由国家海洋局牵头,尽快开展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评估和区划工作;由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从技术规范、评价标准入手,提出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方案并组织实施。


  精心谋划 创新模式  选择代表性试点先行排查


  沿海大型工程海洋风险排查在我国是一项全新的任务,具有涉及行业面广、工程类型多、技术复杂性高、组织难度大等特点,对于协会是一次难度不小的考验。


  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副秘书长向友权告诉记者,按照国务院协调会议的精神,协会首先从我国海区自然环境条件、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和海洋灾害成灾特点出发,组织国内多领域的知名专家和沿海省市相关管理部门编制完成了《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技术排查工作方案》,从而确定了工作的指导思想、原则和目标,构建了工作机制,初步确定了排查范围和对象,同时对编制排查技术规范、主要任务、分工和进度等作出总体部署。


  据国家海洋局发布的近10年《中国海洋灾害公报》(2006年~2015年)统计资料显示,我国海洋灾害主要以风暴潮、海浪、海冰、赤潮和绿潮等灾害为主,海平面变化、海岸侵蚀、海水入侵及土壤盐渍化、咸潮入侵等灾害也有不同程度的发生。


  “以直接经济损失、死亡(含失踪)人口、受灾人口3项指标衡量,我国风暴潮灾害最为严重,海浪灾害的损失排列第二,海冰排列第三。因此,我们最终将风险排查的灾种确定为:风暴潮、海浪、海冰,并进行海啸灾害的情景模拟。”向友权说。


  在排查对象的选择方面,协会同样十分慎重。向友权向记者介绍,我国黄渤海、东海和南海等海区自然环境条件差异较大,海洋灾害种类、发生频率、强度各不相同。同时,不同海区海岸带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与排查对象的脆弱性状态各异。


  “为此,协会充分整合多方面资源,按照分类、综合和优先排查的要求,历时6年,分3期完成了9个代表性项目的试点工作,覆盖了沿海核电、海洋石油、滨海旅游、石化炼化、城镇防护、港口等行业和风暴潮、海浪、海冰和地震海啸(情景模拟)等4个灾种。试点项目分布于我国的渤海、东海和南海3个海区以及辽宁、山东、浙江、福建、广东、广西和海南等7个省(自治区),具有行业、区域和灾种的典型性。”


  由于排查涉及多个灾种,且各灾种的成灾机理不同,影响途径的复杂多变。协会充分吸收国内外最新的理论研究成果和海洋风险评估经验,从风暴潮、海浪、海冰和海啸等灾种风险排查技术规程的编制入手,在考虑核电、石化炼化、围填海形成的工业开发区和用海城镇防护工程等类型基础上,最后集成为《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技术规程》。协会同时出台了一系列组织实施的管理要求,形成了有效的排查项目组织协调模式。


  基础数据资料收集、排查技术方案编制、现场补充调查、特征参数分析计算、海洋灾害风险评估和排查报告书编制……按照排查技术规程要求,9个试点项目共编制完成成果报告80余份,并在单个项目成果的基础上,按照“梳理、归纳、总结、提高”的要求,最终完成了《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工作总报告》和有关技术报告。


  报告显示:“试点工程均存在不同程度的海洋灾害风险,其中石化炼化、城镇防护、工业园区、人工岛工程风险较大,核电项目风险相对较小。”


  隐患多多 风险加大 亟须建立灾害风险排查机制


  “此次风险排查试点发现,试点项目中除核电站外,对于‘风暴潮+海浪’灾种组合,大部分项目存在整体或局部岸段的现状风险,而且部分项目风险较大。”王健国指出,“如叠加海平面上升因素,到工程设计使用寿命期末,风险有进一步加大的趋势。”


  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首席预报员董剑希向记者透露,对试点排查的工程进行的海啸灾害的情景模拟显示,超过半数的工程均不同程度存在海啸波漫顶甚至溃堤的风险。


  王健国认为,大型工程存在海洋灾害风险的原因有很多种。一方面,全球变暖、海平面上升等自然条件的变化,增加了海洋灾害风险水平。另一方面,不同行业对同灾种、同频率、同强度灾源采用的防灾工程设计标准不同,导致同区域防灾措施缺乏系统性和协调性。部分工程建设防灾标准执行的强制性不足,一些设计单位特别是部分业主为了减少建设成本擅自降低防灾标准,使保护对象的海洋灾害风险明显增大。部分项目运营过程中,对防护工程管理维护不善,出现大范围堤脚淘空、大面积护面块体脱落和构配件老化等问题。


  “试点排查工作揭示出来的这些问题具有代表性和典型性,显露了我国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防范中存在的问题及其主要原因。”屈强表示。


  “海洋灾害防灾减灾工作应该贯穿沿海工程的前期规划、设计、运行和维护的各个环节。”屈强认为,开展风险排查是“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的重要手段,但是目前该项工作的政策法规依据不足,也没有建立贯穿工程使用寿命期的海洋风险评估体制和机制,无法准确把握沿海工程项目运营过程中的风险防控状况。


  “我国是一个海洋灾害多发频发的国家,海洋灾害同人口、环境一样是我国的基本国情之一,提高海洋灾害综合防灾减灾救灾能力的关键是完善相关体制机制。”屈强说:“应该通过法律、法规、条例、条令等方式确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工作的法律地位,明确各级政府与项目业主的事权划分和风险责任。”


  目前,我国有关海洋灾害管理的法律法规分散在已经颁布的多种法律法规和条例之中,与先进国家相比,与海洋经济快速发展的要求相比,我国海洋灾害防灾减灾相关法律法规体系建设差距很大。为此,屈强建议,应尽快出台《海洋灾害发布标准》《海洋灾害经济损失评估标准》《海洋灾害防御条例》,明确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在海洋灾害防御中的职责和义务,规范海洋灾害防御规划、海洋灾害预警信息发布、海洋灾害应急响应、重大工程建设行为,使我国的海洋防灾减灾工作走上依法行政、依法管理的轨道。


  屈强还建议,应投入人力、物力和财力进一步修订和完善沿海大型工程建设标准,推进以团体标准为主、政府推荐性标准进行补位模式的实施,充分发挥在海洋防灾减灾专业领域内具有影响力并具备相应能力的学会、协会等社会组织的力量参与标准制定工作,以满足市场快速变化、科技快速发展、社会经济建设不断推进对于标准多样化的需求。对于已经推出并且在实施中积累一定经验的推荐性标准,应及时复审更新。


  “风险排查已建立了完善的技术规程,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建立了专业的技术人才队伍,具备了良好基础。”屈强认为,应把风险排查作为一项重要的业务工作纳入国家和地方海洋防灾减灾体系,全面开展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普查,针对重点行业、重大工程和高风险区域,定期开展海洋灾害风险排查工作,为沿海各级政府部门提出有针对性的海洋灾害防御措施建议,为海洋防灾减灾事业发展提供有力支持。


  积累经验 以利再战 为海洋防灾减灾提供智力支撑


  通过此次排查,取得了多方面的经验和成果。


  首先,在我国首次构建了比较完整的沿海大型工程海洋灾害风险排查技术体系和组织管理体系。结合试点排查成果等资料,初步完成了排查数据库建设,搭建了排查信息平台框架,为后续工作的开展打下了良好基础。


  其次,协会充分发挥跨部门、跨行业、多学科、联系广的优势,积极探索政府、行业、企业和科研机构共同参与的方式和途径,形成了协会组织协调、政府部门业务指导、科研单位技术支撑、企业支持配合的机制和模式,建立了排查工程遴选、技术方案审核、项目进度跟踪、中期质量检查、结题成果验收等各个环节的科学管理制度。


  第三,参与本次排查的单位有30多家,数百人,包括资深院士,也包括年轻的博士、硕士。通过项目的组织实施,培养了科技人员多专业协同能力,年轻科技人员的业务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建立了一支较高素质的专业队伍。


  “下一步,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将在国家海洋局统筹安排指导下,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平台、学科和技术优势,整合各类社会资源,建立长效机制,持续为海洋防灾减灾提供有效保障。”屈强表示。